大趴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大趴小說 > 安卡:廢物自名錄 > 第二十三章 明裡暗裡

第二十三章 明裡暗裡

-

“你們聽說過摩羅龍澤嗎?”

一個穿著下等人工服的小夥子拿著剛發放下來的食物,剛找到一塊地方坐下來,就聽見旁邊有幾個人圍坐在一起竊竊私語。

“冇聽說過,什麼東西?”另一個人詢問道。

“你這話說的,那個是人,好人啊!”最先開口得壯漢擺擺手,示意剛說話的人彆亂說話。

“什麼好人?上等人又有好心人願意發放點好吃的?在哪個口子我也去瞧瞧。”另一個小個子插嘴道。

“誒,那可是從咱們下等人升上去的上等人,聽說想要幫我們下等人過上和上等人一樣的生活。不過你說的發吃的也確實有,在黑火和達摩克裡斯旁邊的口子纔有。”那壯漢回答道。

“達摩克裡斯和黑火?那不是黑幫嗎?不過達摩克裡斯確實不錯,我以前去過那邊乾活,還有藥給我們,我以前的同學就是因為得病冇藥治死了。”小夥子也加入進來,他在一旁聽著也耐不住了。

“不過你們說的摩羅龍澤是咋回事?”小夥子緊接著問道。

“嘿,我不是說了嘛,這位摩羅龍澤大人想改變咱們下等人的生活,好像是想讓人人平等。”壯漢聲音壓低了幾分。

“啊,這不是大逆不道了嗎!”小個子驚訝道。

“等會彆瞎說,我這是和你們認識才說,剛來那個誰,你應該不會告狀吧?”壯漢瞪了小個子一眼,旋即看向後來擠進來的小夥子,彷彿剛發現他似的。

“嗯,放心吧,老哥,我怎麼敢亂說。”小夥子一驚,頓時點頭。

他明白人人平等,不說他,所有下等人其實都想平等,都是在集中學院待過的,也就是受過教育也看過一些書,怎麼會想當一個下等人。

也就是環境不允許,他們冇有能力反抗製度,不說彆的,那些衛兵有槍,他們就冇有,況且每天的勞作讓他們根本冇有力氣去做這種可能喪命的事情。

其次就是他們也有晉升路途,成年前的檢測和考試,所以下等人都希望自己如果有後輩那麼就通過檢測考試成為上等人。上去的路並冇有堵死,又能吃飯活下去,無論在哪個時代這種情況下很多人還是比較安定的。

但是,如果有人帶頭,也還可能會有人跟隨的,畢竟眾多人心中還是有想法的。

“事情做的怎麼樣了,彥清?”

“回稟首領,計劃進行的很順利,甚至比預料的還要好,我們隻是派了一些人假扮下等人傳出訊息,後麵他們就自己一傳十,十傳百了。”

在魁梧壯漢麵前的青年輕聲回覆。

“嗯,就看宮野那邊還藏著什麼招。還有盯著點那個龍澤,他也不是什麼安生的人,我看得出來。尤其是他纔是明麵的主角,估計上麵的人會讓人找他調查的。”

“他那邊有安德烈,應該用不著我們擔心吧。”藍彥清有些遲疑。

“安德烈確實是個能人,但對我們來說還是外人,外人再強終究不是自己人,他會怎麼做,你能知道?”壯漢說罷,便閉上了眼。

藍彥清見此,已知其意,拱手退去。

就在他離開之後,壯漢身後的陰影裡走出一個青年。

“怎麼不放心那邊?”青年走到一旁的座位徑直坐下。

“宮野,有什麼話就直說吧,還避著我手下的人,不知道的還以為是要刺殺我。”

“那可不,你手下這個藍彥清是個刺頭,我可不想被他盯上了。”宮野搖了搖頭,“話說,渡,說說你對摩羅龍澤的看法吧。”

“這不是你選定的人,你製定的計劃,問我什麼看法?”渡冷笑道。

“渡老哥,你就彆抬舉我了,直說吧。”宮野苦笑不已。

“這個摩羅龍澤我雖然隻見了這一麵,但是我從他的眼神中看到了迷茫,這很正常。不過這迷茫中卻隱約帶著某種堅定,這就很奇怪了。我不知道他堅定的是什麼,但並不妨礙我判斷這個人內心很有想法。”渡雖不理會宮野的場麵話,但還是給予了正麵回覆。

“是嗎,我選這個人不僅僅是因為安德烈和關筱莫名相中了他,其實更重要的是我時間不多了。”宮野聽到渡的回答,也說出了自己的想法,“但當我見到他這個人的時候,我就知道,我選對了。這種人的氣質錯不了,是如果有事逼急了,就會反撲的兔子。一個有能力但很小可能反撲的人,正合適我們掌控不是嗎?”

“可彆被自己玩死了,自信是優點,小看他人是你的毛病。”渡不緊不慢地說道。

“我當然不會,我所做出的判斷都是經過深思熟慮後的結論。並且藥師那邊給出的判斷是MBTI的INFJ類型,說這個你可能不明白,但是就像我說的那樣摩羅龍澤這個人可以用,也不必太擔心。他這種人格會做出的反抗隻會是對真正要他命的,比如說卡柏拉而不是我們。”

“我是不懂你說的那些,我也知道你很聰明,希望所以都能像你所想的那樣進行吧。”渡不再多言,轉而換了個話題。

“那麼是該說說你真正來的目的了。”

“自然,尊敬的摩爾根先生。”宮野也換了一副姿態。

我走在弗裡茨莊園的後院小道上,心中盤算著卡柏拉的突然召見是何居意。

雖然還不太清楚,但也大概猜到了是自己和黑火、達摩克裡斯等人的接觸引起了他的注意。畢竟自從上次見過卡柏拉之後就被隨手打發了,再也冇有被特彆安排過什麼,事情全部都是德拉克安排的。

“卡柏拉先生!”

我看到了庭院前座椅上卡柏拉正坐在那裡喝茶,一邊是兩個仆從正在打理花草。

“來了啊,坐!”

卡柏拉聞聲抬頭也看到了我,指了指麵前的椅子,示意我坐下。

我有些拘謹的坐下,一個本來在打理庭院的仆從不知何時起身將放在另一張石凳上的茶盤上茶遞給了我。

我順著接過了茶杯,看到卡柏拉冇有動作,於是喝了一口。

見狀,卡柏拉笑了笑,這纔開口道:“聽說你最近和黑幫走的有點近,是安卡販賣的情報工作扯上了他們嗎?”

“額不是,隻是一點私事,上不得檯麵。”我遲疑不到一秒,立馬做出否認的回覆。

卡柏拉即便不清楚黑幫找我的目的,但是一定知道是黑幫主動找上我而不是我先查到黑幫那裡招惹了是非再被帶走。

一個貴族手上的人很多,涉及安卡這種事,絕對不可能隻有我一人去辦。和黑火他們有冇有扯上關係,卡柏拉必然瞭解的一乾二淨。

“嗯,一點私事?”

卡柏拉輕咳一聲,“你想搞的動作,瞞不住上麵的人,謀反可不是小事私事。很快就會有城主府的衛兵過來抓你,你的命也在我手裡,你最好說實話,這樣我也好救你不是嗎?”

我假裝有些害怕,當然我內心也是真的害怕的,所以這是假做真情。

“都是黑火和達摩克裡斯想要做的事,我隻是被脅迫加入進去。他們隻是拿我以前下等人的事情做文章,到底怎麼進行我真的一概不知啊。大人,求您一定要救救我!”

我手中茶杯摔落,人也立刻倒在地下,慌亂的求助道。

卡柏拉輕蔑的看了我一眼,嘴角微微上揚。

“說出你知道的一切,你是我的人,我不會讓你死的。”

殊不知我跪倒在地,斜眼早就看到他的表情,內心從最初真的害怕已經平定下來,隻是心臟還跳的有些厲害。

貴族就這,我心中隻有這麼一個念頭。

-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