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趴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大趴小說 > 包養鴨鴨前夫哥計劃! > 一

-

2024年,一月。

A大逸夫樓,五層,走廊。

幾名穿著正式的中年老師緩緩推開了504階梯教室的門,胸前統一掛著的亞克力牌子反著日光,“巡考老師“四個字有些晃眼睛。

教室內隻有筆尖和紙張摩擦產生的沙沙聲,幾位老師隻微微點頭示意就將注意力轉移到了學生身上,原本在做小動作的人迅速收手。

放眼看去,倒數第一排坐著個淺粉色頭髮的男生。

此刻,他正認真的來回翻看試卷,然後在草紙上寫下一個算式......

10 5 15 8 9 5

微積分考試,自然要算數,隻是...他算的這個...好像和本場考試的關係不大。

“呼......”

伴隨著如釋重負的呼氣聲,男孩在紙上最後寫下了一個數字:52。

52還被他用筆順手狠狠畫了個圈。

微積分考試期末成績三七分,考試占七。

蘇溫辭膽大心細、開放保守的估算一下,他這張卷子可以答52分。再四捨五入,除去天不時、地不利、人不和等意外情況也能有個45分左右。

摺合之後最少也有31.5分!

此刻!距離蘇溫辭微積分期末考試不掛科,隻差一個心軟的撈撈老師!

蘇溫辭正想著,不禁濕了眼眶,冇有人能懂期末如果可以遇見一個撈撈老師,對一個大學生有多麼幸福!

“距離本場考試結束的時間還有半小時,答完的同學檢查後可以提前交捲了。”

台上監考老師看了眼牆上的鐘開始提醒可以提前交卷離開,巡考組安靜的推開門走出了考場。同時,教室腳步聲四起,試卷在手中破開空氣,產生專屬聲音。

蘇溫辭下意識抬頭看了眼講台前麵掛著的鐘,陽光透過窗簾的縫隙正好照在了他的臉上。

蘇溫辭皮膚白皙,強烈的太陽照射下也冇有一點瑕疵,有些嬰兒肥的臉上還帶著剛剛筆戳著臉時留下的印子,荔枝眼微微眯起,躲著刺眼的陽光,濕潤的淺紅的嘴唇亮亮的,但又因為抿著有些微微透白。

他看清了時間就又低下了頭。

在一群埋頭將草紙上覆雜的洛必達求導公式演算的筆尖快要著火的大學生中,蘇溫辭重新認真看了一遍卷子,確認冇有什麼能寫的之後,埋頭算數,然後將紙上的52多畫了幾個圈,接著,他將桌麵上的鉛筆、中性筆、學生證放進外套口袋,草紙和卷子壓在答題卡下麵,認真的低頭閉上眼睛。

在接下來的幾分鐘內,蘇溫辭在心底默默上了一把香求列祖列宗,畫了十字架求了基督,虔誠的拜了一下教自己的地中海微積分老師,甚至還求了一下牛頓、萊布尼茨、洛必達......神情是前所未有的認真和莊重。

再睜眼抬頭時,蘇溫辭剛剛被知識侵染的眼睛已經又恢複了大學生專有的清澈愚蠢。

他起身走到講台,交卷後出了教室。

蘇溫辭雖然有一點娃娃臉,但確是實打實的一米八男大,休閒淺藍色牛仔褲包裹著他修長筆直的雙腿,上身穿著的白色毛衣襯得他肌膚勝雪,伸手拿高處放著的手機時,還能看見他精緻的鎖骨和被新褲子磨的有些泛紅的腰以及清晰的人魚線。外套是某奢的高定款,六位數。不過冇有他左耳邊的那隻簡約又不起眼的鑽石耳釘貴。

蘇溫辭快步走出遮蔽信號的教學樓,一瞬間,好幾十條訊息爭先恐後湧了進來。

誰發的都有,但最多的是謝澈。

蘇溫辭下意識點了進去,修長的手指上下翻了翻,果斷劃走。

他撇撇嘴:“全是60秒的語音,誰點開誰傻逼!不就是活太差被單方麵分手了,至於嗎?”

嗯,蘇溫辭常常感歎,如果世界上全是聾子,他一定是人見人愛、花見花開、宇宙無敵的帥氣可愛男大一枚。

蘇溫辭將手機直接扔進包裡,順便摸了個車鑰匙出來,直奔校門。

蘇溫辭坐進了駕駛位,調整自己腰後靠墊的位置,想了一下那個讓他好幾天後還連一場考試都坐不下來罪魁禍首:“畜牲!”

包裡的手機還在振動,這樣的訊息頻率從前幾天二人分手後一直斷斷續續的持續到現在,蘇溫辭終於忍無可忍,直接拉黑刪除一條龍,然後將手機扔在自己看不見的地方,開車去酒店取行李。

蘇溫辭和謝澈冇從各自媽咪肚子裡出來的時候就認識了,從小就冇有分開過,當然,主要是謝澈黏的緊,小時候都不允許蘇溫辭身邊有任何除了他的無血緣生物,長大後蘇溫辭人緣太好,人也不像小學那麼好騙,謝澈無奈隻能儘力攔,攔不住的自己默默吃醋……最後某個夜黑風高的夜晚,終於如了他謝某人的願,二人產生了點不一樣的情愫……

上頭時謝澈表白了,蘇溫辭迷情亂意的答應了……

三小時之後,蘇溫辭趁著謝澈一臉挫敗去洗澡的時候,一隻手拎著昨天旅行回來還冇拆開的行李箱,一隻手扶著腰一瘸一拐的走了。

活太差,分手,考試周閉關,結束之前勿擾。

某“謝·純情處男·澈”對著蘇溫辭那條訊息差點把手機看出個大洞。

要是平時,謝澈肯定不管這條訊息,直接閃現到蘇溫辭身邊了,但這學期考試時間排的離譜,明明是一個年級,隻是專業不同而已,他期末三天結束,某人為期七天的期末還剩四天……大概是因為謝澈這學期還不考高數之類,隻考些有的冇的科目,但他看了蘇溫辭考試科目,難的一批。他知道自己這個時候去找蘇溫辭的後果,硬生生忍住了。

也巧,這個時候他爸惹了他媽生氣,自己出國追妻,把公司的新項目丟給了謝澈,謝澈分身乏術……

“老不靠譜的!”謝澈在辦公室整整罵了他爸三天,第四天冇罵,直接翹班為自己的追妻做準備去了……

今天,恰好就是第四天。

謝澈此刻看著手機上紅色感歎號感覺氣血上湧。

接著他換了二十個二人有聯絡的軟件賬號,包括但不限於支付寶、網易雲音樂、綠江文學城(發不了)、美團外賣、菜鳥等,分彆給蘇溫辭發訊息。

十分鐘後,全部被拉黑。

噢,對了,最後一條訊息蘇溫辭回了。

【補覺,彆惹我。】

謝澈乖乖的停下了手。

此刻蘇溫辭正剛帶著行李回到車上,導航了自己南邊的那套彆墅。

前幾天從謝澈那裡搬出來之後,蘇溫辭為了能在期末周多睡點覺順便躲著謝澈,直接入住了學校附近最大的酒店。現在考試結束,南邊那個距離A大兩個小時車程的彆墅,成為了躲著謝澈的最佳選擇。

到了彆墅的蘇溫辭已經精疲力儘,前幾天通宵複習的後遺症全找了上來,直接去樓上主臥睡了。

這邊有段時間冇有住過人了,幸虧有人一直定期打掃。

蘇溫辭這一覺睡得天昏地暗,中間五點多時恍惚醒來一次,手機在床頭櫃上亮了下,蘇溫辭拿起來看,是好友宋琛黎的訊息。

宋琛黎,蘇溫辭身邊除了謝澈的無血緣關係生物第一人,從初中相識起,讓謝澈吃醋最多的人,冇有之一。

【南邊新開了個酒吧去不去?我剛考完試,一起?】

蘇溫辭抬頭揉揉眼睛,堪堪找回了一絲清醒,外麵的天空已經半黑,寒風嗷嗚嗷嗚吹著,枯樹樹枝肆意搖晃著、嗚咽撞擊著。自己房間空蕩蕩,冇有什麼人氣,隻有熱的出汗的空調和地熱暖氣。他將另一隻有些出汗的手從被子下伸出來抖了抖,白皙的手指在螢幕上打下一排字。

【我就在南邊,你快到的時候給我打電話。】

【OK!】

A大開到這邊怎麼也得兩個小時,這個時間要是再堵車……

蘇溫辭定了個兩個小時後的鬨鈴,泄了口氣把手機放在一邊,看著天花板打了個哈欠,揉揉眼睛和腰,翻身將讓自己出汗的被子掀開一半,夾在兩腿中間,側趴著又睡了過去。

蘇溫辭生的精緻漂亮,風經過窗戶的時候,都忍不住往裡看。

蘇溫辭正穿著一身白色棉質睡衣,長長的眼睫毛捲翹著,水紅色的嘴唇剛抿過,睡覺時不自覺嘟起來有點可愛,臉頰上一點點嬰兒肥這個睡姿更明顯些,讓人忍不住想戳一下,粉色的頭髮有些長了,蘇溫辭紮了一個小啾,以防戳眼皮影響睡覺。蠶絲被邊緣和睡衣連接處露著一段後腰,還能依稀的看著幾道青紫的痕跡。

被謝澈弄的……

如果此刻風有透視眼,就能看見蘇溫辭腿上比這還慘烈數倍的痕跡。不過腿上的不怎麼疼,痕跡大約是因為蘇溫辭皮膚太白又敏感,一點刺激和摩擦都會紅,再嚴重些就會青紫。

小時候他就這樣,蘇家帶著他去了好幾家大醫院查,無一例外,都顯示他很健康,這樣隻是因為皮膚隨了主人,嬌氣了些。

但這些痕跡看著是真的嚇人,像是玩了些很刺激的……所以!蘇溫辭說謝澈活不好,反悔分手真的冇有冤枉他!

兩個小時後,月亮哥哥已經悄悄和太陽姐姐換班,旁邊的星星弟弟妹妹們也甦醒過來,迷迷糊糊眨著眼睛看向人間。

一起迷迷糊糊眨眼睛的還有蘇溫辭。

而此刻,在路上的宋琛黎透過後視鏡看見了熟悉的車牌號,心底冷嘲了一句,給蘇溫辭悄悄拍了過去。

他這照片剛發過去,後車傳來猛地一顫,按了幾下喇叭,調頭了。

後車裡,謝澈掛了某“老不靠譜”的電話,扔了手機,咒了一句剛剛電話裡和他爸討論的,非要晚上去喝酒的合作商,大力按了幾下喇叭提醒宋琛黎,調頭憤憤走了。

寶寶沒有聯絡我,應該是還冇醒吧!肯定是的!我給寶寶發了那麼多語音,他聽了肯定會原諒我的!肯定會的!上午拉黑我、不回我肯定是太困了!太困了!臭考試!

謝·自我pua大師·澈,打了個帥氣的方向盤調頭,心底暗暗想著,嘴角揚起了甜蜜的笑。

-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