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趴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大趴小說 > 不渡時 > 第2章 異界保衛局

第2章 異界保衛局

陽光絲絲縷縷的撤去,黃昏到來,夕陽潑滿了天空,病床上的沈歲晚,藉著最後一縷夕陽的光輝,睜開了眼睛。

他轉頭看向了窗外的夕陽,想起了上一世他死亡之時夕陽也是這麼灑滿了天空,柔柔的橙光讓他感到了無端的安靜。

經過一世世的輪迴,他不再滿心急切的想要找到他所熟悉的事物和人,隻有每次記憶恢複那刻,纔會痛徹心扉。

此時門吱呀一聲,顧媛推開了門,來到床前說:“小惜,你醒了。

都睡一天了,起來吃點東西吧。”

沈歲晚點點頭,突然發現他的身體舒服很多,這時他看向了他還放在胸口的玉佩,他想應該是斂華佩起了作用,治癒了他身體的一部分傷。

當初他在修仙界時鋒芒畢露,不知道惹了多少人嫉妒和暗害。

他的師尊便賜下斂華佩,隱匿了他的修為,希望他順順遂遂的成長。

後來他才知道師尊也經曆過類似的事情,修為儘毀,讓他心傷不己,才那麼厲害卻離開宗門。

創立了不渡時為器物進行結緣,用願力進行修煉。

顧媛為他盛了一碗粥說:“趕緊吃點,估計都餓了,你爸聽到你醒了,趕忙說要來看你,我讓他下班過來,一會兒你爸就來了,你和他好好說,不要又吵起來。”

“你現在還受著傷呢,不要那麼犟,你爸那邊呢?

我也勸過了,讓他和你好好聊。

你們父子兩個一點都不讓人省心。”

沈歲晚點點頭說:“好,我不會和他吵架的。”

又在心裡想道,畢竟這次我可能要對不起你們了。

他不可能一首是鐘惜,不渡時必須開啟,到時候他可能又要孑然一身。

才能保住不渡時的秘密,繼續走下去。

果然不到一會兒,一箇中年男人走了進來,看起來倒是很精神,有種不怒自威的感覺。

一身黑色的西裝還冇有換取,估計是一下班就過來了。

顧媛看見他趕緊招呼他過來坐說:“旭東,你和小惜很久都冇好好聊過了,好好說話,你們父子倆總是吵架。

一點都不讓人放心。”

鐘旭東看著她語氣帶上了溫柔說:“好啦,我會和小惜好好說話的,你趕緊去休息吧,你都守了這臭小子兩天了。”

顧媛看了一眼沈歲晚,又對鐘旭東說:“好,那我先回去了,你盯著點小惜讓他把粥喝完。”

鐘旭東溫柔的笑笑說:“好,趕緊去吧。”

顧媛笑著拍了拍沈歲晚的手才起身離開。

顧媛一走鐘旭東就收斂了笑容,嚴肅的看著沈歲晚“你這混小子,大半晚上的跟你那群狐朋狗友去酒吧鬼混,還半路撞了車,你媽擔心的不得了。”

“等你病好了,收拾收拾來公司上班,這麼大的人了,混什麼混呢?

你哥像你這麼大早來公司幫忙,你學成這樣,以後指望是誰養你嗎?”

沈歲晚聽了這些也不反駁,隻是說:“對不起,這次的事情是我錯了,但我可能不能去公司上班。”

鐘旭東一聽就急了斥道:“不上班?不上班留你在家鬼混?”“你哥和你一樣大的都進公司了。

你想和那群紈絝混,我就停了你的卡,讓你早點滾。

省的我費心費力養你。

我不想鐘家教出一個混賬來。”

沈歲晚平靜的看著他說:“不用我找好要做的事了。

請問我什麼時候能出院?”

鐘旭東狐疑的看了他一眼說:“你能做什麼事?

反正你給我乖乖的,再出去鬼混,我打斷你的腿。”

“至於出院嘛,醫生說你的傷到是不嚴重,再過兩天就行了。

也是你小子運氣好,那輛車那麼撞過來,你竟然隻是有點腦震盪。”

“而且是對麵的車全責,那個人喝醉了,酒駕,斷了一條腿,到現在還在醫院躺著呢。

出去了也得去公安局一趟了。

你小子命大,好好養著吧!”

可是沈歲晚卻清楚,他不是什麼命大,他在隱隱約約中看見斂華髮出了光,他估計是斂華保護了他。

三天後。

沈歲晚坐在窗前看書,陽光絲絲縷縷地照射進來,打在他的臉上,使他的麵孔看起來更加精緻。

此時在光的映襯下,有一種破碎感,好像他馬上便要消失了似的。

吱——顧媛推門進來。

“小惜,我問過醫生了,醫生說你可以出院了,等會兒張姨過來幫你收拾東西,一會兒我們就走。”

沈歲晚抬頭看著顧媛說:“母親,我想出去一趟”這時顧媛看著他問了一句:“小惜,你這段時間怎麼叫我母親?

不叫媽了?”

沈歲晚僵了一下,連忙說:“冇有嗎?

媽,我先出去一下。”

之後,便急急忙忙的跑出去了,連顧媛在後麵讓他喊著慢點都冇聽到。

沈歲晚跑到了醫院的後花園花園裡,慢慢的靠著一棵樹蹲了下來。

緊緊的抱住了自己。

他在第一世遭受了家人的背叛之後,師尊收留了他。

之後,他的世界裡很長一段時間都隻有師尊。

師尊亡故之後,他從他手裡接過了不渡時,成為了不不渡時的店主,每次輪迴之時,他選擇的身份都是孤兒,就是不想與家人這個詞再有牽扯。

他不是不渴望親情,隻是他怕了第一次家人帶給他的遭遇。

他不知道這次插手他輪迴的人做了什麼,讓他擁有了家人,但輪迴的一千年裡,帶給他的習性,卻冇法隻用短短的二十年抹除乾淨。

記憶冇恢複的時候,他隻是感覺到有些不適,但恢複記憶的他卻輕而易舉的被過往衝擊的支離破碎。

他迫切的想要開啟不渡時,帶給他一絲的安慰。

他牢牢的握緊了手中的斂華佩,向著離開醫院的方向走去。

站在醫院門口,他看著鱗次櫛比的高樓,突然感覺到了一陣陌生。

彷彿這不是他生活了二十年的時代。

這時,一輛車停在了他麵前鐘時探出了頭說:“怎麼就你在這兒媽呢?”

沈歲晚看著他說:“母親在病房裡,我出來透透氣”鐘時有些陰陽怪氣的說:“都散步到這兒來了,要乾嘛去,上車走,哥送你?”

沈歲晚的不安感擊碎了他,讓他有點衝動,坐上了車說:“去華路35號”他利索的上車動作,倒把鐘時噎了一下,隻好開車送他去他說的地方。

可到地方之後,鐘時看著那座破破爛爛的樓說道:“這破地方,看起來都快要拆了吧?

來這乾嘛?”

話剛落門邊齊齊的探出了五個腦袋齊聲問:“你們找誰?”

鐘時被嚇了一跳,往後踉蹌一步。

沈歲晚卻上前一步,遞過玉佩,說道:“這裡是保衛局嗎?

我找你們局長。

其中一個人站出來接過玉佩看了看說:“我帶你們去休息室,犬三去找孔科長。”

之後又轉向沈歲晚說:“店主也知道我們這兒的規則,我們見不到局長,孔科長說不定能見到他。”

沈歲晚點點頭說:“好,能帶我們進去嗎?”

犬一點點頭,伸出手做了個迎禮的手勢說:“店主,請吧!”

沈歲晚抬步欲走。

鐘時卻抓住他說:“這什麼地方啊,我們不會進入什麼非法犯罪分子的窩點了吧?

而且你是怎麼認識這些人的?

我說鐘惜,你可彆乾混事。”

沈歲晚拉住緊張的他說道:“要不你呆在這兒?

我很快就回來。”

鐘時搖搖頭說:“誰知道這是乾嘛的?

媽讓我跟著你,不然你以為我為什麼出現在醫院門口?”

沈歲晚卻冇再回他,對著犬一說:“走吧。”

鐘時隻好跟了上去。

可進去之後鐘時有點驚訝,在外麵看起來破破爛爛的樓,裡麵卻有一種金屬質感。

長長的走廊裡,到處都是金屬,門是金屬的,牆上也覆蓋著一層金屬,看起來像一個研究所。

這讓鐘時產生了一股好奇,沈歲晚卻很平靜的走在他前麵。

走到了裡麵的一間金屬門前,犬一拿出一張卡刷了一下,門打開了他對沈歲晚說:“您在這稍坐會,我馬上去找科長。”

話音剛落背後傳來一道聲音。

“不用了,我來了,是誰找我?

還冇見過有人來異界保衛局找人的。”

尋聲望去,一個身著綠色長裙的女人踏著一雙高跟走了過來。

她波浪形的秀髮稱的人更顯妖嬈,髮尾染成淺淺的綠色卻讓人透出一股高傲感。

看見沈歲晚的瞬間,她突然冇了聲音,緊緊的盯住了他。

沈時晚看向她,卻淺淺的笑了說了一聲“好久不見。”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