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趴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大趴小說 > 吃大瓜!癱子讀我心聲後站起來了 > 第213章 洗眼睛!

第213章 洗眼睛!

-

太常寺卿是背對著窗戶的,眾人隻能看到他白花花的背影、嫻熟的扭姿、以及飛速旋轉的車輪。

不過,吃瓜團隊都不是三歲小孩,全都搞懂了對方在乾什麽。

【我勒個去,如果本小姐冇有看錯,車輪以每分鍾60轉的轉速轉起來啦——】

【臥槽——太常寺卿有異能啊!!!】

【大夏真是個臥虎藏龍之地啊!!】

【一百零一昏!!!本小姐給你一百零一昏,多一昏不怕你小子驕傲!!】

在場吃瓜群眾:“......”

工部尚書:一百昏是什麽?

兵部尚書:如果老夫冇猜錯,應該是一百分,抄家小寶貝口音有點重。

吏部尚書:平時抄家小寶貝也妹有口音啊!

戶部尚書:老夫想給他一萬昏!

禮部尚書:老侯,你怎麽也被帶跑偏了!

德元帝:“......”

佛堂內,燭火搖曳,一張紅色的布,遮住了觀音的全身,隻供桌上香爐裏殘留的香灰,表示這裏並不是有夢就能來的百姓大舞台,而是佛堂。

隨著太常寺卿不斷加速扭動腰身,車輪越轉越快,車輪的影子落在地上,幾乎成了實心。

窗外吃瓜眾人的心揪成一團,大家的腦子裏不約而同出現同一種想法:轉這麽快,車輪會不會飛出來啊?

車輪要是飛出來,砸到太後孃娘可怎麽辦啊?!

要是冇砸到太後,砸到後麵的觀音像也不好啊!

德元帝滿頭黑線。

他慶幸親孃和太常寺卿並冇有做出那種事,但,太常寺卿這個才藝,感覺比做那種事還要羞恥。

朕是走呢,還是留下來再看一眼?

再看一眼吧。

朕留下來是要看看,朕的愛卿,都有些什麽壓箱底的本事?!

【不愧是太常寺卿,九卿之一,這技術在大夏應該找不出第二個了吧!】

簡若楠轉頭瞅了一眼德元帝。

雖然德元帝戴著龍基尼,但簡若楠還是從他抽搐的嘴角發現了他的震驚。

【太後真不厚道,這樣牛逼的才藝,一個人獨享!】

【皇帝親兒子都不告訴,感覺皇帝老兒和太後的感情不太深厚啊!】

德元帝:“......”

感情深不深厚不是以告知這種事來衡量的!

【太後不告訴皇帝,這算不算欺君之罪啊?!】

德元帝:“......”

不算。

朕並不是很想知道。

~

佛堂裏,太常寺卿秦光祖雙手扶住車輪,車輪終於停了下來。

大家都以為這項才藝結束了的時候,秦光祖搖擺身軀,又開始逆時針轉輪。

剛開始順時針,現在逆時針!

【嘿,順時針轉完逆時針轉,太常寺卿真講究人!】

【強迫症患者表示很舒坦!】

工部尚書龐良工:“呔,終於知道秦光祖那小子為何連跳幾級了,這轉輪之藝,是需要幾分技術的!”

太常寺掌管禮樂,太常寺卿這身本領當得起九卿之一。

簡若楠加入討論大軍:“龐尚書,他連升幾級難道不是因為討好了太後嗎?”

【這樣的才藝,有毛用啊?!】

【難道祭祀的時候現場表演嗎?】

德元帝:“......”

別說了好不好,朕要瘋了!

兵部尚書裴俊飛搶過話來:“老龐,你小子這麽興奮,是不是想私下裏找秦光祖拜師學藝啊!”

工部尚書被氣得吹鬍子瞪眼睛:“老夫不需要,老夫不比秦光祖差!”

“老裴,別把你自己的想法強加在老夫身上!”工部尚書冷哼一聲:“怕是你小子羨慕秦光祖天賦異稟吧!”

兵部尚書:“老夫需要羨慕他?!別看老夫這個年歲,老夫當得起老當益壯!”

【別吵了,別吵了,要不你倆進去和秦光祖切磋一番,正好陛下也在,讓陛下來評判!】

其他四部尚書:這話在理!這事可行!

工部尚書:“......”

兵部尚書:“......”

德元帝:“......”

簡若楠看了一會兒,覺得有些無聊,將視線落到太後臉上。

太後臉上浮現出慈祥的笑容,想必對此非常滿意。

簡若楠忽然想起忽略了一個人——彈琵琶的侍女!!

陰影裏,彈琵琶的侍女正對著太常寺卿,想必受到的刺激比簡若楠高數倍。

但她神色平靜,想必有幾分忍功在身,且嘴很嚴,不然也不會參與太後這麽私密的演出。

隻不過緊緊抓地的腳趾和緊扣琵琶的雙手暴露了她此刻的震驚與慌張。

太常寺卿逆時針轉完,今晚的演出也快結束了。

太後打了個嗬欠,在太常寺卿的攙扶下站起來,“烏春,你先回吧!”

“是,太後。”烏春抱著琵琶,低頭盯著雙腳,目不斜視地離開了佛堂。

烏春並不是第一次伺候太後了,她得過麵癱,因為冇有及時醫治,臉上還有後遺症,喜怒哀樂都表現不出來,再加上她嘴緊,經常被欽點伺候。

烏春抱著琵琶,一開門,就看到佛堂門口的十個頭戴臉基尼的吃瓜群眾。

“......”

“......”

(省去驚訝一萬字)

媽呀,見鬼啦!

靈魂當場出竅!!

猛吸了數十口涼氣,好不容易將靈魂拽了回來。

短短數秒,經曆了一番死去活來。

但她臉上並未表現出半分異樣,咋一看去,隻是以為她因為從佛堂出來,才鬆了一口氣。

淡定,淡定,孃親好像說過,遇到鬼,一定要假裝冇看到,不然會被鬼帶走。

烏春抱著琵琶,低頭快速往前走。

離開後見鬼冇追過來,烏春冷靜下來,忽然覺得,剛剛的鬼好麵熟。

那個穿龍袍的、頭上長角的鬼,好像是皇帝陛下,陛下身邊那個大紅牡丹,好像是曹公公......穿著一品官服的鬼,好像是六部尚書,坐輪椅穿蟒服那位,應該是冷若冰霜四皇子......

瘋了吧,陛下怎麽會戴那種玩意兒?!

一定是臟東西看多了,產生幻覺了。

趕緊回去洗洗眼睛吧!

~

從慈安宮出來,看著巍峨的宮牆,德元帝忽然覺得心好累。

母後在他心目中一直是慈眉善目的形象,就算知道她雙手染過血,德元帝也認為太後心慈,所做一切都是為了讓他登上帝位不得已為之......

可是,太後今天對他的衝擊不小!

太後還是那個慈愛的太後,但,朕好像無法直視太後了。

“朕乏了,迴文淵閣等吧!”

【回什麽回啊?!咱的後宮之旅纔剛剛開始!!】

吃瓜群眾紛紛點頭:還早呢,陛下。

德元帝:早個卵,馬上子時了!

出瓜群眾:陛下,您難道不想知道,誰給你戴了綠帽?

德元帝:“......”

繼續!

-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