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趴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大趴小說 > 重禾:穿越之我在古代開掛 > 第2章 隱形馬甲

第2章 隱形馬甲

沈清晨被素蘭扶起的時候都還在神遊狀態,一個個都以為她是撞傻了,誰能想到是換了芯子。

她漠然的看向西周,然後她就看到麵前有一個若隱若現的顯示屏,上麵有存儲、購買、治療、其他裝備……等功能,就和手機原理差不多,這是怎麼回事?

這是隱形係統?

以前課間聽周圍的女生聊天,談及穿越小說的女主帶了係統啥啥啥的,莫非這種好事讓她給遇上了?

沈清晨將功能快速確認了一遍,購買的功能包括各種美食以及美妝,治療是各種疾病預防的藥品,還有各種聽歌娛樂,防身武器裝備等,簡首不要太完美。

當然也有一些帶鎖不能打開的功能。

怎麼使用呢?

心念?

沈清晨有意試試,心念一聲音樂,就看到係統上顯示耳機以及外放模式,真是神了個神。

看著周圍的人如常的對她指指點點,並未有異常,確定這些隻有她能看到。

她突然很想尖叫一聲,再扇自己一巴掌看看是不是在做夢,這是什麼情況,這世間真有這麼神奇的事?

這也太難以置信了。

這不是妥妥的大女主劇本嘛,那古代的開掛人生這不就來了。

慢慢冷靜下來,她想,作為一個二十一世紀新時代女性,她是失敗的,她選擇了逃避,選擇了自殺。

沈清晨在自殺前可是妥妥的沉浸式學霸,性格內向總喜歡一個人,她所認為的,與人溝通不僅需要多餘的腦細胞考慮交流過程中的對錯,還要從對話判斷出對方的真實想法以及對方與你傾訴這件事情的本身,是想從你這聽到什麼樣話纔算得到安慰。

這麼想來她寧可多花時間做幾道題,故而她永遠縮在角落默默發光,若不是那驚人的成績,怕是無人知曉此人。

她家是世世代代的農村人,而她是唯一一個從大山裡走出來的人,真的就是寒門出貴子的代表。

她一心紮進書堆裡,從不在意自己的形象,總是一副大黑眼鏡掛在臉上,頭髮高高紮起,一身寬鬆襯衫搭配牛仔褲乾淨利落,最主要的是,她也冇有多餘的錢搗飾自己,學費都是假期兼職賺來的。

乍一看,是如此實誠的人,可偏偏麻繩專挑細處斷,厄運專找苦命人。

她的成績真的太好了,樹大招風,她又不會與人打好關係,所以在同學的眼裡她是個高高在上的人,有人嫉妒,找人作弄她也冇有反抗。

那些人便越發的過分,造謠生事,人雲亦雲,有的事情啊,本來不信的,時間久了,假亦成真。

越來越多的人討厭她,覺得她是高高在上,看不起人。

開始欺負嘲笑她,有時寫好的作業莫名就進了垃圾桶,或者凳子上一攤水。

有時好好本子上被墨水浸染,什麼壞事莫名的背鍋,成績好的她雖然得到老師的器重,但總歸一張嘴,寡不敵眾。

她本就有些自卑的心理被擊得破碎,時間久了,心理上似乎出了問題,以至於進入社會後,問題越發嚴重,隻要有人交流過程中看了她一眼,她就感覺自己定是又成了人家的茶後熱談。

她真想好好與同事溝通一下,真的想知道自己到底哪裡不好了,但由於她獨來獨往習慣了,並不知道怎樣說好話。

所以她特彆害怕跟同事說話,也害怕見領導,就如貓見老鼠,一年都不會打一次照麵,這樣的情況下,有好事的時候老闆怎麼會想起她,故而她越發懷疑自己,覺得是自己不夠努力。

可即便她工作得非常出色,那些勞動成果最終是組長的功勞。

這些似乎是不變的定律,無論她換了多少個工作,好像都隻是個工具人,哪裡需要往哪兒搬,她總是默默的乾自己的活,也從不為自己爭辯,也冇有人在意她的想法。

父母不斷的施壓,工作的失敗,人情的冷漠,心理上的煎熬。

成年人的崩潰總在一瞬間,她最後自殺了。

在失去意識的一瞬間,真的好輕鬆,感覺自己心理上的疾病都消散了,好像一切都通透了。

可如今,上天讓她重活一次,活在另一個時空,她是該好好反省那時候的自己到底為什麼就活成了那樣。

而在這裡,簡首是拚爹孃拚出身的好時代,況且現在她可是帶了萬能係統的女主角。

想起這些沈清晨突然有了底氣,她就算活得再失敗,那也是在那二十一世紀,一個最好的時代,也是一個最壞的時代。

她為什麼還要活得那麼累。

這一次,她決定要活的瀟灑自由,不再被任何事情困擾。

什麼唯唯諾諾、謹小慎微都死一邊去。

這麼想開後,沈清晨釋然一笑,那麼現在她就是沈初禾了。

(為了更清楚分清人物,後麵都叫沈初禾了^∇^”)她大聲說道,“不好意思,讓各位失望了,本小姐既冇失憶,也冇撞壞腦子,隻不過啊,這比賽嘛,誰輸誰贏還不一定呢,本小姐不過摔了一跤,這不還冇結束嘛。”

“林小姐,敢不敢繼續?”

接著,沈初禾便看向林溪顏,這個表裡不一的惡毒女人。

她定要為原主討了這個命債。

話剛出口袖子便被扯了扯,素蘭小聲說道,“小姐,要不咱們還是回去吧,見聿恒公子的機會後麵還會有的。”

沈初禾拍了拍素蘭,又眨巴眨巴著眼,“安啦,讓你看看你家小姐的厲害!”

素蘭好似被調戲了一般,臉上飄起一朵紅雲,怎麼感覺小姐突然不一樣了。

小聲責怪,“小姐真是的!”

周圍亦是一陣響動。

“她在說什麼?

我冇聽錯吧,還嫌不夠丟人嗎?”

“哈哈,真是天大的笑話,她的舞藝也就一般般吧,還想在林大小姐麵前獻醜。”

嗬!

獻醜,待會兒就讓你們看看到底誰出醜,原主的舞藝一般隻是因為冇有什麼創新,但舞蹈功底還是很紮實的。

對於帶了係統的沈初禾來說完全不是問題好嗎。

林溪顏也是愣了一會兒,纔回道,“好啊,那咱們繼續。”

隻是總感覺不對勁,說不出來的奇怪。

明明是同一個人站在麵前,卻是不一樣的感受。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