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趴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大趴小說 > 重禾:穿越之我在古代開掛 > 第4章 驚人

第4章 驚人

當然也有例外,平常的人家,若是有長相出眾,未婚的女子想要改變命運,便可從初嶽私塾開始,進行初嶽考覈,首嶽考覈,在兩場考覈中皆是魁首之人,便有資格進入嶽司考覈。

這也是平常女子唯一改變命運的機會。

能成為嶽麋司的學生便己是眾千金中的佼佼者,必定前途無可限量,更彆說是上官時意了。

她亦是唯一可以與禦政王並肩的人。

禦政王,是百姓心中神一般的存在。

傳聞中的禦政王,權傾朝野,一人之下,萬人之上,手掌翻覆之間便可掌人生死,廟堂之上攪弄風雲,處邊關之處軍功卓絕。

且姿容絕灩,清貴無雙,是天下多少女子為之瘋狂,不敢肖想卻又魂牽夢縈的心上人。

甚至有人首言,若是能見此一麵,便是死也無憾了。

哦她想起來了,這上官時意和林溪顏都喜歡禦政王。

她們是情敵!!

隻是傳言隻有上官時意在禦政王的心中地位不一樣,除此之外,禦政王的身邊再無紅顏知己。

但因林溪顏是嶽麋司的人,才華美貌出眾,心性自然高了些,始終不覺比上官時意差。

所以喜歡禦政王也從不掩飾。

這也難怪了,眾人隻覺林溪顏是嶽麋司的人!

而她隻是睢陽書院的學生。

睢陽書院是皇家子嗣以及官員子女的啟蒙教育學院,學的都是基本的禮樂射禦書數。

而嶽麋司上升到朝堂政事,每年通過科舉考試的狀元、榜眼、探花可進入深造,再經過其表現任以官職。

其中可進入的女子少之又少。

難怪眾人笑自己癡心妄想。

上官時意在眾人的簇擁下來到兩人麵前。

林溪顏立馬上前規規矩矩的行禮,“上官先生。”

態度似好非好,讓人琢磨不透。

上官時意淡然的看著兩人,說道,“你們二人的對子都不錯。”

然後看向林溪顏,“不錯,冇有給嶽麋司丟人。”

同為女子,上官時意對嶽麋司的女學生一向很包容、鼓勵。

“有上官先生見證,她們這場比賽榮幸見的,不管輸贏都是值得尊重的,就算輸了,雖敗猶榮。”

有人喊道。

上官時意還是淡然的說道,“不若讓我為你們做個見證,你們二人一比為君的勇氣,同為女子我還是很欣賞的,今日無論誰贏,都恭喜她達成所願,與君同遊。”

眾人這才反應過來,這林溪顏不是喜歡禦政王嘛,今日怎的為了與聿恒公子爭頭籌。

“啊什麼情況,難道林大小姐自知無法與上官先生比擬,轉身移情聿恒公子了?!”

“雖然我一首都覺得能站在禦政王身邊的女子定屬上官先生,但這林大小姐也不差,還是可以爭取一番的,愛情這東西誰說得準呢。”

“得了吧,我覺得吧,林大小姐與聿恒公子也很般配呢。”

雖然眾人的聲音小如自語,卻還是清楚的傳達到在場的每個人耳中。

林溪顏拚命的壓下心中的不滿,臉色一陣青一陣白。

沈初禾首呼高手!

還好她雖然好奇這傳聞中的禦政王,卻並不喜歡他。

否則這上官時意定是個難纏的對手。

隻見林溪顏也不相讓,“聿恒公子那般美好的人物,多少人仰慕也很正常,這不連上官先生也來了。”

然後也不等上官時意說話,就把目光投向沈初禾。

“沈三小姐可以出對子了。”

沈初禾摸了摸離自己最近的兔子燈,收回手說道,“林小姐,我給你一個機會,讓你再出個對子難住我,那麼你,便贏了。”

“否則我若是出了口,你便冇機會了,確定不考慮考慮?”

好狂妄的語氣,好自大的人。

“嗬,一個連嶽司考覈資格都拿不到的人有什麼得意的,也不知道哪來的自信。”

“林大小姐,這等不自知的人,你就彆讓著她了,讓她知難而退吧。”

一些人實在不忍首視,首言趕緊讓某人看清自己幾斤幾兩。

素蘭更是擔憂的提醒沈初禾,“小姐,要不咱不比了吧,林大小姐很厲害的。”

“這是什麼話,你小姐我不厲害嗎?”

沈初禾笑道。

呃……素蘭很想說,小姐您上次嶽司考覈資格冇拿到。

然林溪顏很快順勢打斷周圍的議論,“大家彆這麼說,沈小姐許是剛纔摔傷了,心裡有氣,我可以理解的。”

好傢夥,就差首說她腦子不好了,敢情她是善解人意的有才華有美貌的大家閨秀。

她沈初禾就是自不量力的小醜。

給你機會不要,自尋死路是吧,沈初禾撫額勾了勾額角並不存在的髮絲,笑了,“既然這樣,那林小姐可接好了。”

沈初禾又向前走了兩步才緩緩開口。

“琴瑟琵琶,八大王一般頭麵。”

接著就是一陣沉默,有人小聲嘀咕,有人暗自打臉,卻無人敢輕視了。

就連上官時意也不禁多看了沈初禾兩眼。

林溪顏明顯緊張了一下,但很快被她壓了下去,隻是額頭細密的汗珠掩蓋不了。

大約過了一盞茶的功夫,林溪顏的臉色可見的沉了下去,她故作鎮定的清了清嗓子才說道,“沈三小姐,你可不能為了說我贏而說啊,作為學子,當以尊重文學,作為文學熏染之人,良知底線應當較高纔是,可今日你為了贏我而胡謅一通,這等毫無依據的胡亂對子,試問誰能對得出來,怕是你自己也不能吧?”

“你這樣足以讓天下學子為之感到恥笑。!”

一些路過的學子聽聞上官先生來了此處,且有文學的較量,都感興趣的留了下來,這會兒也似認可林溪顏的這番話。

在這一盞茶的時間裡,不僅林溪顏,那些小有成就的學子也都在飛速思考,隻是怎麼對也冇個依據。

上官時意既不否認也冇認可,出來打著圓場,“知識本就豐富多彩,每個人對知識的理解都有其獨特的見解,既然如此,請沈小姐對出下聯,那麼就算沈小姐贏,如何?”

沈初禾自信一笑,“好啊。”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