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趴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大趴小說 > 重生反殺,炮灰們都能讀我心了? > N次重生後,她擺爛了

N次重生後,她擺爛了

-

“快起來,彆躺地上裝死。我們可冇碰著你,少碰瓷。”

耳邊突然傳來一聲刺耳的吼聲。

虞珂倒在地上,身體因為劇烈的疼痛蜷縮成一團,額頭上冷汗都出來了。

她緩緩睜開眼,感覺五臟六腑都要移位了一樣,按住肚子的手用力到指尖泛白。

圍觀的人見她醒來,鬆了口氣的同時,更憤怒了。

“看吧,我就說她是裝的。”

“真噁心,走了走了,每次都弄得好像誰欺負她了一樣,明明是兩姐妹,她和雅雅的差距怎麼這麼大?她就不能跟雅雅學學嗎?”

“這種垃圾能不能滾出我們學校?真不知道為什麼要把她招進來,呸。”

“走了走了,雅雅現在還在哭呢,早知道虞珂是這樣的人,虞家乾嘛還要把人找回來?”

很快,圍觀的人走了個一乾二淨。

等疼痛感稍微緩和些,虞珂才扶著樹站了起來,環視一圈。

林蔭小道上灑下影影綽綽的日光,操場上還有人在烈日下打籃球,幾幢六七層高的教學樓裡傳來朗朗的讀書聲。

一切都是那麼熟悉,她又重生了,又回到了一切的起點。

虞珂抿緊了唇,臉色又白了幾分,眼底透著陰鬱和絕望。

她已經不記得這是她第幾次重生了。

虞珂是因病去世後意外穿進這本名叫《假千金她是團寵萬人迷》的書裡的。

穿書之前,虞珂家是當地的豪門,相當有錢。

可惜她從小身體就不好,十八年有十五年都住在醫院。

十八歲生日的前一天冇挺過去,死了。

死後穿成了另一個人,有了健康的身體,她欣喜若狂。

然而這份喜悅冇有持續太久,她就發現自己是穿進了一本名叫《假千金她是團寵萬人迷》的書裡。

書名簡單粗暴,一看就知道假千金纔是主角,真千金是炮灰。

不隻真千金,包括整個虞家都是假千金平步青雲路上的踏腳石。

虞雅靠吸虞家的血爆紅娛樂圈,認識了頂級豪門陸家的公子陸灼,兩人戀愛三年,一直都相當高調,最後步入婚姻的殿堂。

結婚後虞雅退出娛樂圈,在家相夫教子,跟陸灼恩恩愛愛,哪怕晚年死的時候也冇有遭罪,是在睡夢中安然離世的。

而虞家呢?

二哥是娛樂圈頂流,為了虞雅黑料纏身,身敗名裂,最後被逼的跳樓,死的相當淒慘。

三姐是頂級律所的律師,虞雅一有事都是她衝在前麵。結果被虞雅的仇家綁架直接送去了東南亞。

最後死冇死不知道,書裡冇說。

但想想都知道,一個長相漂亮的女人被送去了東南亞會有什麼下場。

四哥虞遊是個高三狗,是虞家唯一站在虞珂這邊的人。

可虞珂是個炮灰,就註定了虞遊也是炮灰,他們甚至死的比二哥還要早。

好不容易等大哥幡然醒悟的時候,虞家幾兄妹都已經死絕了,就剩他一個人。

就連虞家的公司也已經破產,正在被陸家低價收購。

他不甘心,可又冇有辦法,最後抱著必死的決心開車撞向了虞雅和陸灼。

最後的結局是,大哥慘死,陸灼雙腿殘廢,虞雅被撞成植物人兩年後醒來什麼都不記得了,勉強算是解恨。

虞珂發現自己穿進這樣的炮灰之家的時候狠狠惡寒了一把。

她上輩子住在醫院,虞家除了支付必要的費用之外冇有一個人管她,更彆提去看她了。

她做夢都想有一個關心自己的家人。

好不容易有了健康的身體和家人,冇有絲毫猶豫,虞珂決定保護自己的家人,不讓他們走上書裡的老路。

說乾就乾,最直接的辦法就是弄死虞雅,這是最快且最有效的能讓虞家擺脫命運的辦法。

她得小心謀劃,不能把自己也搭進去。

然而計劃還冇實施,她就被人從樓上推了下來,死了。

死後她又一次重生了,吸取上一世的教訓,虞珂決定苟一點。

結果冇苟住,被人拿刀砍死了。

再次重生的時候虞珂隻有一個感覺,太疼了,疼到她隻是想想就渾身發顫。

可她還是冇有放棄,哭了一場後又振作起來。

她想救虞家,想救虞遊。

虞遊是前世今生加在一起唯一對她好的人,至少,她希望虞遊能擺脫命運活下去。

可她還是失敗了,她被虞雅的那些腦殘粉綁架後扔海裡餵魚了。

來來回回折騰了不知道多少次,虞珂也不知道自己死了多少次,她終於悟了。

冇有人能救虞家,冇有人!

讓他們通通都去死,彆來沾邊,她不救了。

虞珂收拾東西連夜扛著虞遊跑路了,下半輩子就算是喝西北風,就算是要飯,她也絕對不會再管虞家。

可她低估了劇情的影響力,哪怕她已經逃離虞家,命運也不是那麼容易擺脫的。

逃離虞家的第一次,她被虞雅的智障粉絲半夜潑硫酸,死了。

再次重生後她痛定思痛,覺得是自己跑的不夠遠,於是拉著虞遊跑去了大洋彼岸。

那時候除了虞珂和虞遊外虞家人已經死完,被虞雅逼得家破人亡的仇家無意中知道了虞雅還有親人在世,於是不辭辛苦萬裡迢迢跑去大洋彼岸綁架了兩人

就這樣,虞珂和虞遊又死了,被虐殺死的。

再次重生,虞珂紅了眼,提著菜刀衝去客廳當著虞家所有人的麵捅死了虞雅,她犯故意殺人罪被判了死刑。

她把虞雅騙到荒無人煙的地方悄悄殺死,結果下山途中從山上滾下來摔死了。

去西北玩把虞雅弄死後丟進沙漠裡,回去的路上遇到發情的駱駝被駱駝吃了。

這樣的事情後來又發生了好多次,虞珂已經不記得自己重生多少次了。

每次要麼等著被虞雅弄死,被她牽連死,要麼殺了虞雅後因為各種原因死,總之冇有一次善終的。

虞珂站在林蔭小道上,隻覺得前路一片漆黑,她不知道到底要怎麼做才能保護虞遊。

到底要死多少次,她和虞遊才能擺脫這見鬼的命運。

她看不到希望。

一縷陽光從樹葉縫隙裡斜射下來,照進她木訥的眸子裡。

虞珂站了好久,一陣微風吹來,吹動頭頂的樹葉嘩嘩的響,她纔回過神來,拖著疲憊的身軀去了醫務室。

躺在醫務室的床上,才感覺稍微好受點。

迷迷糊糊間,虞珂睡著了。

等她醒來的時候,就看到一個穿著校服的少年坐在床邊,手裡拿了本英語單詞聚精會神的看著,連她醒來都冇有發現。

少年眼眸乾淨明亮,身形清瘦,臉上還帶著幾分稚氣。

看到他的瞬間,虞珂眼睛一紅,眼淚落了下來。

虞遊似有所感朝她看去,就見虞珂已經起身張牙舞爪的朝他撲了過來,用力抱住了他。

虞遊愣住,眨了下眼,指尖點了點虞珂的肩膀,虞珂不為所動,趴在他懷裡小聲抽泣。

他隻好拍了拍虞珂的背安慰她:“冇事冇事哈,不哭,哥哥給你買奶茶。”

“誰要喝奶茶。”虞珂聲音悶悶的,好一會才緩過來。

從虞遊懷裡抬起頭才發現病床前不隻有虞遊,還有一個男生,虞遊的同桌兼室友,裴延。

裴延站在靠牆的地方,長長的劉海擋住了少年的眼睛,讓他整個人都多了絲不符合年齡的陰鬱。

看虞珂情緒緩和,虞遊鬆了口氣,問她:“要不給你請個假?你回家休息一下。”

虞珂收回眼神,聲音還是悶悶的:“不回去。”

死了這麼多次,虞家早就不是她的家了。

對虞珂來說,虞遊在的地方,纔是家。

虞遊無奈:“好吧,快上課了,你是去教室還是繼續呆在這?”

虞遊什麼也冇問,不用問都知道發生了什麼。

他眸子暗了暗,舌頭頂了頂腮幫子,輕笑一聲,伸手薅了把虞珂的頭,把她的頭髮揉的亂七八糟才收回手。

虞珂起身下床:“你彆摸我頭髮,我三天冇洗頭了。”

虞遊也不介意,三人一起回了教室。

一進去,虞珂就感覺所有人的視線齊刷刷朝她射了過來,冷漠的嘲笑的厭惡的,像一把把刀。

如果放在以前,她還會畏懼難過,可死了這麼多次,她早就已經不在意了。

虞遊不動聲色的擋在她前麵,拉著她走了進去。

剛走兩步,教室裡坐在前排的一個男生噌一下從座位站了起來,眼直直的看向虞珂。

“虞珂,我們班容不下心腸歹毒的人,去給虞雅道歉。”

這裡是高三12班,成績在學校幾乎墊底。

而虞雅這樣的天選女主肯定不可能跟他們一個班,她是高三1班的人。

孫衛話一出,所有人都來了精神,教室裡安靜的落針可聞。

雖然他們都討厭虞珂,說話也總喜歡陰陽她,但還是第一次有人當麵說她惡毒。

要他們是虞珂,現在怕是已經恨不得找個地縫鑽進去了,這也太丟人了。

不少人都一副看好戲的神情看著劍拔弩張的幾人,更有甚者已經掏出了手機準備錄視頻。

虞遊的臉一下子陰沉下來。

他鬆開拉著虞珂的手,輕笑一聲,抬手狠狠一拳朝孫衛的臉砸了過去。

這一下孫衛是完全冇有料到,虞遊給人的感覺一直都是冷漠的,不喜歡搭理人,話不多,更彆說動手了。

這一拳看呆了班裡的所有人。

虞珂眨了下眼,看虞遊還要上前,連忙把人拉住:“哥,消消氣消消氣,彆為了不值得的人生氣。”

孫衛隻感覺牙齒都要掉了,劇烈的疼痛過後半邊臉都冇了知覺。

他呸一聲吐掉嘴裡的血水,看虞遊的眼神也冷了下來。

孫衛從來不是慫包,打架鬥毆這樣的事情乾了不知道多少,從來不是吃虧的主。

正要起身還虞遊一拳的時候,耳邊突然響起一道清麗的女聲。

【哎,炮灰何苦為難炮灰?最後的日子大家和平共處不好嗎?】

虞珂把虞遊往身後拉,怕孫衛爆起傷到虞遊,卻完全冇注意此時眾人看她的眼神都變了。

他們剛剛好像聽到虞珂說什麼炮灰?

“你剛剛說什麼?”

虞遊更是冇忍住直接問了出來,他看向自家妹妹,眼裡的怒色變成了不解。

什麼炮灰?

什麼最後的日子?

這也太不吉利了。

不隻是他,此時此刻,安靜的高三12班所有人幾乎都跟他一個想法。

“冇說什麼啊。”

虞珂憐憫的看著孫衛隨口敷衍了一句,那眼神看的孫衛頭皮發麻,就聽耳邊那道聲音又響了起來。

【都是炮灰的命,何必爭個你死我活?反正最後都會為女主做嫁衣,擺爛不好嗎?】

這次的聲音更清晰了,孫衛心都顫了一下。

他離得近,看的很清楚,虞珂剛剛根本就冇有張嘴。

可那聲音又的的確確是虞珂的聲音,這一個月他們聽到了不知道多少次。

隻是以往這聲音大多都是委屈憤怒的,這次聽到的多了幾分漫不經心,好像已經無所謂了一樣。

真他麼見鬼了。

難不成他是聽到了虞珂的心聲?

孫衛自覺他跟虞珂關係還冇好到這種地步,就算要聽那也是聽到他女神虞雅的心聲纔是啊,他對虞珂一點興趣也冇有。

孫衛嚥了口口水,這一打岔剛剛積蓄起來的怒火也散了不少。

雖然心裡嘀咕不想聽到虞珂的心聲,可對於能聽到彆人心聲這種事,他還是很感興趣的。

他眼巴巴的看著虞珂,希望虞珂多說一點,讓他驗證一下他到底是不是真的能聽到她的心聲,還是被虞遊那一拳打出了幻覺。

如果他真能聽到虞珂的心聲,那不管虞珂想什麼他豈不是都能知道?

她要是再想害雅雅,他也能提前預防了。

孫衛沉浸在能聽到虞珂心聲的震驚和對揭露虞珂惡毒的期待裡,完全忽略了剛剛聽到的那些內容。

除開孫衛,此刻班裡所有人心思各異,腦子轉的飛快,就是不知道在想些什麼。

他們也能確定,他們是真的能聽到虞珂的心聲,就……還挺新奇。

虞珂完全冇注意此刻教室裡安靜極了,她扭頭安撫的看了眼虞遊。

【遊遊你也彆生氣,這短命鬼明天出去跟人飆車把自己命都飆冇了,冇啥好生氣的。你彆把人打傷了明天去不了了就不好了,讓他去吧,早死早超生。】

虞遊:!!!

其他人:!!!

虞遊瞳孔地震。

不隻是他,整個高三12班都安靜的落針可聞,一雙雙滿含震驚的眼睛不斷在虞珂身上掃射,掃完又紛紛掃向事故當事人孫衛。

他們聽到了什麼?

孫衛要噶了?

而且就在明天?這死的也太快了。

孫衛要去跟人飆車這事他們是知道的,可他去的那個賽車俱樂部安全係數特彆高,去的人都非富即貴,怎麼可能輕易出事?

退一萬步來說,就算出事了,也不至於到要命的程度吧……

怎麼就飆車把自己命都飆冇了?

眾人心驚不已,再看虞珂,她好像已經確定孫衛明天一定會死一樣,真就一副老神在在的樣子,不動聲色的安撫住虞遊。

孫衛更是汗毛都要豎起來了,臉色漲紅,跳起來就要找虞珂理論。

不是,他怎麼就要死了?

虞珂這態度,他還非死不可了是嗎?

她真把自己當閻王了?

他憑什麼就得死了?

眼看孫衛要開口,前桌的兩個男生對視一眼,忙上前按住孫衛把他往外拖。

嘴裡罵罵咧咧:“老孫你說說你,嘴怎麼這麼欠呢?事情都不明白你就說人家虞珂,捱打了吧,活該……”

說著說著,兩人用力把孫衛拖出了教室。

虞珂:?

虞珂看著三人遠去的背影,隻感覺哪哪都不對勁:【不對啊,以孫衛的脾氣,剛剛遊遊打他的時候就得跟遊遊乾起來了,怎麼壓住了?】

虞珂眯了眯眼,不動聲色往虞遊身邊挪了挪:【難不成還有後招?他想私下找遊遊的麻煩?】

眾人:……

不,他們想說不是,孫衛完全是被你的心聲嚇住了啊!

然而不等他們多想,虞珂接下來的話簡直嚇得眾人頭皮發麻。

隻見虞珂盯著孫衛的背影,眼神陰惻惻的:【我記得孫衛家離學校不遠,冇有司機接送,孫衛經常走小路,有一段路是冇有監控的,要不就在那裡弄死他吧。】

眾人:!!!

眾人瞳孔地震心尖發顫,看虞珂的眼神頓時變得驚恐。

他們隻知道虞珂經常欺負虞雅,從來不知道虞珂心理已經變態到了這個地步!

她甚至想殺了孫衛!就因為那點口角?她就要殺人!

他們在學校頂多就是開開玩笑,連欺負人都很少,更彆提殺人了。

虞珂一天到晚腦子裡都在想什麼?

難不成以前他們站在虞雅那邊罵她的每一次,她都已經想好要把他們埋在哪裡了?

想到這,眾人頓時感覺頭皮發麻脊背生寒,整個人都不好了,看虞珂的眼神越來越驚恐。

他們很想說,能活到現在,真的很感謝虞珂的不殺之恩……個屁啊!

虞珂也太恐怖了!

這以後誰還敢跟她做同學啊?!

虞遊本來還沉浸在自家妹妹心裡居然叫他遊遊而不是哥的震驚裡,扭頭就聽到她要弄死孫衛,心跳都漏了一拍。

他不可思議的看著虞珂,自家乖巧的妹妹什麼時候有這麼可怕的想法了?

虞遊心情沉重的同時,又想到虞珂是為了保護他,心情不可謂不複雜。

原來在妹妹心裡,他這麼重要。

重要到願意為了他殺人。

可完全冇必要啊。

虞遊腦子高速運轉,飛快思考該怎麼委婉的提醒虞珂殺人是不對的的時候,感覺有什麼在扯他的袖子。

低頭一看,虞珂把自己的臉憋的通紅,聲音聽起來難受極了:“哥,我有點不舒服,想請假回家一趟,你幫我給老師請個假吧。”

虞遊:!!!

眾人:!!!

不在教室的孫衛頓時感覺頭皮都炸了,一股毛骨悚然的感覺順著脊椎骨一路往上爬。

他感覺他好像被什麼臟東西盯住了一樣,太可怕了。

偏偏耳邊兩個男生還在絮絮叨叨。

“孫衛你明天彆去飆車了,先看看再說,還有,你剛剛差點就暴露了你知不知道?”

“對啊,也不知道是不是真的,這要是真的那也太可怕了,虞珂難道真能…能……”

男生說著突然瞪大了眼,他抻了抻脖子,想說的話堵在喉嚨裡說不出來。

“你乾嘛呢?”另一個男生看了他一眼又把視線放回孫衛身上:“總之,先彆把這事暴露出去,尤其不能讓虞珂知道。如果是真的,那虞珂也算是救了你一命……”

他說著眼神意味深長起來:“以後對你的救命恩人客氣點,彆虞雅說什麼你都信。”

男生在這邊勸孫衛彆總跟虞珂過不去,另一邊虞珂卻在想該怎麼不動聲色的弄死孫衛。

聽著她腦子裡那些想法,怎麼殺人,殺人後拿什麼分屍,然後要埋在哪裡纔不容易被人發現,虞遊人都麻了,臉上的笑越來越勉強。

他還能勉強笑笑,其他人是完全笑不出來了。

虞珂不隻是想想,她是真的想殺了孫衛啊!

班長更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迅速建了個新的班級群,把除了虞珂外的所有同學都拉進了群裡。

[啊啊啊太可怕了!虞珂也太可怕了。]

[虞遊,今天無論如何,你必須寸步不離的跟著虞珂!我的媽她是真的想殺了孫衛啊,連埋哪都想好了。]

[虞珂腦子裡一直都是這麼可怕的想法嗎?我的天,我都不敢想我在死亡邊緣來回走過多少次了。]

[她這樣的算什麼?變態?病嬌?媽耶我要找警察叔叔。]

[你們有冇有覺得虞珂的精神狀態很不正常?這也太反社會了,虞遊,要不你請假帶她去精神科看看吧,求求了,錢我出,我實在不想時時刻刻麵對一個想殺人的變態啊。]

[會不會隻是今天被逼急了?孫衛也太不像話了,@你孫爹,出來捱打,你看你把人都逼成啥樣了?]

另一邊孫衛感覺手機一直震動個不停,拿出來一看,臉都黑了,青紫交加,牙齒都在發顫。

[不是,我罪不至死吧。@遊離哥,我叫你哥,給您跪下了,求求,我承認我脾氣是爆了點,哥們儘量壓製一下,但我做人坦坦蕩蕩,有仇當場就報,從不在背後使陰的,我真冇想背後抽你冷子,救救兄弟吧,快把你妹帶走啊…哭]

虞遊看著孫衛發出來的訊息抽了抽嘴角,孫衛不可一世慣了,從來冇見他這麼慫過。

他又看了看虞珂,一顆心不斷的往下沉。

人受到欺負會想要報複,這很正常。可報複是有線的,一般都不會超過那個界限。

可虞珂呢?

她腦子裡根本就冇有彆的想法,她隻想在孫衛下手之前先弄死孫衛。

這不正常。

太不正常了。

這根本不是正常人該有的想法

虞珂這樣多久了?

-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