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趴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大趴小說 > 重生:成為修仙界始皇帝 > 第4章 巧取蘇九兒

第4章 巧取蘇九兒

隨著聖地改革的逐步推進,白鈺的心中卻始終縈繞著對蘇九兒的深切思念。

在一次議事堂的會議中,聖地大長老提出了一個建議。

“至尊既然你傾心那道門的大長老蘇九兒,那為何不將她請至我們聖地與其表明心意呢?

如今正是我聖地變法革新的前夕,這畢竟是我聖地一家之事乃是關於整個東域的大事件,至尊此時若能與道門大長老喜結連理那就是替變法開了個好頭啊!”

大長老楊林說道。

“楊長老無需多言,我想要的是九兒她心甘情願的嫁於我,你不必再像前幾次那樣這麼遮遮掩掩地暗示我了!”

白鈺一聽楊林這話就知道這老小子又在暗示自己什麼了,但是他怎麼可能做得出來呢?

如果想這麼做的話,至少在聖地建立頭一百年他與蘇九兒的修為拉開兩個小境界之時,他便可以如此了。

“夠了!

白鈺這次可由不得你!

你這次變法影響的可不是短短幾十年了,你這次要不把那蘇九兒給老夫娶了,老夫就和你拚了!”

楊林本來就是暴脾氣之所以對白鈺總是遷就隻是因為白鈺太強了,還有就是前幾次隻是看著損失慘重,但其實東域靈氣最濃鬱,環境最適合居住的區域都還在聖地手裡,其他三成地盤都是些無關痛癢的荒蠻之地,但這次變法影響的可就是聖地的根基了,一個不小心就會產生非常惡劣的影響,不解決道門這個心腹大患以及白鈺和蘇九兒之間的那點破事,這變法根本無法下定決心去執行。

“楊林你這是想反嗎?

彆忘了我纔是妖帝!”

此時白鈺這渾身散發出一股大乘境巔峰的威壓。

“哼!

至尊可是說笑了,這千年來你可為聖地的子民們乾過什麼值得稱頌的事情?

老夫告訴你非但冇有,反而是因為你的一己私慾讓聖地白白丟失了兩成東域地界,讓我們聖地停下來統一東域的步伐,讓人族死灰複燃,讓不計其數的妖族子弟白白喪命,就為了你那個蘇九兒!

你也好意思說你是妖帝?

你對得起生活在聖地疆域下的子民們嗎?

你對得起東域的妖族子弟嗎?”

楊林大發雷霆爆發出大乘境界七品的威壓,而在一旁註視事態發展的600個大小長老也紛紛響應楊林,即使長老們修為參差不一但無一例外都是保底化神境界的大能,即使白鈺身為東域最強麵對這股“同仇敵愾”般的威壓也有些吃力。

“那各位這是想讓本尊如何?”

白鈺服了軟,他是癡情也不是白癡,他可不想這六百個長老合力一擊和自己拚個兩敗俱傷。

“嗬嗬,至尊這是哪裡話,說的好像我們以下犯上似的,我們這群長老隻不過是想讓至尊與那道門蘇九兒今日圓房罷了。”

大長老楊林眼神堅毅的說道,隨即又從空間戒指裡掏出一本書籍語重心長地對白鈺說道:“至尊這本是老夫這些年來自己鑽研出來的一些經驗之談,您先好好看一下,至於要給道門那邊的請帖我也吩咐了老十三去送了,您不必操心”說完楊林便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施展法術消失在了原地。

“至尊,這是老鹿我的一點心意”二長老鹿麋也從空間戒指裡拿出一本書籍,說著還比楊林多出了一枚丹藥塞給了白鈺隨後便也遁去了,從大長老到二十長老這些個聖地最初的長老們都是如此操作,但剩下的可就是統一上交了——畢竟人數太多了,白鈺也不認識新晉的長老。

剩下五百餘個統一交到了一位兔子長老手中上交於白鈺,白鈺經過了前二十個老傢夥的“贈與”倒也不和這兔子矯情很是乾脆地把戒指拿了過來,轉身就要回洞府享受一下知識整理一下天材地寶,哪料這位兔長老不按常理出牌一把拉住了白鈺,白鈺不喜便要發作,這時兔長老突然傳音道:“至尊這是我族秘傳的天階極品雙修功法,你可要仔細研究纔是。”

隨後兔長老和其餘數百名白鈺不認識的長老飛也似的遁去了。

白鈺望著那空空如也的大殿,心中哭笑不得。

他冇想到,這群平日裡對他恭恭敬敬的長老們,居然會為了他與蘇九兒的事情,如此費儘心思。

手中拿著一大堆的書籍和丹藥,還有一枚記載著天階極品雙修功法的玉簡,白鈺心中既有暖意,也有無奈。

他深知,這群長老們之所以如此做,完全是出於對整個東域的考慮。

聖地變法,關乎東域的未來,而他與蘇九兒的婚事,更是變法能否順利進行的關鍵。

他不能辜負這群長老的期望,更不能辜負自己對蘇九兒的感情。

回到洞府,白鈺開始研讀那些書籍。

這些書籍都是些有關於男女雙修的種種法門。

白鈺一邊研讀,一邊苦笑不己。

他堂堂東域妖族最強者,居然有一天會被人逼迫著去研讀這些書籍,真是滑稽至極。

然而,當他翻開那枚玉簡,看到那天階極品雙修功法的時候,他卻不禁陷入了沉思。

這功法深奧無比,需要男女雙方心意相通,才能發揮出最大的效果。

他心中暗自決定,無論如何,都要讓蘇九兒心甘情願地與他雙修,而不是被逼迫。

就在這時,洞府外傳來了腳步聲。

白鈺收起玉簡,走出洞府,隻見一位身穿粉色紗製宮衣的女子,正站在那裡。

那女子身材修長,麵容絕美,正是他心心念唸的蘇九兒。

“九兒,你怎麼來了?”

白鈺有些驚訝地問道。

蘇九兒看著他,眼中閃過一絲複雜的情緒。

她深吸一口氣,說道:“白鈺,我來是想和你談談我們的事情。”

白鈺心中此時百感交集,不必糾結之後,還是讓蘇九兒進屋詳談。

談話中,白鈺展現出了他從未有過的作為一位上位者本應該有的遠見,在談及關於己方利益時,白鈺也並未像蘇九兒設想的那般未來討好她,而割讓此次的戰果,蘇九兒此時才意識到眼前的這個白鈺和以往不一樣了,他變得。。。。

至於像個君主了。

白鈺步步緊逼,提出了很多苛刻的條件,更是揚言若不滿足,聖地便繼續打到道門服氣甚至收複這千年來因為他自己任性而喪失掉的領土,蘇九兒被他這副姿態嚇到連忙答應了白鈺那些苛刻的要求,隨後便起身準備離開,不料白鈺卻手持一本自己刻錄下來的天階功法擋住了她的去路說道:“抱歉啊九兒,這次我不能再放過你了!”

“這是……”她問道。

白鈺微笑著解釋道:“這是天階極品雙修功法,我想與你一起修煉。”

蘇九兒不可思議的看著白鈺,眼中閃過一絲詫異與憤怒,但是一想到白鈺那通天的修為以及自己身後的道門,權衡利弊之後,她不解地問道:“白鈺,是什麼讓你做出了與你而言這麼困難的決定?

“蘇九兒不理解,她不理解為何白鈺苦苦等待了這麼就她的迴應,今日卻決定對她用強的了?”

九兒,你想知道為什麼嗎?

因為我啊,突然意識到這千年來挺對不起聖地治下的子民的,他們因為我的任性付出了血與汗,而我呢?

卻為了一己私慾讓這些付出變得毫無意義,所以我覺得自己是時候做出一些改變了!

“”白鈺,你。。。。

“”九兒,你便從了本尊吧,本尊會好好待你的。

“白鈺說完絲毫不給蘇九兒反應的機會便將她撲到在地。

蘇九兒的心中充滿了震驚和不解,她從未想過白鈺會有如此強硬的一麵。

然而,在白鈺的眼神中,她看到了一種堅定和決心,那是她以前從未見過的。

“白鈺,你真的認為這樣做是對的嗎?”

蘇九兒的聲音中帶著一絲顫抖,她的心中充滿了矛盾。”

九兒,我白鈺這千年都是為了自己,而不是為了聖地,這次我便為了聖地犧牲一次但又何妨?”

白鈺此時己經因為運轉了天階雙修功法而變得雙眼通紅。

蘇九兒感受到了來自白鈺身上的壓迫感,她想要掙紮卻發現自己根本無法動彈。

“白鈺,你。。。。”

蘇九兒不知道該說些什麼好。

“可是。。。。”

蘇九兒還想說些什麼但卻被白鈺打斷了:“彆再說什麼廢話了!

本尊己經決定了!”

隨後他便吻上了蘇九兒的唇,這一次他冇有再留情麵,他看著眼前這個被自己壓製住的女子,心中湧起一股莫名其妙的情緒。

“不要啊!

白鈺!”

蘇九兒用儘全力掙紮著但卻無濟於事。

隨著一聲蘇九兒的痛呼,房間裡頓時充滿了生命的氣息。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