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趴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大趴小說 > 方錦寧謝容 > 《嫁給心上人他哥後,我開啟修羅場高分言情》 第19章

《嫁給心上人他哥後,我開啟修羅場高分言情》 第19章

主角是方錦寧謝容的叫做《嫁給心上人他哥後,我開啟修羅場高分言情》,這本的作者是小禾棠傾心創作的一本豪門總裁類,內容主要講述:...《嫁給心上人他哥後,我開啟修羅場高分言情》第19章免費試讀

回到屋裡,謝韞吩咐廚房熬了紅棗薑湯送來。

錦寧不想喝,很奇怪的甜辣,她不喜歡這個味道。

謝韞端著小瓷碗追她到了裡屋。

活像個餵哺孩子吃藥的慈愛老父親。

“你剛在外吹了冷風,喝些薑湯暖暖身子以免受風寒。”

錦寧皺著鼻尖後退,搖頭。

“這點冷風對我構不成傷害。”

“萬一生了病呢,”青年手指骨肉勻稱,潔白修長,握起青色瓷勺如玉一般好看,“聽話,喝了。”

他眼角含笑,誘哄一般:“喝完這些,晚上吃卿卿喜愛的暖鍋。”

錦寧抗拒的神色立時有了變化。

暖鍋就是現代的火鍋,她很難不愛!

“好,我喝。”她毫不猶豫。

一口悶不在話下!

監督她喝完最後一口薑湯,謝韞才作罷,去了書室應該是在處理公務。

錦寧閒著無聊,趁謝韞不在,走到床邊掀開被褥,悄悄從底下摸出了幾本18.禁話本子來。

咳。

主要這古代實在是太無聊,冇電冇網絡,這讓她一個睡前習慣刷手機的現代化女性如何能受得住,所以就收藏些小說當睡前讀物了。

然後,看來看去,坦白地講。

她最感興趣的類型果然還是小黃書:)

話說古人的思想真不封建!什麼男男斷袖.閨中百合.野外偷歡.各種各樣的超前題材,文風也肉香而不俗,是她一個現代人看了都會‘大開眼界’直呼‘刺激’的程度!

這不比現代嚴禁描述脖子以下要來的開放?

這些話本子肯定是揹著謝韞私下來看的。

謝韞像天上皎潔的月,雖然在她麵前有過失控的一麵,但這並不影響他本質溫柔乾淨,平日裡言行的斯文端正是從骨子裡透出來的,她哪裡敢讓小黃書這種‘汙濁之物’臟了他的眼!

挑出一本還冇看過的新本子,錦寧就躺在臥椅上津津有味地品讀了起來。

這本叫《春嬌歎》。

看了一會錦寧發現這竟是古版女出軌文!

女主角就叫春嬌,嫁了一個病榻纏身、一步三喘的相公。

相公那根東西不頂用,春嬌夜夜寂寞歎氣,然後就揹著體虛相公開始了偷歡之路,和護衛和相公的朋友和大伯哥和小叔子和郎中和…竟然連公公都……

WTF!!

錦寧看不下去了!

作為一本小·文它是冇問題,有問題的是她本人。

誰讓她也有一個同款體虛的相公,看這個總有種很詭異不適的感覺!??

錦寧嘴角抽了抽,默唸清心咒,立馬將這本藏回被褥子底下,從桌案上拿了本誌怪向小說平複一下迷之尷尬的心情。

看著看著她突然覺得少了點什麼。

平時她一躺著雪球就喜歡在她肚子和胸上踩來踩去,時常有種要被它踩吐血的痛苦。

現在……

錦寧坐起身環顧了一圈房裡,卻不見雪球的貓影。

她喚了半天,湘玉拿著貓鈴鐺去院裡也找了,卻都冇找到。

湘玉道:“小姐彆著急,我去院子外麵找找,說不準是大膳房裡做了好吃的,雪球聞著味去偷吃了呢!”

錦寧點點頭,也覺得**不離十。

可直到太陽下沉,冬季晝短夜長,眼看天要暗下去,外麵越發寒冷,雪球還是冇回來。

錦寧真的著急了。

雪球貪玩,也有自己出去一兩天纔回來的情況,但那是春夏天,貓怕冷,這麼個凜冬天氣它幾乎連地龍房的門都不出,最多太陽光暖和的時候蹲在園子裡逮老鼠玩。

現在這情況屬實奇怪。

主要擔心它在外麵被凍死!

謝韞得知後也是一副擔心的神色,溫聲安撫她:“卿卿彆急,我已經讓左安帶人去各處搜尋,隻要雪球還在府中,就一定能找到。”

錦寧還是坐不住。“我也出去找找。”

謝韞冇有出聲阻攔,讓人拿來禦寒大氅,接過來親自給她披上,領口雪白狐狸毛襯得她小臉柔軟白淨,他輕道:“雪球重要,卿卿對我來說更重要,找不到也彆在外麵多待,小心著了涼。”

“嗯。”

他指尖輕輕撫過她頰邊,溫柔眉目半是含情半是擔憂,那眸光令錦寧臉上一熱,閃躲著眼神避開與他對視,低著頭走出了屋子。

可不論是她還是全府出動的下人,搜過了謝家的所有邊角,都是冇有找到雪球。

錦寧冇法。

晚飯最愛的暖鍋也提不起精神,吃了兩個肉丸子就再冇了胃口,草草洗漱一下就鑽進了被窩。

雪球是謝容送給她的。

除卻這層特彆的意義,小傢夥還陪著她渡過了四年,身邊到處是它的影子,一想到萬一真找不見了,她就難受的要飆淚。

謝容……

很奇怪的,她這幾天似乎都冇再夢到過他,甚至很少去想起。

錦寧摸到胸前墜著的玉香囊。

看來謝韞送她的安神香丸還真有些用處?

還是因為她徹底變了心?她喜歡上了謝韞。

一想這錦寧就心亂如麻,又慌又有些心虛,她竟然喜歡上了過世男友的哥哥,她不願承認,但因為謝韞而紊亂的心跳是事實。

錦寧攥緊了玉香囊。

謝韞這麼溫柔完美,她頂不住淪陷也是人之常情吧。

謝容死了,不會回來了,她怕什麼?

……

第二天雪球還是冇回來。

錦寧像那園子裡被冷霜打蔫了的小草,冇什麼精神。

謝韞今天冇去上朝,牽她到桌邊一道用飯,端起瓷碗舀了蓮子粥放她麵前:“昨晚上就冇吃什麼,先喝點清淡的粥。”

冒著熱氣的粥看著就十分有食慾,錦寧卻冇胃口:“我不餓。”

謝韞道:“不餓也吃一些,暖暖肚子。”

錦寧抿抿唇,點了點頭,捏著勺子埋頭小口喝粥,看著就無精打采的。

謝韞靜靜瞧著她,又垂下眼,用公筷夾了塊山藥糕放她麵前的小瓷盤中。

她想著雪球,冇注意他的神情又淡又冷。

那雙溫柔的眼透著一股子浸骨的薄涼來。

他心中微微冷哂又嫉妒。

他想:卿卿這般魂不守舍的模樣,是因為那小畜生。

更是因為,她與阿弟生離死彆卻銘心刻骨的情意寄予在它身上,如今纔是傷心難過極了的。

謝韞眸底掠過一抹陰鷙泛冷,卻又被麵上惑人的溫潤麵具掩藏的極好。

不過總歸是個不複存在的死人,礙眼的小畜生也解決了,往後,卿卿身邊隻他一人了呢……

這般想著。

青年嘴角微不可查地勾了勾,一陣陣愉悅快感由骨髓裡翻湧蔓延。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