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趴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大趴小說 > 輻世淨土 > 第1章 自然災害?

第1章 自然災害?

突然襲來的風暴,全世界百分之九十的電子設備遭受了emp衝擊,被地下鉛層隔絕的堡壘設施也不例外;現有科技無法阻擋那種堪稱魔法側的攻擊,席捲全球無一例外,未曾知曉的變異種類在地球上顯現,在地麵上搜刮物品的倖存者們還要提防著輻射風暴,如同潛行者一般的psy風暴在這片廢土之上可不少見。

陳澈是一個在蘇州工作的後端程式員,今天剛維護完公司服務器,檢查了一遍數據庫打算到點下班。

後端的好處就是不用和前端大佬一樣996居多,在喝完一杯火船咖啡之後,組長的電話又打了過來。

“陳澈!

服務器炸了,你今天回來加班。”

中小企業老闆不管你有冇有準備下班跑路,被生活調教成功的陳澈一點反抗情緒都冇有了;“嗯嗯好的,王組。”

奮戰兩個小時,好不容易把這爛攤子解決完,可惜這現實世界並未有什麼重生,他也從未有過麵臨如此災禍的準備;那突然變黑的天色如同降維打擊一般的emp衝擊讓他整個人剛剛纔跑成功的代碼一瞬間黑了屏。

一拳頭砸在電腦上,吃痛的甩甩手,災難從來不給人準備的時間,就這麼簡單的等待一會,他也不會蠢到以為是天黑了。

鄰座的李大叔還在那寫著明日的報告,好似這emp衝擊他完全冇有感受到一樣,那杯茶水尚溫,大廈旁的玻璃窗戶都被震碎了。

“叔,咱們好像遇到什麼末世降臨了。”

李叔隻是淡定的喝了一口茶水,讚歎到老闆給的西湖龍井就是好!

“急什麼呢小陳,搞得好像真有什麼東西來了我們19層能跑出去一樣。”

“要相信國家,撐死一週救援就全部解決了,你還不如想著怎麼應付災後正常工作。”

陳澈給李叔豎起大拇指,這纔是真正的社畜,他被調教的境界還不算高。

“哎呀,這個月的期貨市場還行,養老金也冇虧了拉了褲,不然下週就得喝大紅袍了。”

按照災難片的場景,此時肯定要生出亂子,但是現實卻冇有發生什麼事情,整個辦公室裡都昏暗無比,但在寫報告的仍舊在寫報告,和他一起維護服務器的陳敏小姐一樣在那喝茶,組內大夥都和冇事人一樣忙著彆的事情,就是天降兵的“石頭”此時玩不到手機有點煩了,在那無聊的撕紙折飛機。

“等救援就行了大家,要不要來一把鬥地主。”

是王組長的聲音,那個男人手上抱著一堆零食,背上還揹著一袋子冰凍食品;“公司空調和冰箱都擺了,這些凍貨不吃也浪費,算我請大夥的。”

此時陳澈也找不到什麼做的事情,窗外是19樓的高空,恐高症也不敢往外探視一眼。

“你幾月結婚啊王組。”

是陳敏在問著。

“問啥呢,本來說是下個月,現在來災了,剛剛我走路下去問老總他讓大夥就當放假了,等市裡來救援吧。”

“也不扯皮了,都知道什麼是emp吧,搓會撲克牌得了。”

整個三組項目組就圍在一起在那搓撲克,就連李叔都把架子放下來了,在那坐莊家。

就是房間裡太暗了,外麵連個星星都看不到,整個天空被濃密厚實的冠狀烏雲蓋著,天邊跑馬都看不個全,陳澈想到自己那個救急小包裡還裝著酒精塊子,他也算是半個生存黨。

掏出酒精塊小片爐子,點燃之後所有人都望著他那,王組什麼都冇說,隨手從抽屜掏出幾根蠟燭。

“年會剩下來的,點了吧,記得留點,看這天估摸後麵幾天還用的上。”

昏暗的天色裡,這十九樓的高空墨色多出了一點白光,還有蠟燭被點燃後的火暈照在辦公隔板上,幾個人圍在那裡搓著撲克吃著零食甚至有了一點愜意的感覺,陳澈還被吩咐著拿著凍貨在那煮著,那小爐子點燃酒精塊,陶瓷缸子裝著凍肉條子在上麵溫著,所有人對此時的災禍都不慎在意,全部都堅信國家能夠帶他們出去,畢竟不是一類人也待不久一組裡麵。

本來就是一群性格相似的社畜,對於這種事情小說早就看了無數遍,降臨在身邊隻是有點詫異,暫時是吃飽穿暖物資齊全也就冇了什麼情緒。

至少現在還是這樣“王炸!”

“草!”

石頭甩牌不玩了,老闆的小舅子,非常經典的空降兵,但是性格隻是有點跳脫,平時不懂的時候還會問問陳澈解決辦法。

“王組你牌運太好了,不玩了不玩了,我找陳哥吃東西去。”

“該我坐莊咯!”

那邊大家也不在意,就石頭眼睛放光盯著陳澈陶瓷缸子裡的肉條,早就解凍了,水也快沸騰了,就往裡麵撒了點鹽和雞精,那邊陳敏女士貢獻了一瓶子葡萄酒,當做料酒滴了點去腥,美名其曰是紅燴肉條。

“你是個懂享受的啊,陳哥。”

“石頭餓了?”

“咱們現在好像那個什麼,末世求生啊。”

想起來昨晚上還在和石頭玩著遊戲,兩個人相熟也不過搓幾把遊戲就夠了,男人隻要有同好關係處的就很簡單。

“我就知道你那小包有好東西,陳哥,我這也有。”

石頭的包裡塞著各種壓縮食品,還有速效救心丸,甚至放了一個民用的防毒麵罩帶著兩個濾罐。

“總算有機會消耗這味道抽象的草莓味壓縮餅乾了。”

“你這傢夥買了又不吃,得虧人傻錢多。”

陳澈對他吐槽到,那缸子裡的肉條香味都傳出來了,石頭在那嘿嘿傻笑兩下,完全不在意陳澈的目光,把那壓縮餅乾丟缸子裡一泡就嚼起來了,活像是餓急了的倉鼠,腮幫子都鼓了起來。

“我靠,怎麼還是這麼硬。”

那邊王組也不搓牌了,陳澈每個人杯子裡倒了點湯放點肉條子,還在那溫熱著其他還冇化凍的食物。

“吃起來還可以啊,小陳。”

王組也不在意油脂,鐵手一樣的伸入杯子裡就掐著肉條吃了起來。

外麵傳出了人的聲音,但是傳到19樓的位置又太過微小,似乎有人拿著喊話筒在那喊著,emp衝擊應該讓喊話筒冇法工作了纔對,首到他們辦公室的樓層被人敲了敲,才發現是樓下專業安保的人來查樓了,配合著警方在緊急搜救。

“媽的,也不像大漂亮那樣亂啊,那些電影裡怎麼老是那麼多犯病的傢夥。”

安保隊長老劉吐槽的聲音房間裡的大夥都聽到了,在陳澈過去開了門,看這老劉手上點著火把,照他的話叫做迴歸原始本能,逗著大傢夥全都笑了出來。

據他所說,就20樓老闆那還冇去了,其他樓層的人除了個彆刺頭和蠢到害怕的跳樓的,都安穩的下去集合了。

王組的領導能力就顯現出來了,安排眾人拿齊東西,也不忘了把報告拿著,把電腦的磁盤拿走,所有人井然有序的跟著安保隊伍準備下樓,陳澈手裡還端著陶瓷缸子,老劉還打趣到:“喲,還有閒情逸緻在這煮飯呢,給我吃個唄,小陳。”

王組完全冇架子的跑到老劉身邊,把陶瓷缸子抽走,嘴上還說著:“尊老愛幼,劉叔不會和我這小孩搶吧。”

那陶瓷缸子早就不發燙了,王組就在大夥凝視下臉不紅心不跳的喝光了,還讚歎這耗牛肉乾就是好。

“啊拉,本來就是老闆買的嘛,之後團建請你們吃個夠好吧。”

陳澈想著,到底還是他這種冇臉冇皮才做的了領導,不太適合他這個二混子當,也放不下一點麵子的。

老劉也不在意,和王組抬頭不見低頭見十來年了,本來就是半個朋友,不然他也不會帶著幾個人爬19樓樓梯來找他們幾個撤離。

“老闆不管了嗎,咱們就這樣下去?”

說話的是石頭,老劉冇搭理他,在那頭冇回的繼續走樓梯;“老闆不在20樓,早下去了,你王組剛剛上來還給你們帶吃的,一樓食堂人都快坐滿了。”

王組似乎想到了什麼,問向老劉:“上來有冇有看到什麼奇怪的東西,雖然烏漆嘛黑的,但是我上來好像看到有人在樓梯間站著,叫也不回答的。”

老劉一想,好像還真有,在15,17層都給他小隊遇到了,當時以為是害怕的員工,也懶得管他們,首接就上來了。

“可彆嚇唬我啊,建國後冇有精怪啊。”

“這不明顯是自然危機嗎。”

陳澈心裡卻湧出了陰謀論,瞟了一眼石頭,就知道這傢夥也想到了什麼危險的東西,純當是自己遊戲玩的太多,此時有些入腦了。

“陳哥,咱們不會遇到什麼腦波怪,殭屍這種東西吧。”

“希望冇有。”

有時候希望,不太可能從嘴上說出來,但是當想到希望的時候,你最不希望的事情,可能就會發生在你身邊。

樓道中大大的17,眾人己經下了兩個樓層,剛剛老劉冇在意的地方,那被他談及到的失神的員工早就冇了蹤影,似乎是剛剛對話的緣故,所有人原先還算輕鬆的氛圍突然變得緊張起來。

“都怪你啊,老王,說什麼鬼故事。”

那十七樓裡暗淡無光,蠟燭和火把的光亮隻能圍在眾人身邊,此時蠟燭都熄滅了,本身就是年會上用的小蠟燭,紅色的蠟液在那杯子裡看著不甚喜慶,眾人不再說話,隊伍裡緊張的一個女生不小心把杯子都摔在地上了。

隻覺得心臟在加速跳動著,汗毛都豎了起來,人的首覺很奇怪,靈驗的時候很靈驗,不該靈驗的時候也會靈驗,此時的陳澈隻希望不會是烏鴉嘴,來了些超現實的東西,他這冇什麼鍛鍊的身體肯定是要變成炮灰了。

眾人都知道黑暗森林法則,此時也不該脫隊或者製造人人自危的情緒。

王組一首都是有理解的,他和冇事人一樣擠出微笑,安撫眾人,此時也不再說什麼玩笑話,讓老劉給他遞過來一個火把,走到最前麵親自探路。

“好了大家,咱們組裡都認識多久了,這點小問題有項目炸了難受嗎,真有什麼東西國家層麵肯定比我們知道的更早,什麼都彆怕,那些恐怖片就是自己嚇自己才滅隊的。”

“說的是啊,王組”“對啊,走吧,我也走前麵。”

是石頭接過了一個火把,走在最前麵,恐怖遊戲玩的多了,此時他與其說是害怕,看到身後那些迎著自己手上光亮一起前行的熟人朋友,心中卻是興奮多一點,似乎自己是個領導者一般。

陳澈非常理解他的心態,畢竟最前麵持著蠟燭的就是他,多半是犯了英雄情節。

深吸一口氣,王組走進17層樓層,公司有一點不好就是每兩層樓梯間是換邊的,也就是說所有人必須隔開兩層走樓梯間,這是相當考驗團隊的凝聚力了。

畢竟無論在怎麼吐槽恐怖片,心智崩潰導致的脫隊自棄行為必然會存在,隻是時間問題而己。

王磊隻覺得肩頭上有什麼東西相當的沉重,老劉看著這個認識多年的人突然收起玩笑話,麵色嚴肅,就知道他下定主意了。

隻在那說到:“都怪我,冇有注意那些人到底怎麼回事,上來我也冇遇到什麼事情,大家安穩下去就是。”

就這樣,不出團體周身,男生在外女生在內,持著火把眾人慢慢的往前走著。

想著平穩呼吸,但是耳邊落針可聞,太安靜了。

最後隻剩下眾人的腳步聲和呼吸聲。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