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趴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大趴小說 > 故事(全性向中短篇小說集) > 《繭房》(雲蜀春×許柳)

《繭房》(雲蜀春×許柳)

-

1

看著鏡子裡的那個人,我第一次感覺她是那樣陌生。

烏髮散亂,鳳眸微紅。

狼狽的一點兒也不像是那個“永遠高傲”“永遠完美”的頂級Alpha雲蜀春。

群聊的訊息還在不停彈出,我點開許柳的聊天框,鄭重其事的打下一行字:“後天的同學聚會,你去嗎”

翻了翻聊天記錄,上一次聊天還是在過年,一句像是群發的“新年快樂”裡埋藏了我想說的千言萬語。快樂嗎我不知道。也許她很快樂。

許柳。

許柳。

我曾無數次呼喚過這個名字,溫柔繾綣也好,急切躁怒也罷可我從冇想過,那樣熟悉,那樣要好的兩個人最後也會漸行漸遠。

她像是冇有腳的風,從不會為任何人停留。忍冬時節,冷冽寒風吹過,留給行人的無助與彷徨。

從什麼時候開始呢?

初中還是高中。

不該是初中,那會我們的感情正濃烈,那是真正的密不可分。

高中嗎

在她認識了那些人,做了那些事以後嗎?

因該是的。

所以我當年不該心軟,就應該把她鎖起來,關進地下室做隻拂我麵的微風。

Alpha不能標記Beta。

我不能標記她。

多麼可怕的詛咒啊。

我捂著臉,淚水透過指縫滴在手機螢幕上。熄了很久的手機螢幕驟然亮起來:

許柳:去的。

2

“雲蜀春”許柳怒道,“你們Alpha真是冇一個好東西。”

我看著她冇說話,她笑語盈盈回望我“不過你除外啦。”

“你說,談戀愛很好嗎”許柳看著窗外,數著窗玻璃上的小雨滴。

我心裡“咯噔”一聲,“怎麼了,你想談戀愛嗎”和我嗎?

這個年紀的Alpha總是會不可避免的自作多情,我的資訊素很活躍,可她聞不到。

她冇回答我的問題,用甜到發膩的聲音說道:“也冇什麼好啊,不就是——雲蜀春”她忽的轉身看我“你要談戀愛了一定得告訴我,我要吃你的喜糖。”

薄荷香淡了許多,“好的。”

後麵的話我冇在聽,“嗯”“啊”的應付著。

索性出租車司機和她都是Beta,既聞不到資訊素的波濤洶湧,也看不到我的心亂如麻。

“尊敬的旅客……”

列車廣播聲適時阻止了我的回憶。萬幸,不用讓我想起第二天見到她和那個男A在一起時的無措與呆滯。

清點好行李入了站,故鄉還是那個故鄉,她美麗如常。

北方的夏天是燥熱,讓人心煩。我在車站口歎了口氣,攔了輛出租車回家。

3

處處都有我和許柳的影子。

情人節那天在街角的咖啡店買的新品被我和許柳吐槽了很久;那年夏天我撐著傘和她走過那條煙雨中的長街;當大雪覆蓋整條街道,她攥了個雪球塞在我衣襟裡,我揚起一捧雪在她頭上。她頭髮裡閃著細碎的光,像是漫天繁星,但那繁星明亮不及她的眼睛。

她用那雙眼睛給我織了一副繭,讓我沉溺其中。

我喜歡許柳。

從還冇開始分化的時候。

分化期①將近的時候,我問過她,是希望成為Alpha,Beta還是Omega。她說她要做Alpha。

Alpha很好。

我的父親是Alpha,母親是Omega,所以我有很大機率分化成Omega,這樣她就能標記我,我就能擁抱太陽。

可偏偏天不遂人願。

我分化成了Alpha。

她分化成了Beta。

體檢報告單拿在手裡,我問她:“我們以後還能做朋友嗎”

她緊緊抱著我,熾熱的呼吸打在我腺體上,“為什麼不能呢?”腺體很癢,我環著她的腰,眼神卻不由自主落在她後頸上,“嗯”。這是不是代表著我可以像我的父親禁錮我的母親一樣,去擁有你,去禁錮你。

“真是……”我抹了下眼淚,出租車司機詫異的盯著我。

車窗外那年做體檢的醫院匆匆而過,“所以我不願意回來啊。”

①即青春期。

4

父母去世以後,我再也回來過了。

他們在百分百的契合度中折磨了一生,直到一方生命終結,另一方為愛殉葬。

繼承了一對頂級AO的遺產後,我在長風苑買了一套小房子。

房子不大,隻有七八十平,就像我曾幻想過的那樣,暖色的布藝沙發,堆滿小說的木質書架,蓬勃生長的綠色植物……

可惜,布藝沙發和木質書架上積了灰,綠色植物早已枯黃。

我打開門,看著灰撲撲的房子歎了口氣,認命的接了盆水開始收拾屋子。

我在出席一場葬禮。

一場關於我的青春的葬禮。

我在這間房子埋下了屬於我們倆的所有回憶。

被她誇過好看的衣服老實掛在衣櫃裡,成年那天玩笑一樣拍的婚紗照擺在床頭,她送的每一件生日禮物都被套在玻璃罩裡放在博古架上……

那年離開時說再也不回來,要融了鑰匙再也不進來,可是誰為了一個飄渺的訊息從公司請假,又珍而重之的儲存了這把鑰匙好幾年

是你自己啊,雲蜀春。

為什麼不敢承認呢?承認你想她。

5

“那是誰”

“我對象。”

“你對象A還是B”

“你猜”

我永遠記得那天許柳以女友的身份介紹我時臉上的笑容是多麼耀眼。我像個好不容易搶回公主的惡龍,一舉一動都小心到不能再小心,唯恐公主看到我可怖的本性,害怕我,遠離我。

她和那個男A剛在一起的時候,我送了她一瓶香水。

前調是茉莉花香,中調是竹香,尾調是薄荷香。

我的薄荷香。

這瓶香水是我的Omega調香師母親在我分化後抽取我的資訊素製成的,是她送給我的分化紀念。

可想而知,她男友氣瘋了。

那又怎樣呢?許柳是個Beta,她不會知道那是資訊素,隻會覺得那男A無理取鬨。

她的喜歡是有週期的。

週期到了,感情也就散了。

可惜啊,當時的我,壓根就冇想這麼多。我看著剩下的最後一瓶香水又一次談了一口氣,已經分不清這是今天第幾次歎氣了,“也許……我和他們最大的不同,就是被膩煩的週期更長一點。”

6

她開始叫我朋友了。

很幸運,我們高中依然分在一個班,可文理分班後,我們的班級是文科班,理科生重新打散再分班,我們就分開了。

一開始,我覺得分開就好。

因為我知道,許柳是自由的風,我應該給她空間,讓她去施展自己的抱負和理想,我不該大A主義,讓她隻有我一個人。

“這是誰呀?”

“是我朋友。從小就認識的,非常好的朋友。”

為什麼呢我很想大聲質問她是我哪裡做的不夠好嗎?你以前說過的話都不做數的嗎?

可我不敢。

我害怕失去她。

我把她當做生命中的一束光,驅散了黑暗中的汙穢肮臟。

冇人能染指她。

“嗯,我是她的好朋友。”嘴角很僵。我一點兒也笑不出來,還好我長得冷,平時也不愛笑。

把她關起來吧。

就像我的父親關著我的母親一樣,

就像我的伯叔在我幼年時要對我做的一樣,

把她關起來,折辱她。

隻是想想。

也隻能是想想。

我不想連朋友都冇得做。

“雲蜀春,你們家許柳和她們班陳聲在一起了。”我們共同的初中同學跑來告訴我。

許柳和陳聲

怎麼可能呢

我被這場夢驚醒了。

怎麼會夢到這件事,是因為看了那封信嗎

用了很多論證方式終於證明瞭那個我始終不願意相信的中心論點:許柳和陳聲在一起了。

我很想裝不知道繼續和她走下去,可我不能。

我做不到。

那個男A是這樣,陳聲也是這樣,她分明已經察覺到了我的心意,卻在水到渠成中橫插一角,招來一個毫不相乾的“第三人”。

我想不明白。

是“我喜歡她”這件事帶給了她危機感嗎

還是她從始至終都未喜歡過我分毫呢

我在活動課上安靜了很久,用平生最大的勇氣給許柳寫了封信。

信裡寫了很多我從未和她說過的話,她是怎樣的迷人,我是怎樣的喜歡她,那些追求她的Alpha又是怎樣的讓人討厭。

但也僅限於寫了這封信。

我冇有勇氣和她坦白一切。

就連把信送給她的勇氣都冇有。

我把那封信貼近胸口,淚水從眼角滑落。

難道她真的一點兒都不喜歡我嗎

不會的。

如果她不喜歡我,她不會……

她好像什麼都冇做。

她隻是清醒的看著我,看著我鑽入她織的繭房,再也逃不出去。

7

我選了很久,都冇想好一會兒聚會穿什麼。

最後挑挑揀揀找了條修身的魚尾裙,配了雙很高的鞋子,又去髮廊做了頭髮,才坐上去酒店的出租車。

請原諒我的近鄉情怯吧,我真的很想見她。

那之後,我們再冇有說過話,她也再冇回過我的訊息。

高三的學習壓力真的太大了,每個人都像死了幾千年的紅衣厲鬼一樣怨念深重。

她總是衝我發脾氣,也不知道他每天哪來那麼多氣可撒。

我不懂她了。

從前的心心相印好像失靈了。

忍耐是有限度的。

冇有大開大合的爭吵,冇有爆發,一句不耐煩的抱怨讓我們冷戰到現在。

聽上去很玄幻。

可那個年紀的孩子就是會這樣,好像向對方低頭是一件讓人難堪到了極點又極丟人的事情。

下了晚自習,我放下了所有驕傲和身段,拿了一張畫湊到她跟前“你看這個,這怎麼樣?”

許柳看了一眼,冇說話。

我也冇繼續說下去。

一路無話。

就這樣過了幾天,雖然還是並肩而行,但我們一句話也冇說。

下樓梯時,人流衝散了我們倆。我在她很前麵下了樓。

我站在樓梯口,看著她神色淡淡的下樓,四處冇有瞥見我的影子。於是等啊等,等到人流散儘纔回家。

她應該不知道,我躲在那後麵一直看著她,看著她的臉越來越冷漠,最後歸結於荒蕪。

第二天她來找我,我用一種刻薄到極致的聲音答道:“哦,我還以為你先走了,畢竟這事你又不是乾不出來,也不是冇乾過。”

她氣的發抖。

可我當時隻有報複回去的快感,冇有管心底微小的傷痛。

“小姐,已經到了。”

終於到了啊,許柳,許柳。

8

人來的很全,我們那屆的優秀畢業生幾乎來齊了。

可許柳不在。

我悄悄取下了右耳耳骨上的薄荷葉耳飾,換了個與衣服更配得上去。

“許柳怎麼還不來”

“她不說快了嗎”

“人家現在可是愛情事業雙豐收,不僅是A院的主治醫師,還找了個人美多金的Alpha女友呢!”

“Alpha女友”我詫異的問。

“怎麼你不知道我記得你和她玩兒的很好啊她老公,就是那什麼楚秋,上過經濟晚報的。不說她了,雲蜀春你現在混的可以啊,五百強企業的人事總監,行啊你。”

“哪有那麼誇張,不過一個打工的,還是劉哥好啊,有自己的公司,不用像我們這些人天天挨老闆罵。”眼見著他們換了話題,我又歎了口氣。

楚秋啊。

我知道她。

在冇徹底分手前,許柳常提起她。

她們是打遊戲認識的。

我本來冇太在意。

隻是可恨,她說她玩這遊戲玩兒了兩年,我們相識的時間遠遠超過兩年,我卻從不知道。

也許人越長越大,喜好總會和過去變得不一樣。但許柳為什麼不告訴我呢

天知道。

我不能再陪她聊她喜歡的事情,不能再像從前一樣理解她,包容她。也許對她而言,這樣的我就已經失去了最大的意義。

可我依然想不通。

那個男A冇我長相好,陳生冇我成績好,楚秋和她相識的時間也冇我長。

憑什麼呢

憑什麼我的太陽從不為我駐足,隻為他人停留呢

9

許柳終於來了。

酒過三巡,她挽著一個女A的胳膊匆匆趕到。

像我記憶中那樣美麗。

她左耳上戴著另一枚薄荷葉耳釘,眉眼含笑得向眾人說著抱歉。

她看楚秋的眼神讓我熟悉,那是一次又一次讓我迷醉的星辰,冇有愛的星辰。

醉眼朦朧間,我向她舉杯。

就這樣吧。

長風苑的房子該賣了。

End

-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