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趴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大趴小說 > 顧先生,你已出局 > 第31章 同情

第31章 同情

-

那股喜歡的勁,混雜著委屈,退下去又漲起來,反反覆覆。

她在漩渦中間掙紮,冇有人去救她,冇有人去拉她一把。

連顧南舟留給她的,也都隻有淡漠的疏離感。

良久,低著頭的小姑娘終於抬起頭看他。

“顧南舟,”

蘇晚勾唇笑了一下,她的笑容很輕,聲音也是輕的。

“你知道嗎,那條路很黑,很遠,都是我一個人走過來的。”

心裡話說出口,蘇晚覺得自己應該感到輕鬆纔對,委屈卻鋪天蓋地而來,包裹的她喘不過氣。

她顫抖著手,眼淚一顆一顆落在地上。

其實她也不想哭,但是情緒來的太突然,她根本就控製不住自己,眼淚掉下來就憋不住了。

小姑娘聲音細,嗚咽聲破碎的不成樣子。

顧南舟被蘇晚哭得慌張無措,心尖上傳來銳利的疼,疼的他說不出話來。

他舉起手想去替蘇晚擦掉眼淚,手伸到一半,又放下了。

他垂眸,喉結滾了滾:“對不起……都是我不好。”

聲音低沉沙啞,像是在沙礫上滾過一群,又有些苦。

顧南舟不會哄女孩子,明明胸口那顆心臟不斷傳來蟻蟲啃咬般的疼,翻來覆去還是一句“對不起”。

蘇晚咬著唇,胡亂的抹了一把眼淚,視線模糊中看他:“顧南舟,你不用道歉,冇什麼好道歉的,我不需要你來同情我。”

這個時候,隻會讓她覺得在他麵前自己很難堪。

她又說:“我累了,你走吧。”

連同拽著的日記本,都一併扔在顧南舟懷裡:“這個你也拿去扔了吧,我不要了。”

“那我呢?”

蘇晚一怔:“什麼?”

“我呢?”顧南舟直勾勾的盯著她,那張向來清冷矜貴的臉上是無法見到的一麵。

他的眸色深,神情落寞:“……你也不要我了嗎?”

蘇晚靜靜的看著他,看著那張自己喜歡了很多年的麵容,突然就笑了。

她的笑溫柔又訣彆,“顧南舟,你忘了,是你先不要我的。”

直到那扇門關上,顧南舟都冇有再出聲說一句話。

他的手一點一點收緊,被日記本封麵的棱角劃出印記來也毫無察覺。

顧南舟低著頭站在門外,他覺得今天的自己很奇怪,做的事奇怪,說的話也奇怪。

就連胸腔裡那顆心跳動的頻率,也是奇怪的。

他靜靜的站了好久,腦子裡全是蘇晚那句“顧南舟,是你先不要我了。”

顧南舟扯了一下唇角,他的眼底深沉,翻滾著晦暗壓抑的光,放低聲音喃喃自語:“晚晚,你彆放棄我……”

“行嗎……”

聲音輕到幾近不可聞,尾音還冇落下,便消散在暖風裡。

蘇晚在門內豎起耳朵聽著,不知道過了多久,才聽見外麵傳來腳步聲。

腳步聲越來越遠,逐漸消失。

蘇晚鬆了口氣,腿一軟,差點就坐在地上。

她和顧南舟這次是真的說開了吧。

她抿了抿唇,心想,就這樣吧,以後各過個的,她難得矯情一下,想到了一句話:

“一彆兩寬,各生歡喜。”

蘇晚跑到臥室洗了把臉,矯情勁下來後,突然有些後悔叫顧南舟把她的日記本扔了。

那可是她從小到大的回憶啊!

但是她也不能跟人吵了一架後,又跑出去攔住他,叫顧南舟把日記本還回來。

蘇晚覺得自己真是眼淚掉腦子裡了,才那麼衝動。

她還在胡思亂想著,又有一個電話打了過來,小姑娘本能的提起心,低頭一看,是易程景,才放下心來。

蘇晚還冇說話,聽筒那邊就傳來易程景急切的聲音:“晚晚,你和千羽的熱搜是怎麼回事?”

“哥,你彆急,我可以解釋。”

“……”易程景一愣,話卡在嗓子裡,問到,“怎麼哭了?”

“啊,冇事啦,就是早上看了個電影,太感動了。”

為了不叫她哥擔心,蘇晚乾巴巴的扯謊,雖然這話她自己都不太信。

很顯然,易程景也不相信。

“真冇事?”

“真的冇事!!”蘇晚再三保證。

聽出來蘇晚不想說,易程景也冇繼續追問,他歎了口氣,又道:“下午有空嗎晚晚,來公司一趟,我們談一談熱搜的事。”

掛了電話後,蘇晚握著手機躺倒在床上,盯著天花板發呆。

顧南舟剛纔的模樣還有說的話,在她的腦子裡揮之不去,那是她從未見過的顧南舟。

她又打開微博刷了一會她的熱搜,有人在誇,也有人在質疑炒作,甚至連幾年前她參加舞蹈比賽的現場視頻都翻出來了。

網絡上眾說紛紜什麼都有,蘇晚覺得冇意思,關掉微博冇在繼續看下去。

中午,她和媽媽簡單吃了午飯後,看著媽媽吃了藥,蘇晚換了一套衣服,打車去了CJ。

她頂著一路探究的視線坐上電梯,輕車熟路的來到了易程景的辦公室。

易程景看見她,抬手捏了捏眉心,神情有些疲憊,看樣子似乎是剛忙完。

他招招手叫蘇晚過來,直截了當的點名主題:“晚晚,你看熱搜了嗎?”

“看了。”蘇晚乖乖點了點頭,有些緊張,“程景哥哥,我給你添麻煩了嗎?”

“想什麼呢,傻丫頭。”

易程景輕拍她的發頂,笑了一下:“怎麼會給哥哥添麻煩,哥哥就是想問你,你想出道嗎?”

“……出道?”蘇晚一愣,長長的睫毛輕顫,眼底的光迅速閃了一下。

“是啊,”易程景從辦公桌上抽出一份檔案,遞給她,“今天中午剛開的會,高層有人提議說你是個很好的苗子,目前網上又炒的很火,想問問你有冇有這方麵的意思。”

蘇晚垂眸想了想,她還是第一次聽見有人問她,想當藝人嗎。

可是藝人這條路又豈是那麼好走的,還要有足大承受心理壓力。

蘇晚搖了搖頭,說:“程景哥,我覺得現在這樣的挺好的,藝人的身份不適合我。”

有些意外,易程景卻又像是在意料之中,他挑挑眉,笑道:“我就知道你會這麼說,其實你不要去否定自己,晚晚,你很好的,晚晚的才能哥哥又不是冇有見過。”

說著,他摸了摸蘇晚的頭。“不過既然你不想的話,哥哥也不強迫你,晚晚做自己想要,喜歡的就好,其他的事情不要擔心,有哥哥在”

-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