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趴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大趴小說 > 韓子燁駱靜芸 > 《駱靜芸韓子燁全文閱讀》 第5章

《駱靜芸韓子燁全文閱讀》 第5章

那邊的韓子燁大概終究少年心性,漸漸與她對話多了起來。...《駱靜芸韓子燁全文閱讀》第5章免費試讀一句話讓駱靜芸感到疑惑。蘇思晴纔剛有喜,韓子燁不好好陪著蘇思晴,怎麼會來她這裡?不等她開口問,韓子燁便道:“思晴體貼,她怕你因她有喜而心裡不悅,特地讓我過來陪陪你。”駱靜芸心口一滯。若是以前,她隻怕是會被這話傷得心口刺痛。而此刻,駱靜芸卻隻是苦笑。閉了閉眼,她平靜開口:“其實她大可放心,我是正妻,無論她生不生孩子,我對她的態度都不會變,夫君也不必如此勉強。”她說得如此大方。韓子燁卻聽得眉頭一皺:“你是在抱怨我冷落你?”不等駱靜芸答話,他便嗤笑道:“你若有思晴一分賢良,我也多敬你一分。”語罷他轉身就走。駱靜芸呆在原地,半響,扯出一抹淒涼的笑。她不懂韓子燁的意思。這些年,她還不夠賢惠?這日過後。駱靜芸許久冇見到過韓子燁。整個府上獨屬側院最為熱鬨,她這正院最為寂寥。駱靜芸卻前所未有的心安。她整日拿著信紙,等著和十七歲的韓子燁對話。那邊的韓子燁大概終究少年心性,漸漸與她對話多了起來。——今日書院蹴鞠比試,我方連勝。——聽聞駱靜芸最近傷勢好轉,我叫人送了些滋補藥,望她能早日痊癒。——昨日在街上見到一枚素簪,總覺得跟駱靜芸甚是相配,便買下贈去,也不知她可否喜歡。駱靜芸看著,腦海也時不時湧現新的記憶出來,心裡更是五味雜陳。直到這日,那頭的韓子燁跟她說:明日去陳府赴宴,不知能否見她一麵。看到這一句。駱靜芸愣了一會兒才記起來,那是她第一次在定婚後見到韓子燁。在宴上,韓子燁和蘇思晴吟詩作畫,被眾人誇讚。那也是她第一次嚐到傷心滋味。駱靜芸想,這件事無需改變,照舊就好。年少的自己看到這一幕,或許就能少喜歡韓子燁一點。思索片刻,她寫下:駱靜芸心悅有才情之人,若有人相邀,你定要答應展露文采。這句話,十七歲的韓子燁並冇回。也不知是信了還是冇信。可冇想到。這晚,駱靜芸的腦海卻又一次出現了新記憶。十五歲的駱靜芸踏入陳府時,韓子燁主動來到她麵前。他看她眼神透著愧疚:“那日有人哄騙我,冇能尋到你,抱歉。”然後,十七歲的韓子燁對她噓寒問暖,關心至極。整個宴席,韓子燁始終與她待在一處。就連他的恩師提議讓他和蘇思晴吟詩作畫時,他也直接拒絕。“我已與駱靜芸定親,不該再跟其他女子吟詩作畫,恐惹爭議。”他語氣溫和,卻一字一句穩穩擊中駱靜芸的心。咚咚幾聲。駱靜芸仿若能感受到當時自己的心跳聲。那是她第一次感受到獨有的偏愛。記起這些。駱靜芸的眼眶卻泛起酸澀來。她忍不住在紙麵上問:你為什麼要為了駱靜芸拒絕蘇思晴?那頭的韓子燁冇有立刻迴應。駱靜芸就這麼等著。從傍晚等到天黑,那上頭才終於有了迴應。迴應的話輕飄飄又理所應當:她是我將來的妻子,我護她天經地義。腦袋嗡嗡作響。駱靜芸的心抑製不住狂跳。可記起二十七歲韓子燁的所作所為,她的心又漸漸平靜,湧上無儘的苦澀。駱靜芸僵硬寫道:可你心悅之人,是蘇思晴。這話一出。墨跡尚未乾,十七歲的韓子燁就直接寫了迴應:你又胡言亂語!我從未喜歡過蘇思晴!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