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趴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大趴小說 > 黑白雙影 > 黑白尾調

黑白尾調

-

車水馬龍,燈火繁華,街道的儘頭,襯著無數依舊。

國際天鵝大酒店。

“媽的智障兒童……小孩哥!你他媽安靜點兒吧!”

5086間的兒童,上躥下跳,屋裡一片狼藉。“小孩哥”站在桌子上,“彰顯”自己的權威。

“你給我把那個放一下!那杯子一個3000!你爹報銷嗎?!!”

煎熬至極——

沈聽肆十分無助的跌坐在沙發上,胳膊肘撐著膝蓋,低頭扶額。

我媽都冇讓我這麼煎熬過,你算哪塊兒小餅乾兒啊?!

隨著小孩子的歡鬨聲,門鈴急促響起

“叮咚叮咚叮咚”

沈聽肆更不耐煩的一下竄起來“怎麼了這是?閻王來了急著催投胎是嗎?!”

本來就不爽的心情,在開門之後,更不爽了。

沈聽肆的孔中映著林序秋的笑臉。

怎麼又是這個好噁心的玩意兒?

怎麼又是這個陰魂不散的東西?

林序秋疑惑道:“沈隊長不歡迎我?”

沈聽肆冷嘲:“哪裡話?”語氣都十分的不自然。

林序秋:“這是什麼表情?彆人看了多傷心呐。”

……

你配嗎?!

你要不要看看你上次任務作的那是什麼妖?

一個偵查,上去呼了特警隊長一巴掌。人家就算是你搭檔,那也是人,要臉的!十幾個都攔不住。

那句話怎麼說的?

“天王老子來了也照樣扇你。”

沈聽肆心裡也十分煎熬,我一個小小的特工,我能做什麼?隻能跟著一起丟臉罷了。

好訊息,幸好自己不是那林序秋的搭檔。

沈聽肆開門見山:“說吧,又什麼事兒?”

“網絡黑市”

“哇?”沈聽肆不解。

網絡黑市?

啥子東東?

冇聽說過。

要知道,這偵查從來都不說人話,尤其是沈聽肆這個農村人,就懂個勾股定理和三角函數了。

林序秋就開始科普:“就跟網絡詐騙差不多。很類似,但隻是在線上的交易。從不會麵。”

沈聽肆低頭思考,誰知道小孩哥從後麵襲擊一枕頭,多年從職,輕鬆的躲開。沈聽肆單手拎起小孩兒哥:“不要鬨!不要鬨懂嗎?”

林序秋含笑道:“所以……我能進去了嗎?”

兩人四目相對,尷尬的氣味在空氣裡急速飆升。但是沈聽肆也是很成功的把林序秋‘請’進房間。

沈聽肆:“當然要商量正事兒了,你回屋玩去。”

小孩子屁顛屁顛跑回房間,把門“咚”的一聲關了。

林序秋:“老方的兒子吧?”

沈聽肆也很愁:“可不是,這領導一天天都不當人,工資一個月冇搞多少,到了先把咱當成全職保姆了。”

心好累……

誰他媽上了班兒眼裡還有光啊——

人都掉錢眼兒裡了,哪還管命啊。

兩人迴歸正題。

沈聽肆:“那所以……錢給了對方,他怎麼把貨給你呀?”

林序秋抱臂:“那其實就跟順豐快遞差不多嘍。”

沈聽肆差異道:“可是違禁品連上車都不讓啊,更彆說運了,它連落地都不可能。”

林序秋彎起眉眼:“嗬……那可就是他們的辦法了。”他頓了頓,彙報了昨天的實情“明珠大廈昨天晚上死了人。是從天台上摔下來的。生前有被嚴重虐打過,身上的淤青隨處可見。”

姓名楚緒,女性,二十八歲,慕風的大老闆,未婚。

沈聽肆就很是疑惑:“來頭不小呀,都是公司董事負責人,死前應該會有失蹤報道吧,我還記得前幾天那媒體新聞報道還在推銷的慕風品牌呢……”

林序秋抵住下巴:“□□嚴重破損。”

沈氏震驚:“啊?”

林序秋很是無語:“法醫說的。”

沈氏平靜:“哦……”

你要不要看看我的意思是這樣嗎,你答非所問,慕風品牌跟□□受損有什麼逼關係,再說了,但凡是運動激烈一點兒的,□□表麵都會出現大大小小的小洞。

彆說那成年人二十五歲的女性了,九歲的小兒童都是這樣,這樣隻是為了讓月經舒暢,不痛肚子。

這姓林的理解的哪兒到哪兒啊。

不過沈聽肆已經見怪不怪了,七腳八叉的聊著這個話題,突然會插進來另外一句話,怪怪的。

沈聽肆尤為記得之前單位上有個朋友過的生日,那朋友喜歡刺激,為了烘托氣氛,幾個講起了鬼故事,當時燈黑了,就點了個蠟燭,杵在那幾個人麵前,全場就一個人,林序秋覺得這樣很怪,然後莫名的來了一句“你們能看到我嗎?”,其餘四個人一下就僵硬了。隻有沈聽肆第一個叫出來:

媽呀!!!我勒個豆——九敏(救命)!!!有鬼纏著我呀——!!

幾個人又膽子大的玩起了筆仙,姓林的又開始作妖,握著筆的那一刻,身體突然顫了一下,嚇得女方直接摔了筆:“woc?!”

但是就這麼突然的想一下,這杏林不作妖還不正常,安靜的有點讓人不適應,又有點可怕,想著以前的身影都在眼前慢慢浮現著,突然有點懷舊的意思。

說實話,你玩密室不帶上林序秋,彆人都不知道什麼叫是敵是友,彆人被NPC追的大喊大叫,恨不得從那跳的時候,林序秋站那不動,有時候甚至還會回過頭去跟NPC較量兩下。

都說酒後亂打人的有,但亂轉錢了冇有,可林序秋不一樣。

一遝紅色的鈔票就飛到了NPC的臉上。

乾偵查真的這麼有錢嗎,我想試試怎麼辦?

帶帶我吧,林大佬!

林序秋:“生前被猥褻、摧殘過。電擊□□,當針紮進指甲,燒香燙腋下,馬鞭打腳掌,這些現象在死者身上大量的體現。”

……

這人說的具體了,一幅幅血腥的畫麵在沈聽肆眼前浮現,連凶手茹毛飲血的麵孔都出來了。

林序秋乾脆道:“所以不堪受辱的大小姐直接涼了”

沈聽肆汗毛倒立:“嘶——變、態……”

真的涼了嗎?

是的,屍體已經在冰棺裡躺著了。

屍體堪稱體無完膚。

林序秋問沈聽肆:“作案手法熟悉嗎?”後者點點頭。

林序秋又道:“連環的故意殺人,當年的黑白勢力在我手下查了十年。”他抬頭朝著沈聽肆意味不明的笑笑。“冇有人會比我更瞭解這個案件,不是嗎?”

冇有人會比我更瞭解它,難道不是嗎?

-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