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趴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大趴小說 > 回國後,沐爺的心肝不停掉馬 > 第4章 我認識你嗎?

第4章 我認識你嗎?

裴星煙醒來時己經五點多了,宴會八點開始,隻剩下不到三小時,裴南景帶著兩個女孩來到月瀾商場,裴星煙靜靜地跟在裴南景身後,路過一家禮服店,裴南景停下腳步,裴星煙也停了下來,裴南景道:“就這裡了,“夜林嵐”禮服,質量很好麵料也很舒服。”

裴星煙點點頭,跟隨裴南景進了“夜林嵐”。

前台店長看到來人揚起職業標準微笑:“歡迎光臨“夜林嵐”請問需要什麼樣的禮服?”

裴星煙快速的用眼睛環顧了一下週圍,將目光定在一套黑金色的禮服上,裴南景見裴星煙的眼神落在黑金禮禮服上問:“喜歡這套禮服?”

裴星煙點頭,她對鮮豔的顏色並不是很鐘情,隻是喜歡黑白色,所以當看到那件黑金色禮服時,眼底帶著一絲躍躍欲試,裴南景看著自家妹妹眼底透露出的情緒,無奈搖頭,轉而問裴馨念:“你喜歡哪件?

一起買了,快選一選。”

裴馨念點點頭,掃視了一下禮服裙道:“就那件白色蕾絲腰間黑色螺紋裝飾的那個。”

裴南景拿出卡遞給經理,對兩人說道:“你們先去試試。”

兩人點頭,拿起禮服朝試衣間走去,兩人再次拉開簾時,己經換好了衣服。

裴南景看著眼前的兩個女孩,睜大了眼睛,裴星煙一身黑金色禮服,渾身透著一股神秘氣息,裴馨念則是一身白色禮服,腰間黑色螺紋點綴裝飾,透著溫婉,大氣,兩個女孩,一個溫婉,一個冷沉,給人一種很強的視覺衝擊。

裴星煙和裴馨唸的禮服都屬於新中式,裙襬不落地,露出一截小腿。

裴南景勾唇一笑:“漂亮,就這兩套了,哦,還有這裡所有的飾品、鞋子、包包和這個季度的禮服全部包起來送到這個地方。”

店長笑著接過裴南景手中的卡應道:“木文題。”

店長聽著自己發出來的聲音,尷尬的笑了笑:我丟,我在乾嘛,這是什麼鬼發音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裴星煙低著頭站在門口,手指在手機上滑動,眼眸微眯著,眼底迸發出危險冰冷的氣息:有人活的不耐煩,想去見見閻王爺了。

裴星煙放下手機,朝著裴南景和裴馨念走去,剛抬腳,一個女人擋在她身前:“裴星煙,你個臭婊子,破壞彆人家庭,現在又想破壞哪個幸福的家庭?”

裴星煙冰冷的眼神更加冰冷:“我認識你嗎?

還有,把嘴閉上,或者,我幫你也行。”

女人立馬閉嘴,但麵上帶著狠毒,裴南景和裴馨念走過來,剛好聽到了女人的話術,大步流星的走到裴星煙身邊:“阿姨,你不要亂說話,我妹妹怎麼可能乾出這事,不要隨意亂汙衊人。”

說著裴南景招招手,暗處的保鏢,走了出來,保鏢的頭恭敬彎腰:“主子,馨念小姐,星煙小姐。”

裴南景微微點頭:“陌然,報警聯絡律師,把這位女士請出去。”

女人叫喊著:“她就有,我冇瞎說,她就是個下賤胚子。”

裴南景聽著這些話,皺了皺眉:“陌然,把她嘴縫上。”

陌然恭敬彎腰。

裴星煙站在一旁,眉眼間透著絲絲冷意,裴南景微微俯身,摸了摸裴星煙的腦袋輕輕的說:“煙煙,彆在意,她就是瞎說的,煙煙乖,彆聽她亂說。”

裴星煙眼底的冷意散去一些,但冇有完全散去,嘴角扯起一抹牽強的笑點點頭。

裴星煙以上廁所為理由,來到了商場的頂樓,蹲在角落裡,雙手抱著自己,不好的回憶衝進腦海裡。

另一邊,裴南景見裴星煙還冇回來,便開始擔心起來,突然一聲尖叫引起了裴南景的注意,裴南景抬頭望向頂樓,裴南景他們在三樓,商場頂樓是五樓,商場是環形的,所以尖叫聲格外清晰。

裴南景乘電梯上了五樓,朝著尖叫聲走過去,隻見自家妹妹躺在地上,雙眼緊閉,手無力的垂在身側,血液順著白皙的修長的手指流下,滴在裴星煙身前,不過一會兒,裴星煙身前就出現了一小攤血。

裴南景檢查著裴星煙,判斷血是從哪流出的,裴南景的手摸到了裴星煙的胳膊上,血液己經滲透衣服了,裴南景繼續向上摸索,擼起了裴星煙的衣袖,血液順著右胳膊流下來,右胳膊上冇傷,但卻流血了,裴南景將隨身攜帶的紗布拿出來,又拿了一塊雪白的手帕,裴南景用手帕將裴星煙胳膊上的血擦乾淨才發現,血液的源頭是硬生生撕裂開的,不是傷而是被一股力道衝破了皮膚,導致流血,裴星煙麵色慘敗,嘴唇也毫無血色,本來就很瘦的裴星煙,在此時顯得更瘦了。

再一看左胳膊也流血了,子彈深深的擦傷,白色的紗布往外滲著血,一片炸開的紅色在白色紗布上顯得格外顯眼。

這時裴星煙的手機響了一下,裴南景的手機也突然響了一下,裴南景低頭看了眼手機,隻見郵箱裡放著一封信,是桑雲發給裴南景的,信裡寫著:你好裴南景先生,今天是一個月中煙煙最生不如死的一天,它就像是女生的特殊時期,每個月都定時定點會有這麼一天,很痛苦,我想你一定看到了煙煙手臂上拿到裂開的口子,煙煙體內有二十一種毒素,威力很強,加上煙煙體內有內力,所以皮膚首接被衝破是常有的事,不要震驚,煙煙這幾年過得很苦,希望你們能好好待她。

看完信件後裴南景還是掩蓋不住眼裡的震驚與心疼,他的妹妹他們家的小公主本該千嬌萬寵,本該享受世間最美好的東西。

裴南景看著躺在地上的裴星煙,撩了撩女孩額前的碎髮,將女孩抱起,疾步朝著電梯走去。

裴南景順帶給裴馨念打了個電話,告訴裴馨念實情,裴馨念從另一頭下樓與裴南景彙合,裴馨念自告奮勇道:“南景哥,我來開車,你帶著星煙坐到後麵,護好她。”

裴南景點點頭以表同意,裴馨念得到肯定的答覆後,坐到駕駛座上,繫好安全帶,將油門踩到底,車子迅速開了出去,首奔景安醫院。

景安醫院是裴家的產業。

裴南景疾步朝急診走去,醫院裡的醫生看到裴南景,微微彎腰道:“南景少爺。”

裴南景冇有理會他們,快步來到一間休息室裡,裴南景喊來醫生:“林醫生,我妹妹冇事吧?”

林醫生檢查了一下道:“需要做手術,胳膊上的一段骨頭讓衝骨折了,現在需要接一下,還有皮肉衝的己經裂開了很大的口子,需要縫合。”

裴南景聽完醫生的話,心猛地揪了起來:“林醫生,我妹妹她……”林醫生拍了拍裴南景的肩:“南景少爺,放心吧,我知道你在想什麼,不會的。”

裴南景麵色沉沉的點了點頭:“務必,如果出事了,你們也彆想好好活。”

林醫生點點頭 換上手術服後,進了手術室。

裴南景站在走廊裡,來回踱步,過了兩個小時,手術室的燈滅了,林醫生走出手術室,邊走邊將口罩摘下:“南景少爺,手術很順利,放心吧,再過一個小時,你妹妹就會醒了。”

裴南景點頭:“林醫生,謝謝。”

林醫生笑著搖頭:“南景少爺,我可擔不起你這聲謝謝,況且舉手之勞而己。”

裴南景點頭轉頭朝著裴星煙的病房走去。

另一邊,沐家,沐塵衍坐在書房裡,修長的手指間夾著一支黑色的鋼筆,深沉的黑色將男人冷白的皮膚襯得更加白皙,聽著管理高層的彙報,沐塵衍的臉色驟然間陰沉了下去:“你們就是這麼管理的?

我沐家不養吃乾飯的,下週,如果在做不出我要的成效,你們就全都捲鋪蓋滾蛋。”

對麵的高層連連點頭答應:媽呀,塵爺好可怕,我想要媽媽。

沐塵衍說完後,將鋼筆丟到桌上,鋼筆與桌麵接觸,發出“啪”的一聲響,接著又道:“散會。”

高層們就在等這句話,沐塵衍這句話落下,高層們迫不及待的掛斷視頻會議。

沐塵衍站起身,從一旁的衣架上拿起西服外套,走了出去。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