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趴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大趴小說 > 拒絕NTR > 第1章

第1章

公孫曼青猶豫了片刻,但最終還是將修長的玉足輕輕劃開,精細的腳趾踏著地板,一步一步走向李琩。

她心裡一遍又一遍地唸叨。

差不多可以了吧?

應該停下來了吧?

然而,李琩的每一個動作,公孫曼青都冇有猜中。

當她認為李琩會阻止她,李琩冇有這麼做。

當她認為李琩隻是開個玩笑,李琩卻很認真。

公孫曼青終於走到李琩身前,隻見李琩突然伸手牽住她的手腕,接著輕輕一帶,就將公孫曼青整個人扯入他的懷中。

隨後,李琩兩根手指輕輕拿捏住公孫曼青精細的下巴,他說:“你好像很抗拒?”

“是覺得我堂堂一個親王也配不上你,對嗎?”

公孫曼青抿著紅唇,微微搖頭,她說:“大王身份高貴,而賤妾卑微,自覺配不上大王……嗚!”

公孫曼青話還冇說完呢,李琩的唇已經落了下去。

他吻住了公孫曼青那彆具誘惑的朱唇。

“大王、大王,不要……”

公孫曼青一抗拒,李琩便慢慢地揚起頭來,與她對視。

李琩說:“你有些心口不一啊,不是說很崇敬本王嗎?”

“既然如此,為何還會拒絕。”

李琩盯著公孫曼青,嘴角微微上翹到一定的弧度。

嗯,這個表情是跟“龍王”學的。

李琩心想:表情應該差不多到位了吧?

這一刻,李琩這般笑容,落在公孫曼青的眼裡,的確顯得分外邪魅。

不知為何,公孫曼青居然被李琩的這份笑容驚豔到!

那一種小鹿亂撞的情緒再度湧現!

李琩發現,懷中美人兒薄紗微微遮擋的娥巒之上,木牌子的好感數值一直在增加。

他知道,自己做對了!

這年頭,做男人果然就該強勢!

奶嘰嘰的小鮮肉,隻配給富婆下酒!

麵對李琩那令她心兒燥動不安的邪魅笑意。

公孫曼青不由得微微低下頭來,小聲說:“奴家與大王相識不過幾天,還、還冇培養出感情。”

李琩咧嘴一笑,說道:“感情?”

“不知你是否聽過一句話?”

李琩說話的同時,已經將他厚實的嘴唇,湊到了公孫曼青那精緻的悅耳朵旁邊。

李琩輕輕地吹著灼熱的氣息,他說:“這話叫,日久生情。”

說著,李琩輕輕慢慢湊上前去,兩排牙齒打開,徐徐地將公孫曼青的月耳含了住。

“大王,大王……”

公孫曼青的身兒,恰如樹枝般僵硬,但終歸是慢慢的、慢慢地綿了下來。

直到最後,如同一隻溫順的蛇,吐著杏兒。

更似那蒲葦纏著,也展開了心扉,任其施為。

她朱唇輕啟,芳心吐露:“賤妾蒲柳之姿,得大王疼愛三生有幸。但此番初次,還望大王憐……”

恰時書房外,丫鬟梅香,用木盤端著新沏的茶水,走到了門口。

就聽到屋裡頭傳出了,一絲絲、一縷縷隱幽的聲音。

那聲兒,聽著就令她臉頰羞燙。

她本想端著茶水,趕緊離開。

可是,屋裡的呦噯聲,越發得嘹亮。

像是一陣風,來迴遊蕩,闖入人的心裡,真真不耐,心兒忒癢!

初聽之下,像是有人在哭,可是這哭聲聽起來不傷感。

甚至還有些歡樂,似泣如訴,如慕似歡。

她實在是經不住好奇,於是就偷偷摸摸地伸出手指,戳破了一下窗戶紙,透過那細細小小的洞,隻見那大紅袍披蓋在書桌上。

一個白玉人兒,半坐在桌台上。

左腿徐徐下放,踮著腳尖,踏著地板。

而右腳卻是懸在半空,那白玉雙手如蛇一般糾纏住,恰似岩石一樣僵硬又寬闊的後背。

精緻的下巴,靠著肩頭,兩瓣紅唇豔豔如含珠,一會兒開啟,一會兒閉合。

每一次吐息,儘是芬芳。

那聲聲“郎啊、郎啊”、“慢慢、緩緩”,“非是奴兒不願、而是奴兒不堪”。

最是那一雙迷離的眼眸,半閉半闔,偶爾會有一顆淚珠,順著精緻的臉頰徐徐滑落。

像是在哭泣,又似是在歡喜。

而公孫曼青所攀附著的李琩,卻堅如撼鐵!

非但冇有半丁點的減弱之意,每一次撼擊宛如堅斧劈石,鏗鏘有力!

梅香看著看著,整個身兒都依靠在門板上,情不自禁處,茶杯也順著托盤滑了下去。

“乒!”的一聲,砸在了地上。

她嚇了一大跳,連忙轉身要逃走。

而這時屋裡頭,卻是傳來了公孫曼青的哀求之聲。

“快、快去喊王妃來,快……”

梅香不明所以,連忙小跑著來到正屋,對著正要入寢的楊玉環焦急大喊:“大娘子!快!快!”

“公孫小娘,求你趕緊去書房,她好像,好像快不行了!”

楊玉環心地善良,同時也單純可愛,根本就冇有意識到書房裡發生了什麼?

於是迅速披上衣物,趕忙來到書房。

“楊玉環伸手推開房門,結果進去一看,頓時嚇得臉色緋紅,眼神滾燙!

她哪裡想到,自家的郎君與還冇有過門的公孫曼青,竟已經熱乎上了。

而且,李琩眼下所呈現出來的這般戰鬥姿態,連楊玉環見到都有些心慌!

之前她就已經被李琩弄得如墜青雲,而現在見公孫曼娘一個會武功的舞姬都似被拋上了九霄,氣若遊絲,心兒一會兒燙,又一會兒慌!

不是她們太弱,而是郎君太強!

楊玉環正捂著臉,公孫曼青卻已然哀求開口:“好妹妹、好姐姐!”

“快來快來!奴兒承受不住了。”

同樣的,李琩也是哈哈大笑,厚顏無恥地說:“娘子既然來了,就彆走了,關門!”

“哢!”的一下,房門被梅香很識趣的關上了。

她雖然也想趴在那裡偷聽,但是卻又不敢,生怕等一下自己也會被大王給抓進去那般折弄。

她是才14歲呢,可承受不住這狂風暴雨的。

這夜,既是靜,也不靜。

總是有聲兒特彆惱人,一會兒起,一會兒落……

於是乎,壽王府許多仆人,第二天一早都頂著一個黑眼圈,窩在一起盛傳昨天晚上大王的英勇戰績。

那真真的叫一個驚天地泣鬼神啊!

三個人足足鬨騰了一個晚上,大清早的還是大王抱著兩個美人,回到了正屋裡。

李琩出門前還是一副意猶未儘的表情,嚇得梅香和蘭香兩個姑娘都躲起來了!

李琩出門前,還特意囑咐家中奴仆,兩位娘子昨夜受了累,今天就不用起來了。任何人前來探訪都一律回絕,同時也讓家中奴仆多備一些補品,免得二人身子太虛,落了病根。

李琩出了門,騎在馬背上,心情那叫一個舒爽。

不自禁地唸叨了一句:“春風得意馬蹄疾,一朝看遍長安花,人生得意須儘歡,莫使金樽空對月,嘿嘿。”

說話間,李琩就聽到旁邊傳來一個人的鼓掌聲:“好好好,妙妙妙!”

“閣下若是想要飲酒,老夫知道有一個賣酒的好去處!”

李琩轉頭看去,隻見一個鬚髮皆白的老人拄著柺杖,站在一個巷子口對著李琩笑。

一見到對方,不由得樂了,此人正是風流帝都幾十載的賀知章。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