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趴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大趴小說 > 林曦顧懷舷 > 《顧懷舷林曦 》 第22章

《顧懷舷林曦 》 第22章

《顧懷舷林曦》作者是林曦顧懷舷,文筆精妙簡練,文風熱情活潑,內容主要講述:...《顧懷舷林曦》第22章免費試讀他們繼續在這邊撿栗子,栗子太多,林曦起初還挑開幾個,到後麵就懶得再砸了,乾脆連刺帶球一起裝麻袋,麻袋裝了滿滿一大袋子,又撿了滿滿一揹簍。

閒著溜達的顧懷舷不知去哪裡弄來一隻野雞。林曦看了他好幾眼,一直奇怪他這走個路都隨時會倒下去的身子,是怎麼抓到這隻野雞的?

顧懷舷也不解釋,反正將白得來的野雞給了林彥裝布袋裡就不管了。

不遠處隱在樹上的兩人對視一眼。

待顧三背了一大捆鬆柏回來,他們就收拾收拾準備下山回家了。

顧七背了一筐柿子、又拎了一個籃子,而顧三扛了一大捆鬆柏,剩下的一麻袋和一揹簍的毛刺栗子,林曦將麻袋放到揹簍上,正準備彎下身去背。

兩個護衛都是一愣,這麼大一筐加一大麻袋,林姑娘背得動?

還不等林曦起身,皺著眉眼的顧懷舷一把按下揹簍。

他挑高了音量問:“比你人都高的東西,你能背得動?”

被按下的林姑娘疑惑地往後瞅:“背得動,顧公子你放手呀,你按著我肯定背不動了”

顧懷舷微皺著眉命令道:“放下!我們一幫男人在還用得著你個小女子來背?”

林曦懷疑地看他好幾眼。

這裡每人都有東西拿著,連林彥都提著一個裝著野雞的布袋,林瑜袋子裡還塞了四顆柿子。

難道你來背?林曦上下打量他許久。

顧懷舷彆開眼,摸摸鼻子,勾勾手指讓顧三把一大捆柴火放下,示意顧小七也把一筐柿子放下來。

“顧三,把柴火捆林姑娘這揹簍上,把這麻袋給小七,你和顧七背,小跟班,把你手裡的籃子給林姑娘,走了~”

這不就成了,他都無需動手。

林曦嘴角抽抽,看著那瀟灑離去的背影,不知該感動呢還是無言以對。

顧七和顧三立刻調整好,背起東西快速跟上,林曦提著也很重的一籃柿子,牽著林瑜也趕緊跟了上去。

一行人回到家中已經過了午時,放下東西洗了把手和臉。

林曦把早上多扯的麵下鍋,給每人下了一碗蔥油麪,每碗再配一個荷包蛋,同時放了一大碗番茄蛋花湯,簡單的吃了一餐。

下午,她繼續壓榨兩個免費勞動力,請他們幫忙一起開栗子,她則挑了一盆柿子開始給柿子削皮,開始製作起柿子餅來。

指使人乾活,總得要給點好處不是,林曦問顧七和顧三:“你們是今日的大功臣,辛苦了!晚上想吃什麼?我給你們做”

一腳踩扁一個栗子的顧小七搶著回道:“林姑娘,昨日那魚好吃的很,今晚還能做不?”

這酸酸辣辣的口味,很對他胃口。

林曦點頭:“可以可以,不過魚頭吃完了,晚上給你做酸菜魚,待會兒讓林彥去幺嬸家借點酸菜”

“顧三,你呢?有什麼想吃的?”

顧三抬頭回她:“林姑娘做什麼我吃什麼,我不挑”

他可不像某人,還挑菜,有的吃就不錯了,他哪來的臉,主子都還冇開口呢。

冇被問到的主子爺瞥了這個冇第一時間問他吃啥的小廚娘好幾眼,就等著她什麼時候會問到他,不過他也不挑,他都可以。

林曦看向已經懶懶地躺在藤椅上的人,頓了頓,還是問道:“顧公子呢?”

這才高興起來的國舅爺立刻回她:“打碗蛋羹,其他隨意”

林曦點頭,“知道了,那晚上做一份酸菜魚、把這隻野雞殺了,給你們燉個栗子雞,再炒幾個菜,下碗粉絲湯,給顧公子打碗蛋羹,這樣可以不?”

大家紛紛點點頭,甚是滿意。

人多乾活就是快,還冇等林曦把那一盆柿子削完皮,他們已經把栗子都開完了。

彆看扛回來那麼多毛刺球,開完後,也就半袋栗子而已。

囑咐顧三剝一碗栗子肉出來,她叫了顧七幫她一起削皮。

兩個小的起得早,林曦趕了他們回房睡午覺去了。

國舅爺也已經讓小跟班取了一床毯子蓋在身上躺在院牆桃樹下眯起了眼。

直到太陽落山,她才處理完一揹簍的柿子,本來隻打算先曬一盆的。

但是既然都是要做,又有幫手,她乾脆全處理完,省得下次還來做,人多,他們應能吃得完。

乾了一下午全身腰痠酸的兩個護衛,不由得暗歎。

這做些好吃的也是太不容易了,林姑娘也是夠辛苦的。

等她把柿子都放好,又馬不停蹄地轉身鑽入廚房。

晚食吃到新鮮栗子雞的顧七瞪大雙眼:“哎,好奇特,這栗子現在的口味和白日嘗的完全不一樣,這個吃起來粉粉的,怪好吃”

“那是自然呀,你嘗的那個又冇煮過,自然口味不一樣”

林曦笑著回他:“等明後日我去一趟縣城買些糖和蜂蜜回來,給你們炒糖炒板栗”

又聽到一個新吃法的顧懷舷好奇地問:“你這些菜譜哪學來的?”

才十七八歲的花樣年紀,這做菜手藝已經如此嫻熟,還會變通地研究新的做法,他很好奇,她這本事是跟誰學的?

林曦心下一跳,完了,忘了藏拙,於是有些心虛地含糊其辭:“家傳的手藝,怎麼?顧公子要學?”

林彥咬著筷子看著眼前的姐姐,感覺有些陌生,她不似從前那般柔弱了,變化極大,變得特彆能乾。

他盯著她。

姐姐醒來那刻,他就覺得姐姐不太一樣了,具體是哪裡不一樣?他那時候一時也說不上來。

現在這感覺更深刻了。

因為他家根本冇有這些菜譜,但是眼前的人也的確還是他姐姐,疼愛他們冇變,模樣也冇變。

顧懷舷則搖頭,“我隻是好奇,林曦姑娘年紀輕輕,這手藝比之宮裡的禦廚都綽綽有餘,所以隨口一問”

既然是家傳的,他自然是不好偷窺人家的手藝,大不了花重金把人和手藝一起收下歸他所用。

林曦心下更慌了,還跟宮裡的禦廚相比,看來以後要收斂著點,不可太過了,於是趕緊扯開話題:“顧公子吃過宮裡禦廚的菜呀?”

顧懷舷握著筷子的手一停,冇接話,他哪裡隻是吃過,是常去吃。

林曦見人不接話,很有眼色地又扯開話題:

“哈哈!要是有生之年能吃一次宮裡禦廚的飯菜,那也算無憾了”

“哦對了顧公子,我打算後天去一趟縣城采買一些米糧,上次你讓顧七拿來的那袋米麪已經見底了。”

顧懷舷聽了點頭:“可以,讓顧三陪你去”

“嗯嗯,知道了,趕緊吃飯吧,飯菜涼了就不好吃了,顧公子,你嚐嚐這酸菜魚片”

說著,趕緊用乾淨的筷子給他夾了兩片放到他碗裡,希望顧公子有吃的、話題也已經扯開,就彆再對她抱有太大的好奇心了。

這招顯然挺受用,國舅爺果然又起了筷子吃了起來,他一動筷,桌上瞬間就噤了聲,隻剩吃飯的聲音。

又是一日一餐,這有事忙碌起來的日子總是過得無比飛快。

日子過得有盼頭,人也就一天比一天好看起來。

原本瘦得蠟黃的臉,經過這幾天的油光滋養。

林曦和兩個小的,肉眼可見的鮮活起來,人也精神了不少,臉上也多了一絲紅暈。

晚食結束,顧小七拐了林彥在院子紮馬步,想tຊ教他一些拳腳功夫。

林瑜小姑娘在一旁起鬨,誇讚顧七哥哥紮得好,林彥哼一聲,將小丫頭抱起來就放到顧七背上。

林瑜哈哈大笑,顧七揹著他跑了起來。

國舅爺被吵得頭嗡嗡叫,嘴角卻不自覺含著笑意。

吵鬨的院子,廚房忙碌的背影,不知不覺,他竟然一時看得入了神。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