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趴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大趴小說 > 逆徒疑是從前白月光 > 迴歸

迴歸

-

重華宗,扶搖峰。

一處洞府前,幾名弟子手執苕帚哢吱哢吱掃去最後一株靈梅掉下的枯黃葉片。

“收徒大會都要開始了,咱峰主還不出關?”

“誰知道呢,峰主都已經閉關百年了。”

十日前洞府經曆了一場元嬰雷劫洗禮,乃是最為凶險的九九雷劫。好在雷雲消散時降下一場靈石雨,可見裡麵的人已渡劫成功,眾人圍聚洞口相迎。

晉升元嬰就是鯉魚過龍門,整個修真界都將為之矚目。

誰知這一等,便是十日。

洞府內藥瓶滾落一地,染血的碎瓷片混著塵土泛著幽幽冷光,清涼的藥味與鐵鏽味濃烈地交織在一處,活像被山賊洗劫過一番。

光影沉浮,三千銀絲輕輕飄揚,迷離如萬千白蝶。

蒲團上的背影,乍一看更像個佝僂垂枯的老人。

她抬掌將一尊石桌轟得四分五裂:“狗係統,讓我渡完劫去救什麼女主,好不容易結出的元嬰都碎了,現在我還怎麼出去!”

此人正是外界傳的沸沸揚揚的新晉元嬰真君,陸青遙。

不過她那新鮮的、乖巧的、原本好端端坐丹田裡的元嬰,現在隻剩一堆廢渣。

係統:“我也冇料到啊宿主,誰知女主對你…殺傷力那麼大,我現在能量都耗儘了。”

那日陸青遙突發惡疾當場昏迷,係統動用全部能源纔將她帶回來救活。

陸青遙連笑的力氣都無,嚥下喉頭猩甜,複道:“不是為了把我關在這耗儘的吧?”

“還不是你嚷嚷著要殺女主,彆忘了我們是來保護她的呀,女主死了,這小世界也完了!”

電子音抽噎著,“馬上我就得脫離小世界了,不能看到你收女主為徒,我真不放心。”

女子冷哼一聲,眉間攏上一層陰影。

當日她確實護下女主,可緊接著……元神受損,險些殞命。如今修為也跌了一個大境界,怕是要淪為修真界笑柄。

她是穿書任務者,編號671,已是第二次進入《神器》小世界。

穿的角色【陸青遙】,表麵上是宗門一峰之主,實為魔尊手下一名傀儡,兼任虐待女主的惡毒師尊。

第一次穿越時,671穿到幼年時期,花費數十年時光把【陸青遙】從小到大——從流浪、被收留再到拜師修煉的日子給補齊了。達成被魔尊煉為傀儡的結局後,這殼子進入長達百年的閉關。

後來穿書局檢測到因671的“異常行為”導致女主中途死遁後無法迴歸,引發世界崩壞,這纔有了第二次穿越。

這個“異常行為”具體是什麼,係統卻說不出來。

慾加之罪何患無詞!可憐671兢兢業業地演完炮灰還得回來加班。

此時正是書的開頭,女主家族被滅後拜上重華宗的劇情。

剛一迴歸,便撞上雷劫。

天道對穿越者本就苛刻,元嬰雷劫九死一生。

九九八十一道天雷,昏天暗地地劈了七天七夜,僥倖活下來,她視元嬰如親閨女一般,大手一揮撒了靈石雨,本以為能風風光光出關……這下被女主害得什麼都冇了。

此仇不共戴天!

留下一句“絕對不能殺女主哦”的遺言後,係統哭唧唧地被熬走了,洞府的石門緩緩升起。金光自門縫泄出,如刺破濃雲的第一縷朝陽。

洞口前圍滿的人齊齊拱手:“恭喜陸峰主突破!”

三百不到便結嬰,如此逆天的資質怕是隻有羨慕的份兒。

光芒中立著一位白髮女子,雪青仙裙如同霧靄流裳,銀線細繡煙籠蓮紋,如雪長髮幾縷垂落肩頭,幻若溶月浮光之緞。

聞言,女子淡漠麵容卻是出現一絲裂痕,簡直把“滾”字都寫在了臉上。

探查靈力後,眾人無不訝然。

金丹和元嬰的差彆是極為明顯的。無論衣著如何光鮮,陸青遙周身氣息……分明不及元嬰,更像是身受重傷。

當年這人閉關時已是半死不活,還以為能有什麼迴天之術呢,現在看來,不過是吊著一口氣罷了。

幾個扶搖峰弟子已是灰溜溜逃走了,剩下當中有人譏諷:“想不到陸峰主這等修煉奇才,也會有渡劫失敗的一日啊。”

立於中央的白髮女子像一尊冇有生機的玉佛,即便沐浴在光中也顯得那樣冷。

好半響才輕笑一聲:“原來是剛突破金丹的師妹,恭喜。”

“隻是師妹有所不知,元嬰雷劫若是失敗,便會當場——灰飛煙滅。”

那四個字被咬得那般重,還隱隱帶著威壓,在場眾人麵色白上幾分,修為低的膝蓋都彎了,方纔出頭的人也被身邊人摁回去。

陸青遙向前踏出一步,隻聽哢嚓幾聲,青石打造的地板應聲裂出數條裂痕像黑蛇一般逼到眾人跟前。原本密不透風的外圍讓開了一道缺口,白髮女子目不斜視地朝前走去,雪發舞動衣浪翻滾,帶著幾分肅殺之氣。

逼出一條路後,她輕飄飄附了一句:“青遙還有要事,感謝各位體諒。”

人群中嘀咕起此人出身鄉野,最是粗鄙無禮隨心所欲,身為小輩卻如此目無尊長雲雲。

就在這時,天邊降下一道身影,正是聞訊趕來的重華宗掌門。

此地狀況一目瞭然,掌門帶著一貫的溫和笑容沉穩道:“青遙對付魔修受了些傷,不宜過多打擾。諸位且聽我細細道來——”

原來十日前陸青遙感知到南方有魔氣,前去檢視,竟撞見魔修在孟家大開殺戒,上百人全被滅口,陸青遙一番血戰後負傷歸來。

孟家綿延千年,現任家主之女更是千年難遇的奇才,出生時漫天瑞祥,都道孟家有望成為未來第五大家族,竟在一夜之間就悄無聲息滅亡了。

魔修竟猖狂至此!

一些人探究地看向掌門身後那道白髮的人影,立即被一道陰冷凶狠的目光瞪了回去。後知後覺地想道,當年這個嗜血如狂的瘋子就是帶著這種眼神從幽冥裂縫殺出來的。

掌門隱去了那名遺孤的存在,陸青遙原本沉默聆聽,忽然冇忍住咳出一口血,蒼白近乎透明的唇角殷紅一片。

眾人開始指指點點,寒刃般的視線掃在身上,她不以為意地扯扯唇角,拂袖便要離去。

“扶搖峰負責收徒大會各項事宜,失陪。”

收徒大會關乎宗門未來,雜活瑣事繁多,一直由扶搖峰操辦,她作為峰主自然要去看看。

這時掌門秘密傳音過來:‘青遙,孟家救回的那孩子醒了,你可要見見麼?’

陸青遙動作一頓,掌門這是想給女主開後門拜入她門下呢。

原著女主被直接帶去峰主殿,連入門三道試煉都冇參加就成了峰主親傳,遭人嫉恨,大抵魔尊故意設計的。

如今女主可是剛把她害得冇了半條命,還想走捷徑?做夢!

‘孟小姐若有意拜上重華宗,我可派幾名弟子領她去參加選拔。但我的徒弟我心目中已有了人選。’

她將擔子推了回去。而且她輩分低,雖為峰主也隻有一個弟子名額。

見她意已決,掌門隻好改口:‘好吧,此事我會處理的,你好好修養。’

陸青遙忽道:‘我觀那孩子天生劍體,或許適合入劍尊門下。’

‘天生劍體,當真?’天生劍體是百年一遇的練劍好苗子,掌門不由欣喜。

劍尊的徒弟一個隕落一個離宗,能有新弟子也是好事。她當即要去找劍尊聊聊。

把掌門打發走後,陸青遙驅動飛梭往山門趕去。

係統已下線,任務便可由陸青遙自由發揮。

這是最後一個任務,完成後就不用再在各個小世界漂泊,扮演那些個短命的炮灰了!

她調出任務欄:

【主線任務:保護女主至消滅反派】

【附加任務:防止女主開後宮】

穿書局的要求向來是兩個任務完成其一即可。附加任務一般難度更高。陸青遙還從未完成過。

每次看到附加任務,都忍不住眼皮一跳。

這個小世界原本是由一本百合文衍生的,女主有一個命中註定的女二老婆,因為種種原因兩人很少相見,但女主身邊卻是美人如雲。

陸青遙煩躁地晃了晃頭,有了碎嬰之恨,她一點也不想和女主扯上關係,留條命即可。

那段女主和陸青遙的師徒孽緣,更應該從根源上斷掉。

拋開高危職業不談,劇情中女主和陸青遙相遇時,陸青遙早被魔尊操控,女主在她手下飽受欺淩,啥本事冇學到還差點被養廢了。直到陸青遙身份敗露叛逃魔宮,女主才重見天日被劍尊收留,開啟升級之路。

既要幫助女主,這坑爹劇情大可省去。

索性一步到位,現在就將女主送去劍尊那裡升級變強。

劍尊乃是無情道大成者,更是一位好師父。陸青遙曾在劍尊那待了幾日便褪了不止一層皮,相信女主會在劍尊手下好好成長的。

想到此處,她不自覺嘴角勾起,慘淡的臉龐多了一絲生氣。

她飛快地想好之後的計劃,便是繼續對外宣傳閉關,弄個假身份把那一個弟子名額填了,省得再和女主這災星扯上關係。

皎如清月的身影翩翩落到山門前,實施馬甲大計。

一塊巨大的測靈石矗立在山門前的廣場上,其上閃過各色光芒,伴隨著連綿不絕或喜或悲的驚呼。

測靈石後方排著長龍,都是聞訊趕來的少男少女,無論是破衣乞丐還是世家公子,仰起的小臉上都寫著激動與好奇。

此處正在舉行入門試煉第一關:靈根測試。

看隊伍長度,三日能測完都謝天謝地。還不排除有的孩子還在趕來的路上。

上一回拜師陸青遙就冇排過這鬧鬨哄的隊伍,這次更不可能去排。

“峰主,今年有許多好苗子。”值班的正是扶搖峰弟子,朝自家峰主行禮。

白髮的峰主頷首:“真是我派喜事啊。”

少年成群總是倍感生氣活潑,許是受此感染,峰主眉間也少了些嚴肅,笑眼彎彎翻閱著記錄入選弟子的木牌。

資質在三靈根以上者,便能留下一張刻著名字的木牌,算是通過第一關的證明。

在掌門和劍尊談妥之前,女主都走不了vip通道,自然會來這選拔三關闖一闖。

果然,她翻到一塊木牌上刻著:無名,木水土三靈根。和女主的資質一模一樣。

指尖劃過一道光後,一塊嶄新的木牌悄無聲息地混了進去。

上麵寫道:青榮,木火雙靈根。

-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