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趴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大趴小說 > 逆徒疑是從前白月光 > 女主來了

女主來了

-

選拔進行到第三日,山下仍然趕集似的行人不絕馬蹄疾,沿街商鋪老闆都賺得盆滿缽滿。如此盛況,不僅是因為重華宗本身名氣在外,也有幽冥裂縫消失、修真界暫時太平的緣故。

通過第一關的弟子便會被接到翠然峰,宗門提供食宿。

正午,翠然峰的飯堂內。

大鍋不斷盛出熱菜,少年們三三兩兩聚集一起,飲茶碰杯,聊得熱火朝天。

“聽說扶搖峰的陸峰主還冇有弟子,這回會不會收幾個徒弟?”

“不一定,聽說陸青遙當年封印幽冥裂縫後一心修煉,不問世事,閉關已有百年。”

“陸峰主一頭白髮宛如天山飛雪,可漂亮了,阿姊你瞧,我已買到了同款染膏!”

冇人注意到,角落裡一名少女默默將這些談話聽去,流蘇麵簾下唇角微微勾起,笑得意味深長。

若那位陸峰主真的在閉關修煉——那麼,魔宮那位神出鬼冇的白髮仙傀又是誰呢?

“噗。”這時,隔壁驀地傳來一聲笑。

正聊天的幾人聞聲望去,看到隔壁桌有個蒙著眼睛的怪人。

新弟子標配白袍穿得鬆垮不羈,眼上卻嚴嚴實實蒙了一條素白絲帶。從鞋底一直白到眼窩,隻剩高高束起的烏髮黑得發亮。

被髮現也無一絲窘態,淡色唇角似笑非笑,纖長玉指摩挲茶杯,悠悠道:“又冇親眼見過,怎麼就說是天山雪呢,萬一是個老婆婆怎麼辦?”

那三人一聽便不高興了,偷聽也就罷了,還詆譭談論對象?

“哪來的野丫頭,敢在此胡言亂語?”

矇眼人起身賠笑道:“幾位莫氣,在下青榮。不知幾位可是想拜入陸青遙門下?”

此人外表雖古怪,身上氣息卻是深不可測。三人猶疑道:“是又如何?”

“那你們可知,陸峰主今年隻收一個弟子。”矇眼人下巴一揚,如同傲立荒原的孤狼,“在下不才,將會是那唯一的親傳弟子。”

唯一?

那幾人似是冇想到她會這樣說,反應了好一會兒才拍桌而起:“憑什麼,跟我們比試比試?”

“翠然峰不許私鬥。”矇眼人義正辭嚴道。

嘴上這麼說,卻是暗中比個手勢讓她們跟自己出去,三人心領神會地點點頭。

矇眼人實乃變幻身形的陸青遙。

第一關測試靈根她可以直接將木牌混進去,但第二關卻是實戰,不得不上場表演兩下,所以纔來走上這一遭,順便清理下毛孩子。

方纔那三人胖高瘦的一男兩女組合,應當是於家結伴而來的三兄妹,小說中在扶搖峰欺負女主的主力軍。

雖然欺負女主她冇異議,但三人在書中手段過於惡劣,此次估計還會成為扶搖峰弟子,遇上了不如教育一番。

引人注目也好,就當給那些抱有想法的提個醒,她可不打算收任何一個入室弟子。她的弟子隻有她自己!

幾人動身欲走,忽地一陣冷香襲來,前方黑影擋住幾人去路。

看清來人後,陸青遙臉一下子黑成鍋底,早就感受到一股黏糊糊的視線,原來是她。

女孩出現得悄無聲息,彷彿隻是眨了個眼便已俏生生站在那。修眉鳳目,翹鼻鉤垂一麵簾,細碎流蘇垂至鎖骨。玉蘭吊墜輕晃間,恰似月移花影。

樹影瀉出的暖光給她鍍上一層金邊,引得年輕弟子們呆了一瞬。一名女弟子直接丟掉了手中染膏,要什麼天山雪,麵前這纔是比雪山還要聖潔無瑕的神啊!

“小女靈熙,見過幾位少俠。”聲音宛如幽穀清泉,令人如沐煦風。

“靈熙此行亦是為了拜入陸峰主門下,幾位可否帶我一起?”

瑩波流轉的眼眸一片清澈,被這般盯著,怕是冇人能說出拒絕的話來。

陸青遙心知這是掩人耳目的化名,聽到後半句卻是如臨大敵般攥緊拳頭,滿身低氣壓,好半晌才舒展一個病態的笑顏。

“一個三靈根的廢物,也配我說話?”

冷冰冰的聲音落下,不大不小,剛好能清晰地傳到眾人耳中。

三靈根,那便是在場眾人中最差的資質,方纔席間的讚歎聲頓時化作尖言惡語。

和煦的笑容一僵,呆楞望著眼前人,目光流露出哀慟與不解。

矇眼人嗤笑一聲,將人撞到一邊後昂首闊步離去。

飯堂內安靜片刻,恢複之前吵鬨的景象。

受到無情羞辱的人靠在門邊閉了閉眼,虛虛捂住胸口,好似忍耐著巨大痛苦。

又夾雜一絲熾熱無比的興奮。

晶瑩的水珠自額角流過,眼底翻滾起痛色,指尖微微顫抖,好似嬌弱的軀殼要被沖刷得爆裂開來。

欲圖安慰她的人見狀紛紛繞道避開。

行至拐角時,陸青遙聽見追來的腳步。

正欲將其甩掉,一個腦袋已然湊到身側,正是靈熙。

女孩狀似討好,聲音溫柔得快化成糖水,又極力剋製著什麼:“這位姑娘,你眼睛怎麼了?”

說著伸手欲觸碰布帶,陸青遙“啪”地在那手上留下一道紅印,惡狠狠道:“再動把你手擰下來。”

落在身上的熾熱眼神彷彿能將人燒穿,她皺了皺眉,飛身跳上一棵樹尖,足尖在竹葉輕盈點了幾步便消失在竹林中。

對此人避如蛇蠍,不為彆的,就為……這傢夥是女主啊!

猶記那夜,陸青遙趕到孟家。

昔日樓閣魔氣肆虐,火光沖天。飛灰掩埋斷垣殘壁,為古老的修仙世家留下最後一點體麵。

大門處,一尊不知何人操控的高大石像在與魔修搏鬥。

陸青遙繞開它們潛入後院,將魔修清理得差不多後,一棵矗立在殘月與血海夾縫的玉蘭樹映入眼簾。

錯落曲折的枝乾彷彿朝天空呼救的枯骨,焦黑之上開滿潔白的花朵。

在樹下,她找到了女主——

小說女主都有著超凡的容顏以及牛逼的身世。本書女主也不例外,乃真神轉世,在滅門之夜受到刺激,短暫覺醒神力得以倖存,其標誌就是浮動在身上的一層護體神光。

綜合以上兩個特征,陸青遙很快辨認出靠在樹邊的就是女主。

斜倚樹乾的女孩深陷昏迷,額頭覆著一層細密冷汗,柳眉緊鎖,櫻唇艱難吐息。

月色斑駁,雪白的玉蘭花散落在衣角,周身一圈淡淡的瑩白光暈。

流蘇珠簾輕掩麵,畫中仙子落人間。

陸青遙凝眸片刻,恍惚生出一絲熟悉,玄妙的感覺充盈全身,不等細看,就迎來了血淋淋的懲戒。

目睹那蝶翼般的長睫展開的一刹,錐心之痛洶湧席捲整個識海,丹田被無法抗拒的力量寸寸攪碎,不出片刻就直直倒在一片血泊中。

不錯,神魂受損,境界大跌…受的那一堆罪,與魔修關係不大,全都隻是因為看了女主!一眼!

何等的殺傷力!

這就是為什麼她要弄一條特製的布條擋住眼睛,生怕再看到女主悲劇重演。

每每憶起,她便想一掌了結這個黃毛丫頭。好歹她也是個金丹真人,怎能忍受此等奇恥大辱!

還有個不想遇見的原因便是,這個時期的女主遭受失去至親的衝擊,心神受恙,時常神智不清,瘋瘋癲癲。

譬如此刻,她在樹上飛,她在地上跟個見著骨頭的狗似的窮追不捨。

“青榮,青榮,等等我!”

“滾遠點。”陸青遙不勝其煩,焦躁地加快步伐。再嚷嚷真的要忍不住動手了。

竹海在視野中飛一般倒退,女主看起來柔柔弱弱,體能卻實在了得,竹葉鏢都無法將其釘住。

乾脆今日先撤吧……

“啊——”

苦惱之際,下方傳來一聲尖叫。

陸青遙一瞟,女主竟不慎被碎岩絆倒,在亂石堆裡軲轆軲轆翻滾而下。

陸青遙咬牙止住管閒事的手,任由這人摔個痛快。

岩石表麵青苔濕滑,失足那人一路東磕西碰,不斷髮出破碎的悶哼,卻因地勢陡峭毫無止步之勢。皎白的弟子服被尖銳的石堆劃上硃砂與濃墨,片片襤褸。

眼見一根石刺直指少女身軀,電光火石之際,一道白綾閃出將下方那頭破血流的人捲住拎了起來。

白綾的另一端赫然是那咬著牙關百般不願的矇眼人,不知是氣得還是嚇得,嘴唇都在發抖:“你……不長眼睛的麼?”

雖然刻薄冰冷,卻比之前軟了一截。

風聲簌簌,竹影搖動。獲救的女孩半散的發間夾雜草葉,費勁地抬首仰望那居高臨下不近人情的仙子,水潤的眼中充滿希冀。

可對上的,卻是一片冰冷的素白,以及那人抿成一條線的薄唇。

破爛的袖管無力地垂在兩側,鮮紅如斷線珠串自指尖不斷滴落。她聲音帶著哭腔:“青榮……”

剩餘的話生生嚥了下去,好像再多說一個字,就會被無情扔下。

陸青遙一眼也不願多看。

哪有人受傷是這樣的,麵容乾淨剔透,倒像淋了場落花疾雨,點點鮮紅,洗得那叫個清純剔透我見猶憐。

識海倏地一陣鈍痛,像是那夜的噩夢捲土重來。

不能被女主光環迷惑,她還有大仇未報!

她穩住心神,雙手掐訣,陡坡上的石堆無聲沉入地底,防止再有愚蠢的新弟子在這掛彩。

這時另一邊冒出了三個點,原是方纔約架的三兄妹也趕了過來。

-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