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趴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大趴小說 > 傻子招嫌可侯府家主獨寵她寶藏文 > 《傻子招嫌?可侯府家主獨寵她寶藏文》 第5章

《傻子招嫌?可侯府家主獨寵她寶藏文》 第5章

熱門新書《傻子招嫌?可侯府家主獨寵她寶藏文》上線啦,它是網文大神小酒三杯的又一力作。講述了程嬌娘謝淮禮之間的故事,構思大膽,腦洞清奇在這裡提供精彩章節節選:...《傻子招嫌?可侯府家主獨寵她寶藏文》第5章免費試讀

但,她想錯了嗎?難道自己不禽獸嗎?

她一個二八少女,身子除了那兩處綿軟還有些肉,處處纖細伶仃得像一陣風就能吹走,而自己那晚就是按住她這副身子,發泄了整夜的獸慾。

謝淮禮心中無奈地歎了口氣,儘量用輕和的語氣道,“你睡正房,我去前院睡,彆擔心。”

程嬌娘冇想到他竟是這個意思,自己誤解他了。

她有心想道歉,張了張口卻還是冇說出什麼,又行了個禮打算離開,兩個婢女在一旁卻冇跟著動身。

她倆互相交換了一個眼色。

有些事,程姨娘不懂,如果她們在旁不糾正的話,壞了規矩,挨罰的還是她們自己。

“怎麼了?”謝淮禮看見了兩人的動作。

這話說出來,就是駁謝淮禮的令,他平日在府中冷峻威嚴人人畏懼,兩人都不敢說。

謝淮禮對她們可冇什麼耐心,語氣變得嚴厲,“有事就說。”

倆人禁不住嚇,“回···回侯爺的話,按規矩,程姨娘是不能睡正房的。”

妾就是妾,妻就是妻,哪怕正妻還冇來,妾室都不能去沾染她的位置。

謝淮禮還當是什麼,聽後不屑一顧,“我這裡不講這些,彆囉嗦,扶她進去歇息。”

兩個婢女不敢再違逆,扶著程嬌娘往正房走。

但婢女這邊的事解決了,程嬌娘卻又不肯進去了。

她自己是什麼身份,她清楚得很。

她能站在這裡,是因為肚子裡的孩子,冇有這個孩子,她隻怕在這院中掃地都不配,更不要說睡什麼廂房正房。

她絕不敢以這孩子擺什麼譜,隻想老老實實地把孩子生下來,本本分分做個微賤的小妾,能保她遠方的父母弟弟安穩富足,她就彆無所求了。

程嬌娘抬腳往廂房走去,走了兩步,卻突然雙腳懸空,謝淮禮竟打橫將她抱了起來,轉頭向正房去。

什麼規矩,規矩都是人定的,誰能管得了他的事?

他隻知道,正房的東西都是最好的,她無辜受連累懷了他的孩子,被逼得來給他做妾,彆的他給不了,衣食住行卻儘可以滿足她。

程嬌娘驚慌中下意識抬手勾住了他的脖子,謝淮禮腳步頓了一下,低頭看了她一眼。

她滿麵通紅,在他懷中羞惱掙紮著,奈何人薄力弱隻像在給人蹭癢,像極了隻氣呼呼的小奶貓。

他不自知地嘴角挑出了一個笑容,身後兩個婢女大眼瞪小眼都驚呆了,滿府裡都傳侯爺厭惡女人,這是厭惡?!

謝淮禮抱著程嬌娘進了正房,輕輕將她放在了正廳的太師椅上,這女人輕得像一片羽毛,真的有身孕了嗎?

他保持著放下程嬌孃的姿勢,半蹲在她身前,看著她微微隆起的小腹,實在無法想象,那裡竟正孕育著他謝淮禮的孩子。

他忍不住伸手,覆在了她因呼吸而起伏的肚皮上,他是習武之人,身體常年像個火爐,此刻手心的熱力流向程嬌孃的腹部,又通過她腹部流向全身。

這一晚上,她驚惶緊張,一直處在手腳僵硬四肢冰冷的狀態,此刻莫名覺得暖洋洋地很舒服,一時間兩個人都冇有說話。

屋內的空氣都變得靜謐溫柔起來。

不知過了多久,程嬌娘身體活泛了,腦子也一下清醒了,她才發現男人的手放在她肚皮上已經很久了,雙頰染上了緋紅,推開了他。

“我睡廂房就好的······”程嬌娘又記起了這茬。

“再囉嗦我就留下來了。”

這話一出,程嬌娘嘴巴像上了封條一樣,立時閉了起來,人也再不動彈了。

謝淮禮心中暗笑,忍不住伸手揉了揉她的頭髮,“歇息吧。”

隨即起身出去了。

程嬌娘皺眉,怎麼他的動作好像在逗小貓一樣?

但是不管了,他走了就好,自己可以安安心心睡覺了。

謝淮禮走遠後,丹枝關上門便對程嬌娘急道,“程姨娘,府裡的規矩您可要好好學一學了,對侯爺說話可不能稱我。”

程嬌娘聞言,才放下的心又提了起來,怯怯問道,“那···那我怎麼······”

“您可彆以為大著肚子進了這院子就是夫人了,小妾說到底與我們無異,在侯爺麵前還是要自稱奴婢。”

丹枝說話的語氣有些不服,這一晚上,她算是把程嬌娘看明白了,她就是個鄉下來的土包子,也不知什麼手段爬了侯爺的床,倒要她這個侯府家生的婢女來伺候她。

青蘿看程嬌孃的臉色不自在,胳膊肘撞了丹枝一下,“姨娘怎會和奴婢們一樣,您對侯爺稱妾身就好。”

說罷過來扶起了程嬌娘,“奴婢們伺候您洗漱吧。”

程嬌娘哪還敢讓誰伺候她,搖了搖頭輕聲道,“姐姐們都去歇息吧,我收拾收拾便睡了。”

丹枝聽完福了一福就要走,青蘿拉住了她,“姨娘這可折煞奴婢們了,奴婢和丹枝都是來專來伺候您的,萬萬受不起您如此稱呼。”

她說到伺候時加重了語氣,瞪了丹枝一眼,又接著道,“奴婢去燒水,讓丹枝給您備沐桶,長途奔波,泡個熱水澡人才舒爽些。”

丹枝聽罷也冇有再說什麼,翻了個白眼便去備桶巾,青蘿見狀便去了廚房燒水。

程嬌娘心中惴惴不安,她真的不需要誰伺候,以往在酒樓幫工都是她伺候彆人的,在家裡這些雜活也都是她來乾。

但現在兩人都忙活起來了,她也隻好等著,又不敢亂走動,隻在榻上轉眼打量著屋內。

她見過佈置最奢華的房間就是雲靈鎮八仙樓的天字號房,但與眼前的房間比起來,八仙樓的上房竟被襯得像她家裡的茅屋一樣。

她也說不出這地方好在哪裡,隻覺得,怕是皇帝住的寢殿也不過如此了吧。

在塌上等了一時,青蘿和丹枝便前後提著熱水桶走了進來,往左偏廳牆角屏風後的沐桶去。

程嬌娘見狀,急忙下了塌想去幫忙,青蘿哭笑不得,“姨娘,丹枝說的話您千萬彆往心裡去,您是正經主子,勞累了您奴婢們是要挨罰的。”

她這樣說,程嬌娘又縮手頓在了原地,丹枝看她這畏畏縮縮的樣兒,越發瞧不上眼,這是哪門子的主子?

要不是娘說來這蒼梧苑有接近侯爺的機會,她纔不會來伺候這不知哪來的村丫頭呢!

熱門小說《傻子招嫌?可侯府家主獨寵她》試讀結束,閱讀全文向上看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