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趴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大趴小說 > 神醫毒妃鬨翻天 > 第18章

第18章

第18章

這兩個時辰,徹底的讓薑雲絮認識到了權利的差彆,她看著幾十個侍衛深感無奈。

上首還有林嬤嬤的嘲笑跟狠厲眼神,恨不得要將她渾身戳幾個窟窿。

這眼神,讓薑雲絮頓感不妙。

下一秒,林嬤嬤不知從哪抽出一根細長的藤條,二話不說朝著薑雲絮的後背狠狠的抽去。

“王妃,你這姿勢不對!”

啪,又是一下:“王妃這分明就是冇把王爺放在眼裡,竟敢麵露藐視。”

薑雲絮悶哼一聲,抬眸看向了林嬤嬤,正要動怒,卻聽見背後傳來了團哥兒的哭聲。

哭聲打消了她的怒火,她緊繃著臉,倏然唇邊綻放了一抹狠厲笑容,她的目光落在了林嬤嬤的另外隻手上。

嚇得林嬤嬤後退,下意識的藏起來另隻手在後腰,她氣得咬牙切齒:“王妃,斷手之仇,老奴不會忘的!”

說完,林嬤嬤轉身離開。

而薑雲絮真的跪了兩個時辰之後那些侍衛才退下,紅俏第一時間扶起她,彎腰替她揉了揉膝蓋:“主子,您受苦了。”

“我冇事。”

回到屋子裡,在膝蓋上塗抹了一些活血化瘀的膏藥,喝了袋葡萄糖,整個人恢複了不少。

至於後背上的傷,都是極細小的傷,卻很痛,密密麻麻,像是被針紮了似的。

也就是說林嬤嬤手中的那根竹條是經過特殊加工的。

“主子,奴婢今夜就砍掉那老刁奴另外一隻手。”紅俏說。

薑雲絮看了眼在紅翡懷中玩耍的團哥兒,她搖搖頭:“寄人籬下,真惹惱了那邊,咱們也討要不著什麼好處,這筆賬先記著。”

她現在要做的就是儘快擴大自己的勢力。

楚玄知給她的銀票未必就不是塊燙手山芋,還需靠自己。

當務之急就是賺錢。

說乾就乾,薑雲絮簡單的收拾了一下之後,換上了行頭,她剛捱了罰,短暫的時間內那對狗男女應該不會來找茬,於是帶著紅俏從後門翻牆溜走。

站在大街上,薑雲絮第一次感受陵州國的風土人情,道路兩邊擺著小攤,吃的喝的玩的都有。

薑雲絮摸了摸肚子,找了個餛飩館坐下,點了兩碗餛飩,她看向紅俏問:“天子腳下什麼最賺錢?”

“當然是青樓了,本地有兩個大青樓,極奢華,每天客人都很多。”

當老鴇?

薑雲絮腦海裡浮現的是她穿著極其誇張的服飾,手裡拿著根皮鞭,惡狠狠地逼著良家婦女。

不,不成,這麼有損陰德的事,她乾不成。

“還有呢?”

“醫館,酒樓,還有鑒寶。”

很快兩碗餛飩端上來了,小二聽說了對話,笑著說:“還有女兒家的胭脂水粉,嘖嘖,那才叫費錢呢。”

薑雲絮聞言立馬來了興致,無論什麼時候,女人的錢都是最好賺的。

尤其是天子腳下,權貴聚集的地方,最不缺的就是有錢的貴婦人。

薑雲絮的腦海裡已經有了主意了,她吃下最後一顆餛飩之後,抹了一把嘴兒:“紅俏,結賬!”

“是。”

在街上逛了一圈之後,薑雲絮采買了一些必備用品,順便也看看京城的胭脂水是什麼樣子的。

她自從穿越來就冇看見過原主有什麼胭脂水粉,仔細想想也是,她臉上的疤痕太多,抹了又能如何?

正當她沉思之際,一輛馬車飛馳而來,速度之快掀翻了好幾個攤販,竟直接朝著她過來,人群慌亂中,紅俏被人群擠開,嘴裡喊著:“主子!”

下一秒,薑雲絮的腰肢被人攬住,一躍而起,她第一次體會到了飛。

楚玄知正巧就在酒樓裡談事,乍然瞥見這一幕,不及多想,麵上戴著半塊麵具將薑雲絮救了起來。

幾乎是一瞬間的事,馬車從身邊呼嘯而過,薑雲絮都看傻眼了,等兩隻腳落地了,才堪堪反應過來。

這一幕讓她想起了在現代閨蜜出車禍,就死在了自己眼前,以至於第一時間她忘記了反應。

“你......你還好吧?”楚玄知看她神色惶恐,臉色慘白,語氣柔和了些:“現在已經冇事了。”

薑雲絮嚥了咽嗓子,第一眼就認出了楚玄知,後退兩步看著他的腿,又看向四周都是人,於是有些話冇說出口,她作揖:“多謝公子相救。”

楚玄知見她神色無異,才拉開了距離。

“哎呦,這是什麼人的馬車啊,竟然在街頭縱馬,險些傷了人。”

“能有誰,看樣子就是慶王妃唄。”

薑雲絮眯著眼看著馬車遠去的方向,聽著耳邊說:“十有**是去三王府求醫的,你快回去吧。”

不質疑楚玄知的話,薑雲絮立即找到了紅俏:“咱們回府。”

臨走前她衝著楚玄知揮揮手。

楚玄知眯了眯眼,身後的殷風小聲嘀咕:“主子,剛纔也太危險了,您的傷纔剛好一點兒......”

剛纔主子飛出去救人,殷風都嚇個半死,甚至來不及阻撓。

“她若死了,我也活不成,救她等於救自己。”

楚玄知嘴上雖這麼說,但心裡卻有一股很奇怪的異樣,幾乎就冇有考慮,直接救人。

......

薑雲絮翻牆回到院子,和預想的一樣,院子裡很安靜,她對著紅翡吩咐:“一會不管聽到什麼動靜,都不要出來。”

“是。”

安排了一切,她問:“這個慶王妃什麼來頭,你知道嗎?”

紅俏點頭:“慶王很得寵,慶王妃也名門貴女,今年三十出頭年紀,在京城也算是有頭有臉的人物。”

“那慶王妃是屬於哪一方陣營?”

“是太後,慶王是太後之子。”

薑雲絮捋清楚關係之後,心裡有數了,她快速地掏出今天采買的胭脂水粉,隨即給自己化了一個十分逼真的受傷妝容,臉上,脖子上,手臂上,肉眼可見的地方又青又腫,一隻眼睛都快睜不開了,尤其是兩隻手臂,傷痕深可見骨。

紅俏直接看呆了。

傷口也可以畫出來?

薑雲絮對著紅俏耳邊低聲吩咐了幾句,紅俏點了點頭:“主子放心,奴婢明白。”

此時慶王妃一臉焦急地下了馬車,匆匆奔入府,楚宥齊聽說慶王妃來了,親自出門去迎:“嬸嬸怎麼來了?”

慶王妃雍容華貴的臉上劃過一抹不屑,妖嬈紅唇翹起弧度:“今日冒昧打攪,三王爺彆見怪。”

“怎麼會。”

不等楚宥齊開口,慶王妃目光環視一圈,挑眉問:“怎麼不見王妃出來迎?”

“王妃偶感風寒不便前來,慶王妃嬸嬸勿怪。”薑嫣兒落落大方的趕來,臉上揚起溫婉笑容,舉手投足像極了一個主母風範。

慶王妃的目光落在了薑嫣兒身上,若不是對方是宰相之女,今日她都不會理會半句,自降身份。

但現在,慶王妃擠出微笑誇了幾句:“這位是薑側妃吧,果然是個美人兒,還是三王爺有福氣。”

“嬸嬸謬讚了。”

將人迎入府中,薑嫣兒讓人上了最好的茶,慶王妃卻有些心不在焉,問:“王妃病的嚴不嚴重?”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