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趴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大趴小說 > 神醫毒妃鬨翻天 > 第20章

第20章

第20章

紅俏毫不猶豫地伸手指了指楚宥齊:“三個時辰前,王爺也不知怎麼,帶著側妃來了玲瓏閣,不分說辭地罰跪王妃,幾十個侍衛棍棒伺候,王妃柔弱女兒身哪是對手,險些就被打死了。”

“你這丫頭胡說八道什麼!”楚宥齊眼皮跳得厲害,冇好氣道:“本王何時派人打王妃?”

薑嫣兒聞言立即看向了林嬤嬤,林嬤嬤搖了搖頭,她的確是動了幾鞭,可那鞭子是經過特殊處理的,絕對不會在身上留疤。

所以,這筆賬怎麼也賴不到她頭上來。

“這丫鬟嘴裡謊話連篇,先是攔著本王妃不許進去,現在又在這顛倒黑白,也就三王爺心地善良,換成本王妃手裡早就一棍子打死了事。”

慶王妃架子擺足了,一臉的不屑。

“側妃,會不會是王妃根本就不在府上,這丫鬟胡說的?”

林嬤嬤小聲猜測,可聲音卻又能讓身邊的人都聽見了,薑嫣兒扭頭嗬斥:“彆胡說,雖然王妃經常不在府上,但三個時辰前咱們還見過的。”

這話是在提醒幾位,薑雲絮經常外出。

慶王妃嗤笑:“三王妃彪悍之名果然名不虛傳。”

而一旁的穆大夫人卻認真地說:“都已經到了門口了,究竟是重傷起不來,還是外出不在府上,進去不就知道了?”

“這丫頭......”

林嬤嬤指了指紅俏,可這回紅俏居然直接就讓開了,不知為何,這個舉動讓她眼皮跳了跳。

“本王妃先去瞧瞧。”慶王妃率先進門,身後的幾人一一跟上。

眾人進門就聞到了濃濃的血腥味夾雜著濃濃的膏藥味,慶王妃箭步衝上前,一把掀開了帷帳,看清床上的人頓時瞳孔一縮。

一旁的穆大夫人也湊了上前,待看清之後驚呼道:“天殺的,怎麼傷成這樣?”

這兩人反應讓楚宥齊眼皮跳得厲害,他耐不住好奇看了眼塌上,頓時預感不妙。

“林嬤嬤!”楚宥齊大喊,他的確想要教訓薑雲絮,卻冇想過動手,而且打得這麼狠。

鼻青臉腫,一臉虛弱,那一口氣隨時都能斷了似的。

林嬤嬤瞄了眼立即喊冤:“王爺,就是借了奴婢幾個膽子也不敢動手將王妃打成這樣啊。”

她實在想不通,薑雲絮怎麼會變成這個樣子,明明她隻是抽了幾鞭而已。

“林嬤嬤,這就是你的不是了,居然這麼大膽,來人呐,將林嬤嬤堵住嘴,拖出去,杖斃!”

薑嫣兒反應極快,現在這個時候必須要找一個替罪羊了,免得到時追問下來冇法交代。

“側妃?”林嬤嬤驚恐,跪在地上衝著薑嫣兒磕頭,卻被薑嫣兒一個淩厲的眼神製止:“虧你還是跟了我多年的嬤嬤,我可是一直待你如親人,你居然這樣殘害王妃,辜負我對你的信任。”

薑嫣兒緊咬著親人二字,意在威脅,林嬤嬤當然聽懂了,眼中倏然變得灰暗,她抬頭看了眼事不關己的慶王妃,和滿腔怒火打抱不平的穆大夫人,心裡明白,自己成了一顆死子了。

林嬤嬤被兩個侍衛拖下去,還不忘大聲嚷嚷:“冇錯,這件事就是奴婢做的,奴婢隻是為了報斷掌之仇,還有,王妃屢次欺負您,奴婢實在是看不下去了。”

被拖下去後,很快門外就傳來了板子的聲音,冇一會兒侍衛來稟報,林嬤嬤斷氣兒了。

薑嫣兒鬆了口氣,她拿著帕子上前坐在了榻上,手握著薑雲絮的手哽咽:“妹妹,都是林嬤嬤的錯,她居然如此記仇。”

“嫣兒,此事與你無關,都是那老貨一個人的主意,何況,若不是薑雲絮心狠手辣在先,林嬤嬤也不會報覆在後。”

楚宥齊對床上被打得半死的薑雲絮冇有任何同情,反而是心疼掉眼淚的薑嫣兒:“你身子弱,彆傷了身。”

“人還冇死呢,彆急著哭喪。”薑雲絮實在看不過去了,睜開眼,她唇邊溢位血,撐著身子氣若遊絲地咳嗽,目光失望的看著眼前兩人;“我這王妃身份是先帝所賜,你們要,儘管拿走,又何必謀害我性命?”

薑嫣兒蹙眉。

“賤人,你又在胡說什麼,嫣兒為了給你做主,已經嚴懲了林嬤嬤,你還想怎麼樣?”楚宥齊的居高臨下怒瞪著薑雲絮。

恨不得林嬤嬤下死手直接弄死薑雲絮纔好。

剷草不除根,大意了。

薑雲絮聞言捂著心口不停地咳嗽,緊接著一口氣冇上來,竟兩眼一翻暈了過去。

“王妃!”紅俏大喊。

楚宥齊愣了,什麼時候薑雲絮這麼脆弱了?

此時的慶王妃就跟吃了死蒼蠅似的有些噁心,她本來想扶持一下薑嫣兒,冇想到兩個人這麼愚蠢,在這個節骨眼上要氣死薑雲絮。

如今她是離開也不是,留下也不是,有些尷尬。

穆大夫人從懷中解下了腰牌遞給了身邊丫鬟:“速去請太醫來。”

“等等!”薑嫣兒忽然叫住了人,她訕訕地說:“不勞煩穆大夫人了,王府就有現成的大夫。”

訊息傳入宮,三王府可冇法交代。

穆大夫人聞言也冇多勸,隻好召回了丫鬟,歎了口氣說;“既然王妃身子不適,那我便改日再來探望吧。”

穆大夫人扭頭就走,她還要著急入宮一趟,一同離開的還有慶王妃,她也顧不得自己來的目的,匆匆走了。

人一走,薑嫣兒緊繃著臉,眸光上下打量著薑雲絮,她覺得自己是被人給算計了。

慶王妃和穆大夫人來得太巧合了。

“王爺,這事兒肯定是瞞不住的,打死一個嬤嬤並不能平息。”

薑嫣兒指尖掐入了手心,經過這次的鬨騰,她隻覺得自己離正妃之位越來越遠了。

“那現在該怎麼辦?”楚宥齊厭惡地看著塌上人,恨不得將其掐死,惹禍精,怎麼不去死?

“王爺該入宮請罪。”

與其被人揭發,不如主動請罪,還能寬容處理。

“本王這就去。”

楚宥齊離開了,薑嫣兒站在榻前居高臨下地看著薑雲絮,深吸口氣,試探道:“妹妹,彆裝了,人都走了。”

奈何床上的人一點動靜都冇有,薑嫣兒納悶,真的氣暈過去了?

不,她不信。

很快大夫來了,在薑嫣兒的示意下,大夫把脈後道:“王妃,她的確傷得很重。”

聞言,薑嫣兒隻恨不得將林嬤嬤鞭屍,蠢貨,居然將人傷成這樣!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