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趴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大趴小說 > 食饗之詩 > 第001章 偷雞失敗結算畫麵

第001章 偷雞失敗結算畫麵

-

聖曆1458年,秋。

夏日曾盛極一時,當九月來臨,清爽的秋風拂過金黃色的麥田。

中部平原迎來收穫的季節,葡萄的芬芳,浸潤清香的月桂樹。

關卡佇立在林蔭小路的儘頭,馬蹄與車輪聲從遠漸進。

一架馳來的馬車上,坐著手持長鞭的管家服老者,胸口處佩戴精美的家徽。

衛兵正要上前盤查,隊長將他拉住,眼神示以警告。

地麵震動,雪白駿馬拉著黑色的車,駛離關卡正門,奔向王國北部行省的邊境,留下一行白色的氣浪。

落葉紛飛。

一片泛黃的落葉飄入車窗,恰好落在兩張書頁的中央。

車廂內,手捧書籍的俊美少年瞪大茫然的雙眼,潮水般的記憶湧上心頭。

這就…穿越了?

還是個劍與魔法的奇幻世界。

和我剛纔在玩的那款西幻題材端遊,《幻翼》,世界觀極為相似!

不必慌張,因為我的瀏覽記錄早就設好了定期刪除。

葉芝開始整理思緒。

經常穿越的朋友應該都知道。

按照這種展開,這裏,想必就是遊戲中的異世界了。

隻要我依照遊戲玩家的那些奇技淫巧,速通副本,搶占機遇,走上人生巔峰,指日可待!

啪。

葉芝放下書籍,默默搭住眉心…這下糟糕了。

因為問題就出在這裏。

我是個專精生活職業的玩家啊。

其他速通大佬在討論最佳配置的時候,我還擱家裏種菜釣魚呢。

劇情記得不多,最具性價比、賣得最賺的料理食譜和魔藥配方倒是記得不少。

葉芝輕輕歎了口氣,無意間,瞥見豪華車廂內擺放著的銅鏡。

鏡中,少年約莫十四歲,斜碎的頭髮覆在額頭,碧色眼睛裏含著深邃的微光,穿著刺繡束腰長袍,華麗不失尊貴,好似古典油畫般氣質高雅。

葉芝淡定地正了正衣領。

事已至此,隻能靠臉吃飯了。

“少爺,我們這趟去晨霜嶺上任,大概需要七天光景,這路上隻能委屈您在村子或者野外過夜了。”

馬車外傳來管家弗卡斯的聲音,依照殘留的記憶,這位管家忠心耿耿,是一同遠行的旅伴。

葉芝默默想著,回憶此行目的…原身與自己同名,老爹是金獅王國轄下一名伯爵,出身自小有名氣的伯朗第家族,臨死前將封地都分封給了家中嫡子。

作為家中幼子,自己同樣獲得一塊封地,不過是塊又小又偏的男爵領,遠在行省邊陲,是塊鳥不拉屎的荒蠻之地。

更令人絕望的是,晨霜嶺再往北一點就是冰天雪地的北境,半獸人、魔獸、部落遊民乃至海寇常年來這兒打秋風,可謂群星閃耀之時。

這不是去當貴族,分明是去拓荒。

涼透了,頭蓋骨被當碗使了也冇人知道。

葉芝有些唏噓,轉念想到腦子的各種魔藥配方,心態逐漸平衡。

也罷。

再爛的地也是地,咱的血脈裏最不缺的就是種地基因。

實在缺錢,靠賣配方都能打開一條商業之路。

而按照科技是第一生產力的原則,隻需要我攀科技,脫貧致富簡直易如反掌。

什麽水泥、白酒、炸藥、線膛槍……

葉芝檢索空白的大腦,望著馬車的天花板,臉色緩緩變得僵硬。

壞了。

還想效仿先賢攀科技呢。

就我這腦子,老師們都得感歎一聲良心,交了學費還知道把知識還回來。

知識盲區,最冇文化的一集了屬於是!

“燒死她!”

“燒死這個惡魔!”

車窗外的嘈雜聲越來越大。

葉芝手肘搭在車窗,探頭望去。

空氣瀰漫刺鼻的油味,憤怒的村民揮舞草叉棍棒,一根木樁矗立在堆滿柴火的高台中央。犯人是名年輕的女性,身穿皮甲,雙手被反綁在身後,昂著頭顱,站姿筆挺。

這一幕頓時讓葉芝聯想到前世,歐洲血腥的獵巫運動,殘酷且黑暗。

這無疑是一場女巫審判,正在以火刑的方式舉行。

“少爺,我們還是不要摻入其中。”管家建議。

葉芝默默思考…若是前世,邪惡的女巫純屬是子虛烏有。

但在這個奇幻世界,自己不敢妄下斷論,畢竟鬼婆、巫妖是真實存在著的。

隻是,這個場景有些眼熟,遊戲裏彷彿出現過,好像和哪位重要人物相關……

轟!

火光沖天,擲出的火把點燃柴堆,熱浪席捲,熊熊火舌吞噬刑台上的少女。

她的皮甲彷彿被賦予魔法,在火海中安然無恙,少女泰然置身於熊熊烈火,棕發迎著烈風飛舞。

“我說了,你們抓錯人了!”

少女站在火海中大聲抗議。

“火焰燒不死我,證明我根本不是女巫!”

村民在驚懼不安中緩緩後退。

人群中響起義憤填膺的叫喊。

“火焰燒不死你,更說明你是邪惡的女巫!”

葉芝:“……”

好嘛,邏輯閉環了。

“那些丟失的家禽都是魔獸乾的。”少女強調道,“和我一點關係都冇有!”

村民們麵麵相覷,一位身穿粗麻長袍的農婦出麵指證道:

“我回村的時候親眼看到,你把村裏的雞帶走吃掉,雞骨頭還丟在原來的地方。”

少女怒道:“那隻雞已經走出村莊領地了,你們怎麽誣陷好人?”

當著村民懷疑的目光,少女大聲背誦法典中的條令。

“依照國王法典財權法第七頁第十四條,冒險者有權在未經許可的情況之下,於村莊法理範圍外自行獲取補給品。”

格蕾據理力爭:“再加上那隻雞走出村子領地了,所以我不是偷,而是正大光明的拿!”

麵對少女的引經據典,村民們如聽天書。

剛纔那位正義的群眾愣了一下,旋即勃然色變。

“你還光明正大地偷?還說伱不是女巫!”

格蕾:(_)

本地的村民太不懂法律了!

此時,葉芝已經和管家離開馬車,混進人群湊熱鬨。

葉芝身旁,一位鐵匠提議道:“丟進河裏,淹死她!”

“這位大哥。”葉芝表示很奇怪,“丟進河裏,她不就遊走了?”

鐵匠看了眼葉芝,壓低聲音:“真女巫你敢抓?找個理由,趕快放她走得了。”

葉芝愣在原地,靜止如雕塑。

“少爺?”弗卡斯呼喚。

葉芝低聲道:“別說話,讓我捋一捋邏輯……”

實際上,葉芝已經回想起這位少女的身份,遊戲中的重要主角,龍裔格蕾。

嚴格來說,村民家丟的那隻雞,並不算格蕾偷的。

因為格蕾謹遵法律,用散落米粒的方式,勾引那隻雞跟隨她走了五裏路,等了整整兩小時,帶著那隻雞走出了村莊的法理範圍,這才安心將其享用。

其背後的原因,令人暖胃。

由於形跡過於可疑,再加上村中屢有家禽遇難,格蕾自然被當做女巫,由村長髮動全村男女老少協力逮捕。

葉芝覺得這很龍裔。

不愧是老滾五精神的傳承者,有抓根寶偷雞之遺風。

我這趟前往晨霜嶺拓荒,正值用人之際。

格蕾有著巨大的潛力,擱手遊裏至少是張初始四星sr。

如果能招募她擔任貼身侍衛,安全性大大提高了……

葉芝暗下決斷,站出身道:“各位,我能為這位冒險者擔保,以伯朗第家族的名義起誓,這位冒險者絕非邪惡的巫師。”

話音落下,村民們紛紛詫異地看向葉芝,神色充滿戒備。

然而,在看清少年的長相之後,敵對的氣氛頓時得到緩和。

“這位少爺,您有所不知,村裏丟失的並不止一隻雞。”農婦表示擔憂,“很多家禽要麽莫名消失,要麽死狀淒慘。”

“我最後再說一遍,這是魔獸乾的!”格蕾氣憤地叫喊。

“什麽魔獸?”葉芝追問。

“我猜是蛇雞獸,因為我在來的路上就發現有蛇尾留下的痕跡。”格蕾說,“這種雜食魔獸的食譜裏就有家禽,再加上體型不大,夜裏進村根本發現不了!”

葉芝頷首…這判斷倒是和遊戲劇情裏差不多。

依據主線,這貌似是個新手關卡,守關的蛇雞獸位於村後山,並不算強,一環冒險者就能輕鬆解決。

可是,就我和弗卡斯,老弱病殘裏至少占兩樣,遠遠夠不上一環的評級標準。

看來,隻能依靠生活職業的玩法了。

“也就是說,如果我能帶回威脅村子的元凶,就能洗清她的女巫指控,放她離開了吧?”葉芝看向為首的村長。

村長顫巍巍地道:“這位大人,請你莫怪,我們相信您的擔保,可也同樣希望能夠得到一個交代……”

“放心,我冇有怪罪您的意思。”葉芝微笑,“你們先把這位冒險者放下來,給我一小時,我很快把魔獸帶回。”

弗卡斯詫異的看了眼葉芝。

這次出遠門,少爺似乎變了很多。

要是換做以前,絕對不會如此謙遜有禮,而是早就用馬鞭抽打這位老人了。

看來,挫折的確能改變一個人的心態。

尤其是繼承荒無人煙的晨霜嶺——

遭遇了這麽一個巨大的挫折!

-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