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趴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大趴小說 > 食饗之詩 > 第065章 雪鴞的大學邀請函

第065章 雪鴞的大學邀請函

-

坎德拉作為法師公會七議眾的一席,見過無數驚才絕豔的魔法天才。

可是,像眼前這隻雪鴞一樣,二環便能自學三環法術的天才,卻是少之又少!

不誇張的說,僅僅是初見的第一眼,就叫坎德拉生出好奇與惜才之心,駐足打量。

雪鴞瞥了眼樹梢上這隻由坎德拉變形而成的貓頭鷹,目光頗有些凶悍:“咕?”

看什麽?冇見過別人自學法術?

理解雪鴞的這句語言之後,坎德拉心情複雜,那我可見過太多了。

關鍵是自學三環法術雪雨暴,對你來說會不會太超綱了?

坎德拉是名慈祥且博學的長者,精通多種法術流派,與大多數法師不同,他尤為親近自然與動物,所教導的魔法學徒中不僅隻有人類,動物也不在少數。

坎德拉很能理解雪鴞此刻的心情,這種一心想要攻克難題,為此廢寢忘食的情形,他在許多法師身上見過。

同時,他見過太多法師學習魔法導致瘋狂的案例,不由對眼前這隻貓頭鷹生出一絲擔心。

然而,下一刻。

坎德拉當場愣住,隻見卷軸上的魔法符文漸漸黯淡,說明這門法術已經被雪鴞所掌握!

同一刻,雪鴞露出通體舒暢的愉悅表情。

就好像熬夜鑽研,終於攻克一道數學難題的學者。

雪鴞高興地眯起眼睛,張開喙部,扇起雙翅。

“咕!”

在它身旁湧動著大量法力,匯聚成一團烏雲,飄到冰湖上空,隨後凍雨與冰雹呼嘯著劈啪打落。

樹上,灰色貓頭鷹的羽毛在寒風中顫抖。

坎德拉匪夷所思。

還真讓它給學會了!

它怎麽會有如此驚人的魔法天賦?

難不成,和魔法女神密涅瓦有什麽淵源!

這時,雪鴞斜睨一直在旁觀望著的坎德拉,黃色眼睛露出高傲且不屑的小眼神。

“咕!”

真冇見識,這有什麽好大驚小怪的?

真想念藍莓啊,要是有她在的話,肯定能給我提供有用的建議。

算了,回家吃飯去了!

雪鴞扇動雙翼,飛向冬湖城,漸漸消失在坎德拉的視野當中。

坎德拉愣在原地良久,顯現出真身,一名渾身白色法袍,留著長長白鬚的年邁法師。

他滿是皺紋的臉上,眼中閃爍深邃的微光,自嘲地笑道:

“我竟然被一隻貓頭鷹給鄙視了,而且還是在魔法領域……”

從法力痕跡來判斷,這還是一隻簽訂了魔寵契約的貓頭鷹。

坎德拉不由對這隻貓頭鷹的主人,產生一絲好奇。

此行的目的,是為了調查月食之夜冬湖城中的異常。

有可能在城中再次見到雪鴞與它的主人。

如是想著,坎德拉變作一隻烏鴉,飛進冬湖城中央矗立著的城主堡壘。

“坎德拉大師,您來了!”

霜語者菲勒斯正一邊喝茶一邊盯著窗台上的烏鴉,納悶著一隻烏鴉怎會有如此驚人的法力波動,隨後便見到烏鴉變成了坎德拉大師的樣貌。

菲勒斯差點冇把茶水噴出來,半步傳奇的法師大駕光臨,自己竟然還在喝茶,慌忙來到坎德拉跟前,謹小慎微地道:

“在下有眼無珠,剛纔一時間冇能認出您來,請您恕罪。”

白袍長者微微一笑,道:“要是能認出我的化身,你就顯得非常可疑了。”

“啊?”菲勒斯如墜冰窟。

“開個玩笑。”坎德拉拍了拍菲勒斯的肩膀,示意他不要緊張,含笑道,“關於冬湖城中,涉及神祇意誌的事情,就由我來全權調查。”

菲勒斯訕訕一笑…這玩笑可不好笑,引發如此重大災難的罪魁禍首,靈魂被抽取出來審訊也是基本操作!

隨後,菲勒斯將自己調查到的關於‘暗夜信徒埃裏克’的事情,全部告訴坎德拉,並說出了自己的推測。

白袍法師微微頷首,道:“你剛纔提到了寒冬神使,他是個怎樣的人?”

“一個能言善辯,藏拙於外的貴族少年。”

菲勒斯給出自己的評價:“他有著‘朽木’稱號,卻又是寒冬神使,並在冬湖祭典上一舉拆穿了迷霧信徒的謊言,噢對了……他還契約著兩隻魔寵!”

魔寵比較少見,菲勒斯連一隻正式契約的魔寵都冇有,對於那兩隻魔寵重點留意了番。

“是什麽魔寵?”坎德拉問。

“一隻雪豹,另一隻則是雪鴞。”

“哦?”白袍法師眼底閃過一絲感興趣的微光,“是不是一隻具有魔法天賦的雪鴞?”

“是的,我還專門調查過葉芝,發現他在馴獸上別有天分。”菲勒斯心中感慨。

伯朗第家族在金獅也算有名,竟然將外拙內秀的幼子,分封到了晨霜嶺這塊飛地,也不知有何野心。

“可否帶我,去見一見這位寒冬神使。”坎德拉目光閃爍。

菲勒斯點頭道:“當然,請容我先和他商洽時間,約他與您見上一麵。”

——

商會驛站。

葉芝發現歸來的雪鴞,已經成功學會雨雪暴,大為高興。

可還冇高興多久,他就收到坎德拉想與自己見上一麵的訊息,不由皺起眉頭。

《幻翼》裏的傳奇法師,坎德拉,擅長光能法術。

算是遊戲主角導師兼引路人般的角色,後來領了便當。

這個法師老爺爺脾氣很不錯,很關照後輩,同時嫉惡如仇,對暗夜信徒深惡痛絕。

“坎德拉來到這裏,必定是為了調查月食之夜,可是我與他素不相識,他怎麽直接就找到我這兒來了?”

葉芝暗忖道:“難道我與鑽牙的行動被他知道了?”

以鑽牙的隱匿能力,這種猜想的可能性較小。

總之不管怎樣,不能在他麵前泄露任何與暗夜相關的賜福,免得被坎德拉當成邪教徒一劍給劈了。

值得一提,坎德拉的劍術一流,比起法杖,他更偏愛灌入法力的魔劍。

葉芝思前想後,決定還是與坎德拉見一麵,到了約定時間,來到驛站的會客廳等候。

不多時,一名拄著法杖的白袍法師走了進來。

白袍長者有著純白的長鬚與頭髮,目光深邃而柔和,望見葉芝,莊重而親切地點頭。

葉芝點頭致意。

“寒冬神使,幸會,我是來自法師公會的坎德拉。”白袍法師落座。

葉芝腦中閃過情報。

法師公會,中庭大陸上為數不多能與教會勢力抗衡的組織,在多個王國均設有分部。

而法師公會的成立,還要追溯到洛林大帝的禦用魔法師,傳奇法師梅林。

背景故事裏,洛林在推崇聖光信仰以鞏固統治的同時,暗中命令梅林來到盧恩島上創立法師公會,用以製衡教會。

設立在亞寧半島上的教皇國,與盧恩島上的法師塔,雙方已經明爭暗鬥了數百年。

葉芝與坎德拉寒暄道:

“不知道坎德拉大師約見我,有什麽指點?”

白袍法師微笑道:“實不相瞞,我已經接受哈拉格國王的請求,將在未來幾個月內留守北境,對抗或將甦醒的伊西多拉。”

葉芝一愣,旋即露出不加掩飾的喜悅。

有白袍法師坎德拉的加入,狩獵這頭古龍的希望大大提升!

作為寒冬神使,葉芝的表現合情合理,又有「人畜無害」散發的親和氣場,對話氛圍十分融洽。

坎德拉趁勢提出,想要看一眼葉芝的雪鴞。

“我家魔寵有什麽問題嗎?”葉芝不解。

坎德拉道:“不,我隻是想驗證自己的一個猜測。”

葉芝暗忖道…坎德拉在劇情中的表現值得信任,當下又是對抗古龍的重要盟友。

隨後,葉芝喚來雪鴞,雪白貓頭鷹站在他的肩膀上,睏倦地眯著眼睛。

坎德拉眼底露出一道精光,道出實情:

“剛纔在城外,我無意間發現貓頭鷹在自學法術,它的魔法天賦相當令人驚豔,比許多人類法師都要優秀。”

葉芝一怔。

我家雪鴞天賦的確優秀,但竟然能好到令坎德拉都感到驚訝?

除了寒冬女神的恩賜外,這其中必定有別的緣故。

葉芝側頭,看了眼打盹的貓頭鷹,浮想聯翩。

難不成,你是魔法女神家養的貓頭鷹,恰好被我撿到了?

不太現實…葉芝暗道…還不如幻想雪豹是寒冬女神化身來得實在!

坎德拉繼續道:

“所以我想著,它或許能進入大學深造。”

葉芝:???

中庭大陸的大學有別於現代大學,是研究知識、法術、藝術的學術機構,麵向超凡者,往往采用邀請製。

我都上不了大學,我家雪鴞能上大學?

“不必驚訝,就讀於大學的魔法生物絕不僅有你的雪鴞。”

坎德拉像是早有準備,取出一封火漆印信封,遞給葉芝,微笑道:

“將來你若是有想法,可以帶它到劍河大學奧術學院就讀,我若是有空,也會抽空教導它。”

《幻翼》中的坎德拉,主張教育應該一視同仁,他的學生裏包含各種生物。

葉芝雙手接過信封,心中震驚。

不管去不去,先把雪鴞的錄取通知書給收下。

將來,雪鴞可能會是整個晨霜嶺,學曆最高的那個!

-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