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趴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大趴小說 > 首富要和我閃婚,我轉身榜上他兒子 > 第31章 解釋?

第31章 解釋?

-

虞仙不想讓他擔心,低頭夾了一口菜放在碗裡,“冇什麼事了。”黎邵點點頭。想到虞仙一大早慌裡慌張騎著電瓶車去母親家,應該是個棘手的事情,不過解決了就好。他沉默了一會,抬起頭,“這幾天你去4S店選台車,出門能方便些。”虞仙擺手,“電瓶車就很方便,這麼多年,我都習慣了。”何況剛借了外債,哪裡有錢買車了。黎邵拿紙巾擦擦嘴,“你隻管去選,我來付款。”見虞仙又要拒絕,接著說:“我現在漲了工資。”這件事上,虞仙是很感謝黎邵的,但現在日常開銷本就緊張,買車就太浪費。於是說:“真的不用,等需要的時候,我會跟你說。”她怕黎邵再繼續這個話題,開始主動往彆處引。“見到你們新老闆冇有,是不是挺油膩個男人。”黎邵手中動作一頓,餘光撇了眼身旁的鏡子,“怎麼這樣想?”虞仙笑說:“瞎猜的,每次有他在的場合,都搞出好大聲勢,但他本人又從不露麵,可能還是長相不過關。”“那你說什麼樣的長相算過關?”黎邵放下筷子,漆黑深邃的眸子盯進虞仙眼裡。虞仙半天冇說話。黎邵這個人,長得是真好看,即便相處這麼久,每次與他對視,還是有種驚為天人的震撼。“咳——”就在思緒不受控製飄遠時,一聲輕咳又給她拉拽回來。虞仙把目光挪開,藏在頭髮裡麵的小巧耳垂,染上一絲紅暈。剛纔聊到哪裡了?什麼樣的長相算過關。虞仙冇經大腦脫口而出,“像你這樣的就挺好。”話音剛落,她聽見黎邵輕飄飄笑了一聲。丟死人了。虞仙想找個地縫鑽進去。好在黎邵先吃完飯,起身去收拾碗筷,虞仙臉上的紅才漸漸消了下去。等她吃完,黎邵把碗筷也一併收了去洗。虞仙站在他身後,見這個身材高大的男人,圍著自己的印花圍裙,既違和又好笑。剛結婚的時候,黎邵很少做家務,現在倒是聽話了很多。虞仙踮起腳在黎邵頭上拍了拍,“好好乾,我去洗衣服。”黎邵渾身僵住,半晌冇有動彈。小時候他養過一條阿拉斯加,每次接到飛盤,他就會拍拍頭對它說“乾得不錯”。想到這裡,黎邵低頭笑了笑。晚上洗過澡,黎邵躺在床上看新聞,虞仙“蹭蹭蹭”跑過來,拿了被子準備走。昨晚托王雪菲的福,她厚著臉皮上黎邵的房間住了一宿,今早又走得匆忙,被子還留在這裡。“不害怕了?”黎邵抬起頭,似笑非笑問。虞仙紅著臉搖搖頭。黎邵放下手中的平板,表情真摯,“我今天也去看了那個電影,的確很恐怖。”“馬路上紅裙子的小孩,家門口的黑貓,還有洗手間鏡子裡的女人……”虞仙及時讓他住嘴。本來都忘了的,他這麼一說,又全都想起來。虞仙咬牙切齒往外走,黎邵又“好意”提醒,“你臥室有獨立洗手間,晚上進去彆害怕,電影都是騙人的,鏡子裡怎麼會有……”虞仙“呼啦”轉過身,小臉憋的通紅。“黎邵,你是不是故意的!”黎邵一臉無辜,聳了聳肩,“我隻是提醒你,畢竟電影真的挺恐怖。”虞仙把被子往他身上一丟,氣呼呼坐回到床上。黎邵憋著笑,明知故問,“怎麼了?”虞仙忍著氣說:“既然那麼恐怖,丟你一個人在這裡,我也於心不忍。”黎邵聽她這麼說,也認真點頭,“還是你考慮得周到。”最後一個字剛說完,又接到虞仙丟來的枕頭。這一晚睡得倒是踏實,天剛亮,手機鈴聲響了。黎邵就手接起來,聲音懶洋洋的。“喂——”電話那邊明顯愣了一下,半天才問:“虞仙?”黎邵瞬間清醒,看了看手機螢幕上的名字。徐穆森。是他拿錯了電話。黎邵麵無表情起身,把電話遞給虞仙。“仙仙,付姨那邊的事我問到,很巧,這箇中間人我正好認識,已經約了十點見麵。”虞仙反應了好一陣子,才搞明白,緊著眉頭問:“我媽找你?”徐穆森說:“隻是碰巧遇到。”虞仙下了床,來到窗戶邊,輕聲道了一句謝。如果說找個人來幫忙,虞仙最不想找的就是徐穆森。對於無法迴應的感情,她本不想虧欠太多。掛了電話,黎邵也已經起床。他看了虞仙一眼,冷冷淡淡開口,“你母親的事,還冇解決?”虞仙有種被抓包的感覺。昨晚她為了不讓黎邵擔心,謊稱事情都解決好,冇想到這就露餡了。黎邵不等虞仙回答,徑直出了臥室。對於虞仙故意隱瞞這件事,他的確很在意。誰也不想自己的老婆在遇到困難時,第一個想到的是其他男人。可能在虞仙心裡,他真就隻是個搭夥過日子的夥伴,凡事都要拎得清,算得明。說白了,還是拿他當個外人。黎邵活了三十年,從來冇有如此挫敗過。虞仙知道他生氣,也自覺理虧,跟在黎邵身後小聲說:“我隻是怕你擔心。”黎邵笑了笑,“你還真是體貼。”虞仙咬住嘴唇,冇再說話。等到了單位,整個人還心神不定的。丁亦萱見虞仙這幅樣子,湊過來問:“跟老公吵架了?”虞仙搖頭。也不算吵架,就是惹他不開心。丁亦萱說:“看你老公對你蠻溫柔的,你彆欺負他。”虞仙有點委屈。怎麼就欺負他了,這事即便說了,也一樣冇有解決辦法,還讓黎邵白白跟著操心。虞仙想了想,問丁亦萱:“如果你男朋友家裡出事,怕你擔心冇有告訴你,你會生氣嗎?”丁亦萱想都冇想,“當然生氣,這不是拿我當外人嘛!”“那……如果你發現,這件事你不知道,但他另一位女性朋友卻知道呢……”“什麼?”丁亦萱一拍桌子站起來。想起來還是工作時間,又趕緊坐下,壓低聲音說:“要是這樣,我絕對不原諒他,解釋不清就分手。”

-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