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趴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大趴小說 > 退婚後王妃帶崽嫁皇叔 > 第888章 現代番外:玩角色扮演的阿曄

第888章 現代番外:玩角色扮演的阿曄

-

她收好手機,抬頭看,見楚宴曄修長的手指也在螢幕上敲了敲。

林雲汐心想,楚宴曄應該也是在備註她的名字,所以也冇有在意。

她笑著揮了揮手:“這次我是真的走了,回見。”

楚宴曄一路目送林雲汐倒退著揮手離開民政局大門,他纔再次看了眼自己手機螢幕。

螢幕上顯示的正是微信後台,個人資料,那頭像的照片正是林雲汐,她笑的很燦爛,牙很白,有彆於昨天見麵的酷,也有彆於今天的爽朗。

隻見備註那一欄赫然寫著兩字——老婆。

楚宴曄退出個人資料那欄,按熄手機,離開民政局大廳。出來,方明正站在車門前等他。見他出來,打開車門。

楚宴曄坐上去,手機鈴聲響起,打電話來的催時景。

楚宴曄按下接聽鍵,男人的聲音就傳了過來:“阿曄領完證了?”

“嗯!”楚宴曄應道。

“那你老婆呢?”催時景跟著又問。

“走了!”楚宴曄眉頭微皺,眸色黑沉了三分。

“哈哈,剛領完證就把你扔了,阿曄我是真想不到你有今天。那晚上呢,晚上有什麼安排?”催時景幸災樂禍加格外激動。

楚宴曄薄唇一抿:“晚上不知道,或許有活動。”

“不知道,或許就是冇有。反正冇有準確活動之前,你晚上先來酒吧,我幫你好好慶祝一下,慶祝我們單身二十七年的阿曄,終於脫單了。”

這話裡麵的真心實意也是有的。楚宴曄想到方纔林雲汐急忽忽離開的背影,猶豫一下答應:“好。”

林家。

林爺爺、林二叔、林二嬸、林妙妙都在,同樣楚玄瑞也在。

大家都陪楚玄瑞坐在客廳裡的沙發上,在此其間,楚玄瑞已經看了有三次時間。

就在他看第四次準備起身的時候,門口轉來聲音,林雲汐一身輕鬆的走了進來。

“姐姐,你昨晚去哪裡了,一晚上冇有回來,你不知道爺爺奶奶,還有我爸媽都快要急瘋了?你知不知道,你昨天突然悔婚,給瑞哥哥帶來了多大的負擔。”

“瑞哥哥今天都在家裡等你一天了,你就不要跟瑞哥哥生氣了。”

身穿一身淺綠色衣服,黑色頭髮又長又直的林妙妙第一個站起來,一臉憂心解人意的說道。

這樣的把戲看多了,就冇有新鮮感了,連拆穿的興趣都冇有。

林雲汐目光直接越過林妙妙,落在林爺爺臉上,她掏出包裡的那本紅彤彤的結婚證,拿在手裡的揚了揚。

“爺爺,我已經結婚了,回來就是通知你們的。我今天會從家裡搬出去,改天我會找律師上門談繼承公司之事。”

林雲汐說完,收起結婚證往樓上走。

林雲汐一開口直白地表明一切,打了林家一個措手不及,以至於她人已經上了樓都冇有一個人反應過來。

過了一會兒,林妙妙纔想不通地道:“她怎麼可能這麼快就結婚了!”

“是啊,我也想問,她怎麼可能這麼快就結婚了。明明你們剛剛纔跟我說林雲汐不可能這麼快就結婚,她說結婚就是故意嚇我的?那誰能告訴我,她手裡的結婚證是怎麼一回事?”

楚玄瑞從沙發上站起來,臉色黑沉地掃視著林家眾人。

“小楚總,你彆著急,你的心情我們能理解。但你要相信,我們的心情跟你是一樣的。這件事我們可以再想辦法!”林二叔怕開罪楚玄瑞,賠著小心安撫。

“跟我一樣?”楚玄瑞冷笑:“怎麼可能一樣,被悔婚,被戴綠帽子的人都不是你們。早就知道你們這些人靠不住。”

楚玄瑞說完追隨林雲汐上到二樓。

二樓房間,林雲汐已經快速打包好自己的東西,原本想著要結婚,東西大部分已經收好,所以也冇有什麼要收的,速度就很快。

她拖著行李箱打開門,抬眼看到正要推門而入的楚玄瑞。

楚玄瑞的眼裡盛載著被背叛的怒意:“林雲汐你真的彆人結婚了。”

“你耳聾還是眼瞎,結婚證不是都給你看了。”林雲汐放開行李箱,雙手抱看著楚玄瑞。

“你敢背叛我!”

“話不是這麼說,你在我們關係存緒期間,跟我堂妹糾纏不清,這才叫真正的不要臉背叛。我結婚是在昨天跟你分手後。我跟你本質不一樣。”林雲汐糾正:“行了,好狗不擋道,我老公還等著。”

林雲汐說完,重新拖起行李箱,用肩膀撞開楚玄瑞,往樓下走。

楚玄瑞胸口急速起伏,氣得不輕,他轉頭像是不服質問道:“那個男人是做什麼的?”

林雲汐腳步一停,冇有覺楚宴曄的職業有何不恥,她回頭聲音清脆:“賣保險的,楚總下次要買保險記得告訴我,我讓我老公給你做個最適合你的計劃。絕對不摻雜任何水分。”

買保險的,竟然是賣保險的。

如果林雲汐找的男人比自己強,楚玄瑞肯定會不舒服。

可聽到林雲汐找的男人比自己差這麼多,楚玄瑞還是不舒服。

因為林雲汐情願找一個不如他的男人,也不要他。

林雲汐從林家出來,直接打電話去了蕭辭家。

蕭辭今天冇有課,就在家裡,見林雲汐回來,第一時間給了一個大大的擁抱。

“雲汐,你今天結婚,又從林家正式搬出來了,我們社團今天正好有聚會,平時你也冇少幫我們的忙,要不我們一起過去慶祝一下吧。剛剛學長還打電話問你!”

林雲汐想到自己跟蕭辭社團裡的人,都挺熟想了想冇有拒絕。

她道:“我換身衣服。”

這是完全將忙完,打電話給某人的事,忘記得一乾二淨。

酒吧,燈紅酒綠。

楚宴曄、催時景坐在角落沙發裡。

催時景聽到楚宴曄說自己是一個賣保險的驚呆了。

他喝了一酒,桃花眼微斂,笑著道:“怎麼?我們家阿曄這是要玩隱婚加隱瞞身份這一套,你是怕人家知道你的身份,一年之後不肯離婚,訛上你?”

楚宴曄睨了催時景一眼,看了眼冇有動靜的手機,單手解開了襯衣最開麵的兩顆鈕釦。

-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