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趴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大趴小說 > 我的絕對選項 > 第四章 姐姐岑月

第四章 姐姐岑月

岑風先拿出手機,給姐姐岑月發了條微信:“姐,觸發任務了,要用提莫戰勝賈克斯、諾手和蓋倫。

等會語文課我想看下英雄資料,先跟你打聲招呼。”

資訊剛發出去不久,手機便震動起來,顯示著姐姐的回覆:“收到,好好完成任務,彆分心。”

看到回覆,岑風心裡一暖,放下心來,專心開始搜尋並檢視提莫的英雄資料。

他打開遊戲官方網站,仔細研讀了提莫的技能介紹、打法技巧和裝備選擇。

雖然之前從未嘗試過這個英雄,但岑風相信自己的學習能力和適應能力。

他一邊閱讀,一邊在腦海中模擬著與賈克斯、德萊厄斯和蓋倫的對戰場景,思考著如何利用提莫的優勢來戰勝他們。

辦公室裡,柔和的陽光灑在一名年輕女子的身上,為她披上了一層淡淡的光暈。

這名女子二十來歲,靜靜地坐在辦公桌前,手中握著手機,陷入沉思之中。

她的眉頭微蹙,眼神中透露出幾分擔憂與期待。

“這麼快就觸發任務了,希望小風能夠順利完成。”

她低聲自語,聲音中透露出濃濃的的關心與期望。

這名年輕女子名叫岑月,是高一西班的語文老師和班主任,同時也是岑風的姐姐。

她身姿高挑而優雅,宛如一棵挺拔的白楊,給人一種清新脫俗的感覺。

留著一頭飄逸的黑色長髮,隨風輕輕飄動,更增添了幾分柔美與靈動。

瓜子臉上,一雙柳葉眉微微彎曲,如同新月掛在天際,增添了幾分嫵媚。

吊梢眼則透射出銳利的光芒,彷彿能夠洞察人心,給人一種英氣灑脫的印象。

她的五官精緻而立體,皮膚白皙如玉,唇色紅潤如櫻桃,整個人散發出一種美豔動人的氣質。

然而,這美麗的外表下,卻隱藏著一顆堅強而獨立的心。

“本來好不容易解除這個萬惡的係統,卻冇想到它居然會又綁定到小風的身上。”

岑月又幽幽地在心裡歎了口氣。

原來,岑風並不是這個絕對選項係統的第一任宿主,它的上任宿主就是他的姐姐岑月,她深知這個係統的詭異與霸道,曾經無數次迫使她在眾人麵前做出尷尬至極的舉動,讓她幾乎想要逃離這個世界。

但每當想到年幼的弟弟岑風還需要她的照顧,她都會強忍下來,為了弟弟,她願意承受一切。

岑月回想起自己剛剛考上大學時,父母突然遭遇車禍,雙雙離世,留下她和還在上小學的弟弟岑風相依為命。

那時的她,心中充滿了悲痛與無助,但她知道,自己必須堅強,為了弟弟,她不能倒下。

幸好的是,她所就讀的大學離家並不遠,這讓她能夠每天回家照顧岑風。

岑風從小就很懂事,他的乖巧與堅強成為了岑月最大的安慰,也讓她能夠更加專心地應對學業和生活的挑戰。

在岑月的悉心照顧下,岑風逐漸成長為一個陽光、開朗的少年,他的笑容和進步是岑月最大的驕傲。

岑月是在大一那年被這個係統綁定的,而這個係統的上上任宿主,是一位跟她關係很好的大學學姐。

如今,這位學姐也在這所羊城一中當老師。

這個係統並非無法擺脫的詛咒,學姐大西的時候,終於在曆經重重磨難後,解除了係統,正當她以為能鬆一口氣時,卻不料親眼目睹了學妹岑月在大庭廣眾之下跳起了滑稽的小狗舞。

在學姐的印象中,岑月總是穩重、大方、敏銳且得體的,這樣的場合,這樣的舉動,完全不符合她的性格。

學姐心中一動,立刻聯想到了那個詭異的係統。

經過之後的一番問詢和交流,岑月搞清楚了現狀,學姐對岑月深感抱歉,她毫不猶豫地將自己解除係統的經驗和方法全部傳授給了岑月。

在學姐的指導和幫助下,岑月也終於在幾年後成功擺脫了係統的束縛。

如今,看著弟弟岑風也被這個係統糾纏上,岑月心中充滿了擔憂與無奈。

那是在岑風中考結束後的暑假期間,岑月此時也己經在羊城二中當了幾年的語文老師。

一天,她和弟弟岑風像往常一樣在家看電視,突然間,岑風卻做出了一個讓人驚訝的舉動——他跑到牆邊倒立起來,並且還央求岑月幫他洗頭。

這一幕讓岑月瞬間警覺起來,她感覺這情景似曾相識。

她回想起自己上大學時也曾被這個係統逼迫,做出過類似荒謬的舉動。

當時,她在家中倒立,而岑風則是那個幫她洗頭的人。

如今,情景反轉,岑風竟然也受到了係統的擺佈。

岑月心中一陣痛楚,她不想看到自己的弟弟也陷入這樣的困境。

於是,她毅然決然地做出了一個決定——幫助弟弟解除這個萬惡的係統。

她知道,這個係統給出的任務往往讓人尷尬至極,但她也深知,隻有麵對並戰勝它,才能真正擺脫它的束縛。

為了更好地幫助弟弟,岑月果斷辭去了在羊城二中的工作。

她通過在一中任職的學姐的幫助,成功進入了一中任職,成為了岑風的班主任和語文老師。

這樣,她就能更首接地瞭解弟弟的情況,更好地幫助他應對係統的挑戰。

岑月深知,解除係統並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她曾經依靠學姐的幫助,在短短幾年內成功解除了係統的束縛。

如今,輪到她來幫助弟弟了。

要解除這個係統,唯一的辦法就是完成係統釋出的任務。

完成任務的數量越多,離解除係統也就越近。

但是,這個任務數量卻是一個未知數,或許比她和學姐當初所需完成的還要多。

學姐當年是完成了500件任務,而岑月則是艱難地完成了600件。

至於岑風,他所需完成的任務數量目前冇人知道。

岑月心中默默祈禱,希望不是700件,畢竟她那600件任務可是耗費了整個大學西年的時間才艱難完成。

她明白,解除係統絕非易事,每一個任務都可能帶來意想不到的尷尬和挑戰。

但是,她堅信隻要他們姐弟齊心協力,就一定能夠戰勝這個詭異的係統。

她回憶起自己當初完成任務的艱難過程,那些讓她在眾人麵前顏麵儘失、尷尬至極的任務,每一次都像是一場煎熬。

但是,她也從中學會了堅強和勇敢,學會了在困境中不屈不撓。

現在,她要將這些經驗傳授給弟弟岑風。

她會在他完成任務的過程中給予他指導和鼓勵,幫助他逐漸適應並戰勝係統的束縛。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