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趴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大趴小說 > 我的祖父是秦始皇 > 第一章 “坑儒“快要爆發了

第一章 “坑儒“快要爆發了

-

大秦始皇帝三十五年,公元前212年。

九月。

秋風席捲,滿地金黃。

鹹陽城,扶蘇公子府,後花園內。

除了幾簇盛開的秋菊,滿園的花木落儘,就連高大的樹木也已經掛上了一層絢麗奪目的金黃。在四周古樸大氣,飛簷鎏拱的建築映襯下,顯得愈發美輪美奐,莊嚴大氣。

花園西北角的小型練武場裡。

趙郢喘著粗氣,放下手中的石鎖,有些不可思議地看著自己依然白白嫩嫩的雙手。

力氣又漲了!

三天的時間,力氣幾乎漲了一倍!

剛穿越的時候,單手舉一個五十斤的石鎖,都把他憋得麵紅耳赤,青筋暴突,放下的時候,還險些砸到自己的腳趾頭。

現在一手一個,輕鬆的跟提桶水似的,一百五十斤的石鎖,雖然還舉不起來,但一百級的石鎖已經成功解鎖。

三天……

這就是穿越的福利嗎?

這種變化也不知道能持續幾天,也不知道適當的鍛鍊能不能起到一個促進的作用,但趙郢不敢賭,也不敢放棄每一個增強自身實力的機會。

隻因為,他穿越到了始皇帝三十五年!

穿越成了秦始皇的皇長孫,公子扶蘇的嫡長子!

相比起那些穿越的淒慘無比,衣食無著,孤苦無依,無父無母的同行們,自己這一波福利真是太好了——個屁啊!

更慘好不好?

因為今年就是大秦始皇帝三十五年啊,公子扶蘇的人生以及大秦帝國的轉折點就在眼前。

如果不出什麼意外,自己接下來的生活,很快就會隨著自家便宜老爹扶蘇公子的騷操作急轉而下。就在這一年,公子扶蘇就會因為激烈反對始皇帝坑殺術士,被盛怒的始皇帝,直接逐出鹹陽,發配到了上郡去喝西北風了。

史書記載:“始皇帝怒,使扶蘇北監蒙恬於上郡。”

從此,自家這位老爹,便一去不複返。直到兩年後,秦始皇再次東巡,病逝於沙丘,被趙高和胡亥假傳旨意,勒令自殺,憋屈地死在上郡,終其一生,都未能再次踏足鹹陽半步。

然後,自己的親叔叔胡亥,就開啟了殺戮模式,包括自己在內,一家老小,以及其他幾個未曾謀麵的親叔叔們,也被一掃而光。

整個大秦皇室嫡係,落了一片白茫茫大地真乾淨。

至於秦二世而亡的事,就不用考慮了,趙郢覺得自己現在首先需要考慮的是,如何在兩年之後的這場驚變中保住自己的小命。

自己可不想剛剛穿越過來,就稀裡糊塗地成為大秦帝國的殉葬品。

所以,秦始皇怒而坑殺術士是在幾月份?

他一邊琢磨著,一邊繼續滿頭苦乾,打熬著這具身體的力量。

亂世之中,就算天潢貴胄也冇什麼鳥用,強大的力量纔是自己求生的根本。

這幾天,除了吃飯和睡覺之外,他幾乎把所有的時間都耗在了這裡,每天都是學著府中侍衛打熬力氣的辦法和後世聽說的鍛鍊方法,每天都在進行各種力量鍛鍊,一直到筋疲力儘。

若是普通人,這麼乾肯定不行,身體首先就受不了,鬨不好還會弄巧成拙,傷了身體。但他的恢複能力似乎也跟普通人不一樣,累到極限,稍微休息上半個時辰,馬上就又生龍活虎,身上冇有半點痠痛的感覺。

而且每天清晰可見的變強感覺,讓他動力十足。

又是五百個俯臥撐。

感覺身體已經到了一個極限,他這才掙紮著站起來,伸手扯過旁邊花架上搭著的毛巾,抹了一把臉上的汗水。

準備吃點東西了。

不錯,這幾天力氣長得快,餓得也快。

普通百姓一日兩餐,普通貴族一日三餐,而他,一日五餐,還不算晚上的宵夜加餐。

這幸虧是穿越在了扶蘇公子府上,若是換了普通的家庭,就這飯量,恐怕不出三天,就得把家庭給吃垮。

今天上午的加餐照例是一大盆水煮羊肉!

很快,一大盆白花花的羊肉就端上來了,趙郢嘴角微不可查的抽搐了一下,這可是真水煮羊肉啊,就是把羊肉沖洗乾淨,切成大塊,直接放在鼎或者是鑊中用水煮,不新增任何調料的那種。

煮熟撈出來,沾點鹽巴就吃……

好在肚子餓,吃什麼都覺得香,這些單純的水煮羊肉,忍一忍也還能吃得下。

他可不想因為這些吃食的緣故,讓扶蘇覺得他哪裡不對勁。

畢竟,這具身體的前身是一個乖寶寶,平日裡對這些吃食也冇什麼挑揀的,若是忽然間性格習慣大變,吃飯都挑挑揀揀,跟換了個人似的,怕是會被人當成什麼邪祟上身,給拉去直接燒掉。

咬著牙,把最後一塊肥得流油的羊肉嚥下去,閉上眼睛,把盆裡的湯汁也都喝掉,這才輕輕地舒了一口氣。

光盆行動在大秦!

趙郢心中自我調侃地吐槽了一句,這才伸手招過遠處的侍衛,示意把盤子撤下去,然後貌似隨意地提了一句。

“今日又有什麼人來府上拜訪阿翁……”

“回小公子,一共兩撥,一撥是禦史台的大夫喜,一撥是公子的先生淳於越博士……”

淳於越?

趙郢不由眉頭微蹙。

若是說他這段時間最忌諱自家便宜老爹和誰交往,那這個淳於越絕對排名第一。

倒不是這個淳於越是什麼壞人,而是恰恰相反,他乃是當今儒家的精神領袖,秦始皇帝親自選拔的朝廷博士,自家便宜老爹的授業老師,道德和學問,都是當之無愧的世間頂流。

但也正是因為這個,自家便宜老爹對其推崇備至,就連政治理念都徹底的偏向了儒家,從而導致了自家老爹和那位千古一帝的大父決裂。

總之,神坑!

如果不是考慮到自己的身份,他都想派個人把這貨打個悶棍,扔到渭水裡去。

“那個老東——咳,那位老博士走了冇……”

趙郢眉毛微挑,站起身來,就想去會會那位坑爹的淳於越。

要知道,現在可是最敏感的時期,這老貨來了,恐怕不是什麼好事。根據這具身體前身的記憶,始皇帝現在已經讓人把那些狗膽包天,反覆作死橫跳作死的術士儘數下獄,著令禦史台嚴查,想來曆史上赫赫有名的“坑儒”事件就在眼前不遠了。

-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