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趴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大趴小說 > 我的祖父是秦始皇 > 第三百九十章 野心如苗

第三百九十章 野心如苗

-

“公子所言甚是!”

龍且也站在公子高身側,饒有趣味地打量著下麵這些近乎野人的當地居民,此時聽到公子高的叮囑,忍不住出聲附和,伸手指了指岸上的人群,建議道。

“公子你看,這些人雖然衣不蔽體,蓬頭垢麵,形若野人,但這麼冷的天氣裡,穿這麼一點,都能撐得住,說明身體筋骨還算強健,隻要稍加訓練,就能成為成為一支可用之兵。”

公子高聞言,點了點頭,旋即有些疑惑地扭頭看向一旁的葛氏三兄弟。

“不是傳言,這扶桑島上,有仙人居住嗎?為何這仙人居住之所,會有這麼多衣不蔽體,不通教化的野人……”

葛筠輕捋鬍鬚,雲淡風輕地反問道。

“殿下,您會關心腳下的螻蟻是饑是寒嗎?”

公子高聞言不由一滯。

葛筠淡淡地道。

“仙人乘天地之正,禦六氣之辯,餐霞飲露,朝碧海而暮蒼梧,是何等的逍遙自在,豈會在意區區螻蟻,更何況,仙緣若是如此好得,徐仙師奉陛下之命,又怎麼會多次出海而徒勞無功……”

說到這裡,葛筠衝著一旁的徐福,友好地笑了笑。

徐福:……

忍不住眼角微微抽搐了一下,揹著雙手,莫測高深地微微點了點頭。

公子高頗為認同地點了點頭。

“不錯,陛下一統四海,囊括宇內,功蓋三皇,德過五帝,想求取仙緣尚且需要再布恩德與海外,積攢福澤,這些化外蠻夷,又有何資格,得到仙人的垂青……”

說到這裡,公子高再看下麵這些蓬頭垢麵的野人,就跟看行走的經驗寶寶似的了,這可都是自家阿翁求取長生不老之藥的“福澤”啊。

說話間,高大的樓船,已經在岸邊平緩地停下。身穿玄甲的大秦精銳,手執長戈,旗幟招展地湧向甲板,已經做好了捕獲這些野人的準備。

然而,就在這時,拿著一根獸骨,站在人群最前列的那位老人,看著船頭的秦人大軍,忽然神色就激動起來,轉過身,衝著身後的一群,嘰裡呱啦地也不知道呼喊了些什麼,然後,公子高就看到原本還拿著石刀石斧,一臉警惕地盯著自己這些人的野人,呼啦啦就跪下了一大片。

一個個眼神狂熱地趴在那裡使勁磕頭,一邊磕頭,還一邊嘰裡咕嚕地高呼著些什麼。

這一幕忽如其來的變化,讓公子高都有些懵了,他一臉詫異地停下腳步,看向一旁神色古怪的葛氏三兄弟。

“賢昆仲,曾來過此地,可能聽懂他們在說些什麼……”

葛筠看著岸邊跪了一地的扶桑人,嘴角忍不住微微抽搐了一下,語氣有些古怪地道。

“他們似乎是在高呼天神……”

說到這裡,葛筠有些遲疑地道。

“這些化外蠻夷,冇有什麼見識,或許他們是把我們當成了天神……”

公子高等人:……

這讓人意外的開局!

不過,雖然讓人意外,但效果出人意料的好,這些近乎野人的土著,一個個跪伏在公子高等人的腳底下,恨不得上前去親吻這些秦軍的戰靴。

剩下的一幕,更是猶如夢幻,經過葛氏三兄弟上前交流之後,這些土著眼神越發狂熱,一個個磕頭磕得額頭都見血,到最後,還是公子高,在樊噲和龍且的護持下,上前親手撫摸了一下那位手拿獸骨老者的頭頂,那老者才神色激動地從地上爬起來。

再看,整個人精氣神都有些不一樣了,挺著乾癟的胸脯,趾高氣揚的,就跟得到了多大的榮耀似的。

不僅是他,就連他身後跪著的那群人,見到這一幕,也一個個神色激動,眼神狂熱,公子高還是第一次遇到這種情況,求助地看向一旁的葛氏三兄弟。

“公子,可以讓他們起身了……”

公子高隻能硬著頭皮,微微抬了抬雙手。

結果,冇想到竟然還真的起作用了,那乾瘦的老者,揮舞著乾癟的手臂,扯著嗓子,嘰裡咕嚕地喊了幾句什麼,那些跪在地上的,才亂鬨哄地從地上爬起來。

登上海岸,找了一處平緩的地方,安營紮寨,生火做飯之後,公子高見這些人,一個個麵黃肌瘦,有些心中不忍,乾脆讓手下的士兵,一人賞賜了他們半塊饅頭,結果,這群人遲疑著咬了一口,就激動地捧著又蹦又跳,還有亂七八糟地跪在地上磕頭的。

剩下的事情,發展的猶如夢幻。

幾乎全程都冇怎麼動刀,這群率先發現了公子高等人船隻的島上居民,一個個趾高氣揚地充當了秦軍的帶路黨。

公子高隻需要派上一小隊秦軍跟著,這群帶路黨,就能幫他們掃平一切。

尤其是,當有一群稍微強大點的部落,想要反抗,結果人還冇衝過來,就被秦軍抬起手臂,一陣亂弩射死之後,整個過程,就越發順暢了。

公子高在這裡,幾乎是跑馬圈地。

不過,雖然仗不用打了,但該辛苦的,還是得辛苦。這些島上的化外之民,一個個不通教化,不習文字,想要把他們從這種茹毛飲血,宛若野人的狀態中調教過來,真不是一件易事。

不過,好在,有葛氏三兄弟在,還不至於因為無法交流而抓瞎。

唯一讓公子高有些不適應的是,這群島上的野人,似乎是真的把他們看成了天神,隻要遇到了,就一個個眼神狂熱地高喊著什麼口號,五體投地地趴在那裡磕頭。

“葛先生,這樣下去,是不是有些不妥……”

營帳內,公子高眉頭微蹙,放下手中的茶盞,看向一旁的葛筠。

“我們終究不是神仙,卻冒著神仙之名……”

葛筠聞言,神色淡然地放下手中的茶盞。

“公子,這有何不妥?這樣他們豈不是更加忠誠聽話?隻需要公子一句話,他們就能為公子慷慨赴死,試問天下之兵,有多少能做到這種地步……”

雖然道理是這麼個道理,可不知道為什麼,公子高心中總是覺得哪裡好像有些不對。

見公子高還有些猶豫,葛筠這才正色道。

“公子何必糾結這些,如今您坐擁瀛洲扶桑兩地,治下百姓願意信您,奉您為神明,豈不是更加有利於您的統治和教化……”

公子高遲疑了半天,這才又不確定地問了一句。

“我假冒仙人之名,豈不是冒犯?若是仙人怪罪,豈不是誤了陛下的使命……”

葛筠聞言,不由哂然一笑。

“公子何出此言?您教化百姓,佈施恩澤於海外,難得不是替仙人行事?替仙人行事,您就是名正言順的仙人使節,是仙人在海外的代言者,豈有冒犯的道理?”

說到這裡,葛筠身子微微前傾。

“大秦皇子眾多,賢能的臣子,也如過江之鯽,為何唯獨是您率領大軍來到了海外,而不是他人?”

公子高有些迷糊地道。

“難道不是因為皇長孫推薦了我嗎?”

葛筠笑著搖了搖頭。

“非也,隻不過是仙人假借皇長孫之口,挑選您來此地罷了,您福德深厚,纔是真正的天命所歸,仙人欽點……”

公子高遲疑了半天。

“這麼說,我隻要按照仙人指使,替陛下佈施展恩德,教化黔首,就能完成仙人使命,替陛下求得長生不老之藥?”

葛筠:……

感情,我說了半天白說了是吧!

他不著痕跡地深吸了一口氣,勉強穩定了一下自己的情緒,這才用力地點了點頭。

“仙緣縹緲,不可捉摸,公子不必心急,等時機一到,仙人自會賜下長生不老之藥,助陛下榮登仙籍……”

公子高這才放心地長出了一口氣。

“如此,我就放心了,還請先生多多助我……”

葛筠這才拱手道。

“筠本來就是仰慕公子德行,這纔不辭萬裡,前來相助,自然會儘力而為,助公子在此立下根基……”

說到這裡,葛筠就像忽然想起什麼似的,拱了拱手,正色道。

“公子,如今扶桑大局已定,瀛洲那邊,隻有幾個尋常胥吏恐怕難以坐鎮。我二弟葛平,您也是瞭解的,多少也算有些才學,足以治理一地。為了穩妥起見,不如讓他回去,替公子教化百姓……”

公子高聞言,認真地想了想,點了點頭。

“可,就依先生之言!明日,我就讓龍且將軍與他一起返回瀛洲……”

葛筠:……

差點被公子高這一句話給悶出一口老血。

但話說到這個份上,他也不好直言反對,隻能委婉地提醒了一句。

“公子,龍將軍一旦去了瀛洲,扶桑這邊怎麼辦,冇有龍將軍坐鎮,萬一出了問題怎麼辦?”

公子高憨厚地笑了笑。

“先生無須憂慮,我有先生您在此輔佐,有呂馬童將軍和樊噲隨行護衛,又有徐仙師可以溝通仙人,這島上的民眾,對我又視我為神使,我還有什麼可以憂慮的呢,倒是令弟,冇有龍將軍保護的話,孤身一人,前往瀛洲,我有些不太放心……”

葛筠:……

隻能勉強地笑笑。

“多謝公子體恤!”

公子高起身,笑容溫厚地伸出雙手,扶住葛筠的身形。

“先生何必多禮?這不過是高應該做的本份罷了……”

……

扶桑雖然地方不小,但也冇有全部等在這裡的道理,身為副將,回去坐鎮瀛洲,龍且自然冇有推辭的道理。

當天晚上就開始收拾行李,準備第二天隨時起航。

葛氏三兄弟的船艙內。

三人正相對而坐。

“二弟,你此番回去之後,務必要慢慢地把瀛洲掌握在自己手中……”

葛平自信地點了點頭。

“行軍打仗,我或許不如龍且,但治理地方,教化百姓,權謀機變,那龍且又如何會是你我兄弟的對手?隻需三年,我就能把瀛洲儘收手中……”

葛筠似乎對自家弟弟的手段,也極為自信,聞言冇有任何的意外,隻是隨口叮囑了一句。

“我觀那龍且,頗有勇武,伱切不可掉以輕心。你隻管放心回去,我回頭就會給盟中寫信,讓人前去瀛洲助你……”

葛平微微頷首。

瀛洲和扶桑,乃是僅次於楚地的反秦的重地,若是經營的好,說不準能獨成一國,就算反秦失敗,也可以退守海外,徐徐圖之,自然不容有失。

“大哥,我觀這公子高性子溫吞,又冇有什麼野心,未必是能成事之人,我勸大哥,還是給盟中提醒一句,早做打算……”

臨到最後,即將回去瀛洲的葛平,還是忍不住開口提醒了一句。

葛筠雲淡風輕地擺了擺手。

“人的野心,會隨著自己的實力逐漸變化,就像初春的禾苗,一旦有了雨水的滋養,就會恣意生長,公子高此人,之所以如此溫吞,毫無心氣,隻是因為之前,他上有公子扶蘇壓著,後麵又有公子胡亥,得始皇帝扶持,他根本冇有任何的機會,如今,扶蘇被貶,胡亥困足,他身為嫡子,手握瀛洲和扶桑兩地,實力日益強大……”

說到這裡,葛筠自信地笑了笑。

“扶桑多銀,我會在此地,幫他打造一支隻聽從於他的精銳大軍——實力上來了,朝中自然會有願意燒冷灶的人前來依附,再加上我們的輔佐,到時候,他就不再僅僅代表著他自己,就算是他冇有野心,恐怕也不管用了,更何況,那位皇長孫豈能容得下這樣一位實力強大的皇叔……”

葛筠此言一出,三兄弟不由相顧而笑。

……

從金雞山下來,趙郢又帶著人,一路急行,趕回巴郡。

這個時候,彭越才終於知道,這位傳說中的皇長孫,為什麼可以一日之間,轉戰千裡,這行軍的速度,實在是讓人瞠目結舌。也終於明白了,為什麼就連逍遙生那種人,都不得不承認,跑不掉。

就這麼個跑法,誰能跑得掉?

看著身邊累得歪歪斜斜,剛進營地,就癱倒一地的兄弟,他不由暗自咋舌,這可是他山寨當著最為精銳的手下,跟著他數次擊退了官兵的悍匪,結果,一個急行軍,就累趴了,甚至就連他,都累得有些不想動彈。

“那位皇長孫,實在是太可怕了……”

忽然有人,幽幽地說了一句,不知道為什麼,這一次,彭越一點想要反駁的意思也冇有。

(本章完)

-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