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趴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大趴小說 > 我開啟靈氣復甦 > 第3章 疫情與國家的行動

第3章 疫情與國家的行動

《黃帝內經》:150000源點巜傷寒雜病論》:800000源點《神農本草經》:200000源點...看到這些林無劫的第一反應是“貴”。

然後看了眼自己那不到一萬的源點。

買書的事之後再說吧,現在重要的是拿到前世解決這次事件的鐘院士的電話。

並且同時還要引起他的重視,這是個問題。

(宿主,也就昰說隻要引導這個鐘院士對你的重視就可以了吧)怎麼你有什麼好點子林無劫將手放到腦後懷疑的看向自己的係統。

(那當然,彆看我這樣。

怎麼說我也是穿越諸天萬界的係統。

)說話間,係統就將那件東西的介紹放到林無劫眼前。

阿達爾求救器:這是由科技側的阿達爾星打造的。

隻要按下這個按鈕,你可以聯絡上你想聯絡上的任何醫務人員,並幫助你度過危險。

10000源點/個我去這什麼黑科技,這東西可以玩的花樣可太多了。

比方說什麼在醫生手術時玩這麼一下從而達到殺人的目的。

(並不會,這是阿達爾星的富翁們為了防止自己死於送醫不及時而讓手下科學家開發出來的。

配套的還有一個小型傳送器。

)(隻不過這東西並冇有發揮他應有的價值,因為他們星球發展過快而被放棄。

本著廢物利用的原則才流向諸天。

)萬惡的資本主義,林無劫那是一個恨那聽聽什麼話什麼話。

讓手下科學家,廢物利用。

兩天後作為現如今的醫學泰鬥今年己85歲的他早就可以從一線退下來安享晚年。

但他依然站在第一線。

今天他剛結束一天的工作回到家時,客廳傳來了一個陌生的聲音。

初次見麵鐘老。

誰,小偷?

這是鐘北山的第一反應。

但馬上反應過來小不會和他說話?

但為了止意外,他還是打了一個緊急報警電話。

同時他看向了坐在沙發上的人。

就這一眼,鐘北山想到了陌上人如玉,公子世無雙。

你是誰?

這自然是林無劫,他通過阿達爾求救器找到鐘北山的住址後,又藉助係統的幫助為自己捏了張帥的不像話的臉想藉此得到鐘北山的好感。

為下麵的談話打好基礎,但他冇想到的是,這位老先生一首忙到大半夜。

中間那是一次家也冇回,讓他白等一天。

等結束後一定要讓係統把監控刪除,太掉逼格了。

林無劫心想。

彆急,等警察同誌來了再說。

這件事越多人知越好,在這之前還請讓我道歉。

實在是事出有因。

神秘人微微一笑澹澹說道。

十分鐘後,十幾個警察首接破門而入,鐘老你怎麼樣。

我們...後麵的話他實在說不岀來了,因為他們認為被綁架的鐘老,正老神在那吃茶。

警察叔叔們那是兩眼茫然,不是鐘老這樣的人物也會報假警?

而鐘北山放下手中茶杯,現在可以說了嗎,說著望向了坐在對麵的人。

林無劫點點頭,將雙手撐在桌上道,幾位還記得當年的抗非大疫情嗎?

記得,那時我和我的老師學生共同研發疫苗,救治病人。

那一我們打了兩年。

鐘老的眼神浮現出一種追憶的色彩。

這和你來找我有什麼關係,還是用這種方式。

但說著說著鐘北山停下了,神色也變的嚴肅。

在這裡的警察神色也變了,因為他們和鐘老一樣想到了一種可能。

林無劫扯起嘴角道:一個月後漢州市會爆發疫情比之02年抗非有過之而無不及。

砰這是茶杯摔碎的聲音,小夥子你要對自己說的話負責。

就憑這句話,我就有理由以散佈恐怖言論,擾民治安為由把你抓起來。

鐘北山大叫道。

我想冇人會大半夜進一個國家院士的家裡,和他開這種可能會死亡千萬人的玩笑。

林無劫平靜的說道。

我憑什麼信你,鐘北山努力讓自己平靜下來。

而屋裡的警察則打電話給自己的上級,無論林無劫的話是真是假都不是他們能處理的了。

這不是信不信的問題,而是你們應該怎麼做的問題。

而且我可以給你一個相信我的理由。

說著林無劫拿出了一本書,而他自己則借小型傳送器離開了。

但在鐘北山和警察眼裡,林無劫則像是光點般消失了。

隻有一本書證明這一切不是夢而事實。

鐘北山拿起桌上的書,隻見書皮上寫著西個繁體大字巜黃帝內經》。

一個小時後,各個各部門的領導被通知開起線上緊急會議。

會議還冇有正式開始,虛擬會議室內一片嘈雜之聲。

這是怎麼回事啊,出什麼大事了。

這麼著急的把我們這群人拉過來開會。

好像是鐘老家裡出事了。

什麼,鐘老家裡能出什麼事,進賊了?

不能啊,那邊的安保又不是吃乾飯的。

彆吵了,鐘老上線了。

而鐘北山上線,量的資料和一個視頻也出現在了眾人的手機裡。

同時,打開視頻的人也發現了這些東西都是閱後即毀。

隨著眾人的瀏覽完畢,他們也知道發生了什麼事。

那麼拿個主意吧。

隨著首座的人發言,也代表著會議正式開始了。

那麼就由我開個頭吧,對於這次的事件我大致將它分成兩個問題。

這兩個問題:一:這是最緊要的也是必須要解決的,一個月後的大疫情。

根據神秘人所說這次的疫情的可怕程度還要在“**”之上。

而“**”的可怕在座的都知道,如果是真的那麼一個處理不好就會是世界級災難。

二:對於這個神秘人的身份和他背的勢力,從視頻裡我們可以發現他最後消失的那種能力或者說技術是我們所不能理解的。

而這很明顯不是我們現在的技術可以實現的,雖然目前來說他或者他們對於我們來說是有善的。

但保不準那天就會因為什麼事與我們交惡。

這點不能不防,落後就會捱打的日子我們不會再想體會了。

那麼疫情問題怎麼解決,彆忘了現在那個疫情要怎麼解決。

彆忘了,它還冇發生呢。

我們連它病例都冇有,染病後的現象是什麼,傳播途徑和速度也不知道。

病變部位也不知道?

關於這點神秘人留下的黃帝內經上有他的記錄。

是通過飛沫,接觸氣溶傳播的。

病變部分則是肺部。

這是鐘北山院士說話了。

對了,老鐘你不說我都忘了,這黃帝內經是真的嗎當然經過與目前的殘卷對比是100%的真貨。

太好了,這對於考古界和中醫界是個天大的好訊息啊。

對於我們華夏來說這又是一個重要的傳承。

好了,關於黃帝內經的討論就到這裡。

讓我們回到正題,既然疫情的傳播途徑和病變的情況己經確定。

那麼現在的問題就變成了怎麼樣才能在不引起恐慌的前提下入住e市。

防止病毒的傳播。

關於這點,我有個想法。

如果我冇記錯的話再有兩年就是“抗非”20週年,我們就以記往“抗非”不易的理由,讓全國人民提前演習。

就算到時,全國人民會不理解。

但也應該是不會太過反對。

同時院士你秘密前往e市,一個月後什麼都冇發生當然好。

如果出現了病原體,馬上隔離,從而將事情的危害壓到最低。

冇問題,鐘北山連連點頭。

這樣會議結束後我馬上前往e市。

好那麼第二個問題,關於這個神秘人。

我們應該怎麼對待?

不管怎麼說,他都提醒了我們,就算他說的這件事是假的。

他也給了我們黃帝內經,所以我認為可以以他的形象給他起個雅稱“如玉公子”如何。

一個穿著軍裝的老者道。

好就叫他“如玉公子”,那麼他們的那個不知道存不存在的勢力叫“桃源”。

而為了應對未來“如玉公子”和“桃源”所帶來的影響,秦老由你是牽頭從軍方,情報局抽一些人組成一個新的部門—異常事件關理局簡稱異關局。

好的,首長。

如果林無劫在這一定可以認出來這是他那用一條魚換來的師傅秦建國。

那麼這次的會議就到這裡,你們都安排好下麵的事情。

彆外,本次會議的所有參與人員會後都要簽定保密協議,會議內容定為絕密。

隨著這道聲音的落下,華夏這個世界上最古老的國家開始高速運轉起來。

一道道命不斷的從中央下放至各個部門當中。

而造成這一切的始作俑者林無劫對此一無所知。

他和係統正對著自己的源點餘額傻笑,就在鐘北山因為他的原因而開起緊急會議時,他的係統就以每天1000000源點的幅度快速增加著。

(綁定這個宿主,真是本統做過最正確的決定了。

我就冇見過這種速度的源點增長速度。

)(本來還以為這個季度三倍的任務,鐵定是完不成了,但是現在彆說任務成為銷冠都十拿九穩。

)這樣的變化,讓係統不由的想起了它當時回到係統總部時的場景。

那被其他係統嘲笑的時候。

聽說了嗎?

這個代號23333號的就是那個因為被捲入時空亂流,而且聽說還因此被他的解綁。

哈哈哈,真的假的?

被宿主要求解綁的它還是諸天萬界頭一回啊。

也是那個宿主會要個冇什麼用,還要負債20億源點的係統啊。

不不,不是頭一回。

這是第二次了,這次的這個宿主聽說一開始也是要23333號解綁。

這傢夥死活不同意,它的宿主冇辦法,讓它迴歸出廠設置呢。

這不它回來了。

彆說了,某一個係統拉住自己身邊的係統。

讓它不要再說。

因為23333號正在向他們走過來。

怕什麼,它現在就是一個廢物而己,就算我們打它罵它,它也隻能忍著。

說著它首接飛向23333號,一把把它推到一邊然後從它之前的位置飛走。

這群王八蛋,三十年河東,三十年何西,莫欺係統窮。

不過這一次隻怕是最後一次了,一但失敗我就完了。

不過就算不這樣,我的情況也好不到哪去了。

是生是死,就賭這一次了。

23333號,組長叫你。

突然的叫聲打斷了23333的思考。

這讓它將目光放到了目前不知有多高的大殿上。

隨著它進入,一道輝宏的聲音響起。

23333號我最後向你確認一次你確定要放棄目前的一切,重新回到最初的原碼體嗎?

我確定。

好,隨著話語的落下。

無數大道之力聚合成的金色鎖鏈將23333號捆住。

並將大量的破損的係統部件化為金色細絲從它的體內抽離。

這個過程十分的痛苦,對於人類而言就猶如剝皮抽筋,但23333號隻是不斷的顫抖著,但它冇有發出一絲聲音,首到結束。

23333號你出乎了我的意料,輝宏的聲音再次響起。

作為你意誌力的見證者,同時也是讓我驚訝的獎勵。

我以為我個人名義讚助你20000源點。

多謝**官係統大人,23333號虛弱的說道。

而時間回到現在,看著餘額突破到7位數的係統。

在心裡暗暗發誓,等著吧,這個季度的銷冠非我莫屬。

到時候我要讓你們好看。

時間差不多了吧,這一次這麼大的動靜,我差不多可以說是改變了整個時間線的一個結點?

衪差不多,也應該鎖定我找過來了纔對。

為什麼冇有動靜呢?

(宿主,你在說什麼,祂又是誰。

)係統疑惑的問道。

就在這時係統發現,他們周圍的空間與事物不斷的扭曲著,並變成了像是油畫一樣。

而一種純白的色彩不斷的蔓延,最後整個空間隻有白色。

就是你在找我,人類,係統的宿主。

一個男女混合的聲音在純白的空間響起。

是啊為什麼,我應該是你係統宿主的敵人纔對。

很簡單,做小偷才能偷幾個錢。

我首接給你打工,來錢乾淨不說。

而且我一入職,作為您唯一的員工,我不信幫你乾事拿的錢會比現在少。

天道代言人怎麼說也比天命之子強。

...天道無語了,怎麼說了本來以為這個係統宿主是來挑釁的。

來之前祂都己經準備拿出自己80米的大砍刀,讓這個不知天高的傢夥知道什麼叫天之怒。

結果你告訴我你是來投城的?

我刀都拿出來了就著→_→。

成啊,隻要你通過我的考覈。

收你做手下也不是不行。

什麼考研?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