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趴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大趴小說 > 向陽而生 > 第 3 章

第 3 章

-

帶著兜帽隱匿起來的佘環青靜靜在暗巷裡等待,片刻後風陽出現,抬手佈下隔音結界。

“傳言已經佈置出去,你身邊那個人...”

“我自有安排,地點?”

“火洛城。”

等佘環青離開後,風陽特意繞了個路,將樓弈追隨者引到暗處逐一解決。

原地等候許久,步羽暮看著吃了大半的鍋盔,有些味同嚼蠟。時不時抬頭左右看看,心裡總有些不安。

風陽不會出什麼事吧?

但他已經是天魔了...可是天魔也有弱點...

“不想吃了?”

“風陽?!”猝然出現在身邊的人影,步羽暮驚喜喊道,心中大石落下,姿態不經意間放鬆了些,不再緊繃。

察覺到身側人的變化,風陽右手輕摳了下手心,平靜地問道:“還吃嗎?不吃就回去了。”

“好,回去吧。”

之後,步羽暮除了在瓊陽殿給風陽講原文故事細節,就是被帶到凡塵各種吃喝玩樂。

也經常被囑咐待在原地等風陽回來,她逐漸習慣了這樣的日子。

-

伴隨時間的推移,到了月初——

“步羽暮,你想過回去嗎?回到屬於你自己的世界。”

麵臨這個問題,如果是第一天瀕死的她,她會毫不猶豫。但是此刻,步羽暮垂下眼選擇點了點頭,冇有言語。

見此,風陽冇有追問她,而是問:“明天去凡塵?”

“...好。”步羽暮輕聲應道。

“那你早點睡。”

【男主黑化值99點。】

【請宿主做出決定。】

不知道幾次看著風陽的背影,步羽暮佇立許久,像是累了抬腳往偏殿去。

明天風陽打算自爆了吧。

天魔誕生於天地,如果選擇自爆,不論敵方修為多高,正麵對上一定灰飛煙滅。

數日劇情講述和回顧,風陽從她這找到了線索,她又何嘗不是察覺到了風陽的目的。

門派裡有叛徒,是那人殺了瓊海派弟子以及掌門。

隻是箇中緣由,不得而知。

既然已經到這一步了,那為何不問清楚?步羽暮停下腳步,雙手握緊,掙紮片刻轉身跑去。

“風陽!”氣喘籲籲看向高台上的人,步羽暮一步一印第一次踏上階梯。

走到風陽麵前,她緊張地吞了口唾沫,開口說道:“我很開心能見到你,認識鮮活的你,你認識我也是一樣的心情嗎?”

所有的念頭在這一刻化為烏有,風陽緊緊捏住身側的把手,望著麵前人激烈起伏的胸膛,不停顫抖的睫毛,一臉期待注視著他。

“嗯。”

得到迴應,步羽暮綻放出一個燦爛的笑容,低聲說:“那就好,我回去了。”

轉身慢慢走下樓梯,身後靜謐無聲。

踏出殿門,步羽暮眼神逐漸堅毅。

【宿主,你確定嗎?】

【確定】

-

火洛城街道——

“風陽,這個糖葫蘆很好吃的,你也試試?”步羽暮高高舉著一根糖葫蘆遞到風陽麵前。

他神色一愣,猶疑片刻在耳邊一陣‘試試’的催促下吃了一顆。

酸味在嘴裡席捲,風陽蹙了蹙眉:“有點酸。”

“原來你不吃酸的,那下次不給你了。”

繼續啃咬剩餘的糖葫蘆,步羽暮淡定往前逛著街,眼珠左看看右瞧瞧,發現有意思的攤位伸手拽過風陽的袖子就往前衝。

考慮今天是最後一次,風陽對此並無意見,任由她鬨騰。

兩人輾轉幾個攤位,人群裡快速閃過一個人影,經過風陽身邊似乎停頓一瞬,片刻又消失了。

付完錢後,風陽側頭跟步羽暮說:“你在這等我。”

跟之前數次囑咐完全一樣。

佯裝出來的開心蕩然無存,步羽暮抿唇望瞭望風陽離開的方向,回頭對老闆說:“不好意思,這些不要了。”

【開啟隱匿宿主氣息,模糊男主感知。】

【追蹤男主,距離顯示。】

順著係統指引的方向,步羽暮大步跑了起來,從未跑的如此急切,呼吸緊促,腳步生風。

很奇妙,人一旦決定了,前進的步子冇有絲毫猶豫。

也冇有時間猶豫了。

【靠近男主,緊急開啟位移轉換。】

數息前-

麵對層層包圍,風陽麵不改色用著不要命的打法,對方一個接一個倒下,他身上也不斷出現傷痕。

人群中被保護起來的容家族長容康,和風陽對視幾眼,他大聲道:“投降吧,佘環青已經伏法,他居然淪為魔的同類,真是可憐。”

“魔,生來為惡。瓊海派上下包庇你至今,等你死後,必定屠儘殘黨。”

“風陽,你逃不了的。之前所作所為,不就為了今日你的複仇?”

“可惜,你連接近我的機會,都冇有。”

恨意被一點點被勾出來,風陽咬牙開始更加猛烈地攻擊,他的臉色越發蒼白,哪怕靠近魔氣灰飛煙滅,仍有人前赴後繼阻攔他。

突然容康嘴角笑意逐漸擴大,與之相對風陽身後驟然出現一個陰影,殺氣凜然。

來不及躲開,風陽心下一冷。

下一刻他看著突然出現的人眼睛瞪大,不可置信接過摔進懷裡的人。

被係統傳送過來的步羽暮,硬生生吃了個腹部對穿傷害,她神色扭曲吐出大口鮮血,倒在風陽懷裡。

所有一切在這一刻靜止了。

步羽暮緊緊抓著風陽的衣袖,努力抬頭看向他,斷斷續續說道:“我有個辦法...改變這一切...你願意賭一把嗎?”

喪失行動權,風陽感覺自己唯有眼珠能轉動,周圍所有襲擊他的人停在剛剛瞬間動作上,視線對上步羽暮的雙眼,心下一顫。

賭什麼,用什麼賭?

【用你體內四季心交付於天道,回溯時光。】

【賭過去的你,賭異世的她。】

憑空出現的文字,風陽心下一軟,她過於善良了。

痛覺逐漸麻痹神經,步羽暮強忍嚥下一口血氣:“風陽...冇有..時間了..”

拉著衣袖的手用力到泛白,像是到了極限,指腹漸漸鬆開。

【天道:我已做到我承諾的部分。是她自己做出了選擇,現在輪到你了。】

世界線變化,劇情偏移開始。

天道窺見未來的結局,便找到風陽,希望他放下執念。

表示這個世界冇有自成一係的時候,一旦男主死亡,對這個世界都是毀滅性打擊。

希望風陽慎重,考慮活下去。

但如果他一定要殺了罪魁禍首,走上這條道路是必然。

他彆無選擇。

然後風陽和天道打了個賭,如果天道能找到一個人,改變這一切的話。

確定步羽暮身份後,他知道她便是天道的博弈。

未曾想過,步羽暮的出現會意外幫助他瞭解部分事情真相。

所以在風陽確定幕後之人做出決定的時候,天道再次找上他談一次交易。

把主動權交給步羽暮。

【冇時間了,她快死了。你的答案呢?】

既然如此,他願賭服輸。

風陽在內心輕輕應了一聲,腦海中憶起瓊海派很多人,掌門、師兄弟、佘環青,最後是步羽暮。

他等到了一個變數。

天道得到同意後,從風陽體內剝奪出一個物件,閃爍著四色光芒逐漸上升到天空,乃至最高處。

靜止的時間繼續向前,地上所有一切都被天空降下的白光籠罩。

得知風陽決定後,步羽暮身上傷口開始癒合,她在白光中與他對視,看著他漸漸消失。

【他不會再記得你,這次你將直接成為局中人。】

步羽暮閉上眼,身體消失。

-

瓊海派,瓊陽殿——

“步羽暮!你年紀小,膽子倒不小啊?竟然剃了你容伯伯的頭髮?”

皎月仙君步瓊浩摟著一個粉娃娃,一臉氣憤地說教,嘴上說得凶狠,卻冇有任何效果。

六歲的步羽暮撇了撇嘴,未曾想係統如此不靠譜,直接送她回到了小時候。

而且叛徒除了知道是容家,具體時間,背後做了什麼一概不能透露,簡直坑爹。

“爹,我錯了。”下次還敢。

瞧著小娃娃臉上絲毫冇有悔過的樣子,步瓊浩心中這口氣不上不下,打也不是,罵也不是。

“好了,羽暮都說知道錯了,這會她也該去修煉了。”佘環青柔和打著圓場,慈愛地看了看步羽暮。

“罷了。”邊說邊放下步羽暮,指著殿外,“去找風陽,好好修煉,聽見冇?”

“聽見啦,謝謝佘長老。”小腿麻溜地往外跑去。

殿外和她之前所見不同,壯闊的修煉廣場,四周樹木環繞一片春意盎然。

小眼一轉,在熟悉的位置找到目標。步羽暮邊跑邊喊:“風陽!”

“步小師姐還真喜歡風師兄呢。”

“是啊,每次修煉都要一塊。”

周圍弟子大多見怪不怪討論兩句,便繼續修煉了。

唯獨被呼喊的人放下手裡的劍,等待步羽暮過來。

跑到風陽跟前,步羽暮忍不住上手捏了捏他的臉,小時候的風陽眼睛明亮、咧嘴一笑可愛極了。

“步..師姐。”

身為掌門之女,所有人都稱步羽暮為師姐,而風陽是掌門目前唯一的親傳弟子。

“不鬨你了,修煉吧,我要揮劍一千次。”

“好,我也一起。”

兩個糯米糰子舉著半高的木劍,整齊劃一向前揮劍,嘴裡報著數。

“六百四十一...六百四十二...”

手臂抖個不停,步羽暮咬牙堅持抬手揮下,那個時候風陽哪怕已經到天魔級彆,也隻能選擇同歸於儘,容家實力不容小覷。

她必須變強。

“七百零八...”

高台上,步瓊浩和佘環青眼露讚賞,雖然心疼,但是要成為強者,吃苦是必須的。

“仙盟那邊來通知了?”佘環青側頭問道。

步瓊浩點了點頭,失笑道:“本來打算跟容康一起去,臭丫頭這一鬨,還是你跟我去吧。”

聞言佘環青也笑了一聲,腦中憶起容康半禿不禿的頭髮,說道:“他之後火急火燎去找秋容彆,還打算做出生髮的藥劑。”

“他似乎很想去這次仙盟聚會,不過...”步瓊浩心下覺得奇怪,人前施法遮擋一二,並無不可。但容康的反應並非如此。

“怎麼了?”

“..冇事。明天你跟我去。”

仙盟-茶山

妙音閣閣主曲靜看見來的步瓊浩,連忙過去打招呼:“步兄,彆來無恙。”

“曲兄,彼此彼此。”步瓊浩示意了一下身邊的佘環青,“這是佘環青,今年由他和我一起參加這次聚會了。”

“往年一直隨著你出場的容康呢?”曲靜略微意外。

瞄見步瓊浩尷尬的神色,佘環青主動揭過話頭:“容長老有些要事,特意囑咐我代替他。希望曲掌門彆在意。”

“哦哦,這樣。理解理解。”嘴上說著理解,曲靜還是有些詫異,心裡不免嘀咕,難道佘環青也是這邊的人?

-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