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趴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大趴小說 > 羊狼渡 > 第4章 騎羊昇仙

第4章 騎羊昇仙

冥府幽幽明火的包裹下,淡上了一絲看破生死的孤獨感,有無常提著鎖鏈,拉著凡人的魂魄,對著那萬重地獄,向那人嗬道:“今生罪孽今生償,早知如此,何苦將那惡事做得不留餘地。”。

亦有位孟婆,手裡端著青花瓷碗,對著個孩童,勸著“黃泉路上無老少,喝過之後,你便可重新活過”。

判官手拿生死簿,對著台下的凡夫俗子道一句“冥王讓你三更死,怎可留你到五更”。

一句俗話,似戲文中的說辭,而冥王台下,早己經是泣不成聲。

冥府就是如此的淒淒怨怨,鬼是過來人,人是將來鬼。

過來人與將來鬼之間,癡男怨女,愛恨彆離,若是立在那奈何橋頭,一念之,傷悲之。

所以說,但凡懂幾分人間紅塵的神仙,無人願意踏足此處。

而仙人雖知,卻也逼不得己的來了。

而且來了不止一趟。

忙完手頭的事,執筆判官遂而又是賠笑著走至仙人處“臨江仙所托之事小人必當查個明白”,說完咬破自己的手指,兩三滴血落至生死冊上,生死簿發出微光,泛黃的紙張自動翻轉,不出片刻,便有了結果。

仙人品了口手頭的茶水,看判官捧著生死簿走到仙人跟前“查出來了,查出來了,這一世他托生在一戶姓馮的農家院落裡”。

仙人一聽,就知道這一世投的肯定不是什麼正經東西,基於前兩次的經驗,他翹了根二郎腿,道:“判官,你就莫要賣關子了,你說吧,這一世,他又投成了個什麼稀罕相?”。

判官擦了把汗,小心道:“這生死簿上寫著,這一世此人托生成一頭羊,申酉年醜時降生”。

嘿,果然不出所料。

仙人問:“不知這戶馮姓人家的院落坐落於何處?”。

判官答:“京城東南角的霜落村,這村子前前後後,裡裡外外也就十來戶人家,馮家就是進村後的第一家戶”。

仙人道了聲謝,欲要去此處尋這隻羊。

判官躬身提醒了句“臨江仙,您得快著些去,生死簿上有寫,這隻羊大限將至,明日就要被他的主人給宰殺了!”。

再次抬起頭來,仙人己經飛得不見了蹤影。

不知道的,準會以為哪吒三太子的風火輪換了主子呢。

仙人來到霜落村,己是夜半時分。

看似星辰不語,萬籟皆寂,狗不叫,雞不鳴。

實則隔壁的老貓臥在彆家的房頂上唸經,梁上的蜘蛛倒掛在自家的旮旯角兒**。

此乃眾生太平之相,仙人感慨一聲,於是隱去了身形。

鑽進了姓馮人家的院落裡。

馮家的主人正在炕上睡的正酣,打出的呼嚕令院內吃草的老牛長長呼了三口粗氣。

判官嘴裡所說的那隻羊就靠西麵臥著。

一副心事重重的樣子。

仙人站在那隻羊的麵前,設法讓羊看見自己,突然眼前冒出一個人來,將羊嚇了一大跳。

羊咩咩叫了兩聲,驚擾了不遠處正在吃草的老牛,老牛哞哞也迴應了兩聲,好似在說“彆打擾老子吃乾草!”。

羊不叫了。

這羊看得見仙人卻認不得仙人,他歎口氣,道:“想你一心想要成仙,如今這副模樣,即使神仙站在你麵前,你也不識得我就是神仙了”。

仙人心道,絕不可讓這羊明日去見了冥王,須得想出個辦法,否則幾世尋來,他豈不是功虧一簣。

仙人蹲下身,摸了兩把那羊的腦袋,順帶拾起手頭邊的乾草,引誘道:“你乖些,跟著神仙有草吃”。

不知是不是因為乾草可口,還是冥冥註定他就要跟著臨江仙走。

此羊表現的頗為配合,首起身子便跟著仙人走了。

仙人這一招順手牽羊,用的極妙,成功將羊帶出了馮家院落。

話又說回來,他是度仙,專管度化眾生之事,可不是夜半三更跑到凡間來偷羊的賊,成功牽出羊後,他順手拾起地上的三顆石子,點石成金,置在了馮家的臥房門口。

繼而兒回過身,對那隻羊道:“托你的福,我也算是做了它一回梁上君子”。

翌日,馮家主人起身推門瞬間,三錠金子明晃晃的睡在腳邊,險些亮瞎了他的眼。

他拾起金子,用手掂,用牙咬,曉得那是貨真價實的金子後,慌忙跪在地上,嘴裡唸叨了無數聲“阿彌陀佛”。

之後,起身去給自己的牛羊喂草,哪裡料到圈裡的羊早己不見了蹤影,隻剩下老牛獨守空閨。

唏噓兮,羊與金子不可兼得兮。

青山綠水間,仙人將羊帶到了一處潺潺流水之畔,仙人先施了道法,將從老君處討來的仙丹逼入了羊的體內,羊得了仙丹,隻覺周身神朗氣清,往事一幕幕浮現在眼前。

有做皇帝時的身不由己,有做梁子時的孤獨無依,還有做瘋子時的無可奈何。

想著想著,一聲羊叫不由發出。

仙人抿唇一笑,他指尖置於羊的眉心處,蜻蜓點水一點,嘴中吐了個“變”字,那羊便化作素衣公子,立在河畔,宛若一朵山間的杜若,不摻雜半分人間的煙火之氣。

皇帝跪拜,叩謝仙人度化之恩。

仙人問他:“前塵往事,你可都儘數記起?”。

皇帝作答:“記起來了,往日是我太糊塗,隻願今後一心向道,為自己的過去做些彌補”。

仙人說:“你曉得便好”。

皇帝再拜:“謝臨江仙再造之恩”。

仙人說:“你贖了三世罪孽,第一世,你變成荒屋房梁,受了幾十年的雨打風吹,第二世,你又做了瘋子,飽受了幾十年的人間疾苦,而第三世,你托生做羊,嘗得了世態炎涼。

你所受種種,如今總算償還了之前的罪孽,從今往後,你儘可換一副身姿,重新活過”。

皇帝問:“如何纔算重新活過?”。

仙人未首言答他,隻問他:“你當下可有名字?”。

皇帝立即道:“有的,褚赦”。

那是他做皇帝時的凡名。

仙人搖搖頭,對他道:“再想想”。

他仔細思量片刻,轉而恍然大悟,他躬身拜道:“求臨江仙賜名”。

仙人點點頭:“名字左不過是一個稱呼罷了,我看你投生在馮家做羊,以後便喚作馮暘可好?”。

“馮暘謝過仙人點化之恩”。

清風一陣,落花幾朵,隨風入流,且話且歌。

臨江仙問:“當初我說過要問你一個問題,現在該到我問的時候了”。

馮暘恭敬道:“還請臨江仙發問”“若渡爾成為一渡仙,爾今後該如何自處?”。

馮暘原地踱了幾步,答:“儘得本分,以己渡人”。

臨江仙腳下生出仙雲幾朵,笑道:“好個以己度人,時辰不早了,這便隨我入天宮一起麵見天帝吧”。

馮暘聞得此話,驅動念力,化身成羊。

對著仙人“咩”了一聲。

仙人知他心意,於是以他為坐騎,騎著他上天去了。

看著腳下山川漸遠,白雲飛逝,馮暘深覺過往種種,富貴也好,權利也罷,好也罷,壞也罷,好好壞壞,都如同浮華一夢,權作虛化。

淩霄大殿上,天帝倒是應得十分痛快,“天宮十二生肖裡本來就缺羊的位置,這便封你做個羊君,以後跟著臨江仙,多學些天上人間的度化之事吧”。

馮暘照例謝過天帝。

於是乎,馮暘名正言順成了羊君。

因著是臨江仙的徒弟,仙居什麼的雜事也就由臨江仙一手包辦了。

仙人住在玉虛宮,裡麵一座大殿加幾座偏殿。

大殿裡麪點珠墜玉,琉璃盞燈花,琳琅紫硃砂。

壁畫雕琢的是孔雀大明王菩薩仙羽加身,背馱著一朵小蓮花,菩提下十八羅漢恭敬相迎,西方極樂光芒萬丈。

仙人說:“我不常上來,因而我的仙居總是空著,那裡的各殿你任選一處便可”。

“是”。

“還有,那殿裡寬敞,你若覺得無趣,也可養些花鳥魚蟲解解悶”。

“是”。

“你剛上來,不曉得天宮規矩也是常理,以後若是遇見和善的神仙,打兩聲招呼也就可以了。

若是遇見不和善的神仙,腿腳勤快些,跑開也就了事了”。

“這……”。

嘮嘮叨叨,唸叨了好幾個時辰,仙人有些疲倦。

他對馮暘講:“雖說玉虛宮也是我的仙居,但我己經習慣久居蓬萊了,若無其他事,還是要下去的,方纔我說的你可都記下了”。

馮暘點了點頭,想到自己剛做羊君,對天宮之事不怎麼熟悉,又搖了搖頭。

仙人說:“記不記得下都不打緊,三界之內的神仙冇有大萬,也有小萬之多,眾仙家各有各的活法,若不觸犯天條,你便儘可能的多去探尋自己的活法,不必有所拘束”。

“這句你可記下了”。

馮暘點頭作是。

仙人交待完,拍拍屁股這便要下凡,馮暘恭敬相送。

行至南天門,太上老君喚住了仙人,道:“臨江仙呐,這年頭兒,誰做神仙不得挨那幾道雷劈,你現如今騎一隻羊上來,度他做個羊君,那雷劫你打算要他如何?”。

仙人歎了口氣:“說來此事當怨我,本來該是第二世時,我就該將他度化了的,誰料到自己竟因為兩杯酒誤了事,這下平白讓他多過了第三世,這才成了隻羊”。

“這讓我如何忍心看他在受雷劫”。

仙人感歎道。

老君道:“即使他不受雷劫,遲早也有彆的劫在等著他,早受晚受,都是逃不過的”。

仙人說:“我自然曉得”。

話至此處,有仙童傳話給太上老君,說天帝傳喚,讓他快著些去。

老君隻匆忙給仙人撂下一句話:“臨江仙,你記著,這羊君啊,命裡終是差一劫啊”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