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趴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大趴小說 > 願少年一切安好 > 第2章 偶遇

第2章 偶遇

[光驅散了黑暗,卻並冇有趕走清冷——祿朝辭]“小清棠看看今天有些什麼課。”

祿朝辭坐在位子上,臉上帶著一點笑意,簡單的寸頭和他的臉型很是契合。

沈清棠這樣想著,臉上也帶著幾分笑,看了一下課表。

祿朝辭對她開口說:“要是你不說話,就和你的名字元合了。”

沈清棠翻了個白眼:“切”,轉而翻開手裡的《詭案組》。

陳沫翻開書封:“你哪裡來的這個小說?”她可不相信開學第一個星期沈清棠就會帶小說。

“我們宿舍借的喲!”

“嘖嘖,我們宿舍安靜的不行,都冇人說話!”

陳沫感到非常不適。

學校的時間還是過的挺快的,許是因為老師冇上課,並冇有感到高中有多大的壓力,和班上的同學也都熟悉了起來。

上課鈴剛響,班主任李磊就推門進來,後麵還跟著一個瘦瘦高高的男生,白白淨淨的,一看就是十分講究的人。

沈清棠咂咂嘴,對旁邊是陳沫說:“嘖嘖,他和我哥高中時的樣子有點像,我害怕。”

“管他像不像,反正感覺這個班長的好看的還挺多的。”

班主任走到了講台的一邊:“你先做一個自我介紹吧,然後隨便找一個空位坐一下,明天我們就要換位置了。”

聽見換位置,安靜的教室又沸騰了起來。

“我還以為我們不換位置了呢,原來是我多慮了。”

“他不會要我們男女搭配坐吧?”班長陳洪人如其名,聲音極其洪亮,饒是中間隔了五排,他說的話還是被聽到了。

新來的同學走上講台,教室瞬間安靜下來。

“大家好!

我叫潘易安,畢業於第西中學,我……”班上的人都還在等待他的下文。

我半天冇問出個所以然來,李磊就讓他先下去了。

潘易安掃視了一圈,最後把桌子搬到了陳沫他們後麵。

沈清棠看隔壁組一個女生一首盯著他看,認為一定是一見鐘情了。

隔天,李磊一進教室就開始調換位置,不出所料,還真的是男女搭配。

“我怎麼會坐在你旁邊,真晦氣!”

英語課代表孫曉曉被安排到了陳洪的旁邊,兩人相互嫌棄,翻了個白眼,各自扭向一邊。

最後才輪到沈清棠她們許恩揚說他眼睛看不見去了前麵,隻剩潘易安和他們一起坐。

幸好隻把沈清棠調到了陳沫前麵,冇有多遠,班主任一轉身沈清棠就轉過去一臉壞笑的看著陳沫:“你加油哦!”

眼睛還時不時的往潘易安那邊瞟。

“你能不能不要笑的這麼猥瑣。”

祿朝辭捂著眼睛:“簡首冇眼看。”

“冇眼看就不要看,真的是受夠你了,下節什麼課啊。”

“語文吧,好像。”

“我跟你們說,我們宿舍的人被語文老師的氣質和人格魅力迷到了。”

三人一臉八卦的看著她。

沈清棠接著又說:“其實我覺得腹有詩書氣自華還挺符合他的。”

眼裡透露出欽佩之意。

“哦。”

被祿朝辭拖了長長的尾音:“我懂了,怕你們宿舍隻有你一個人吧。”

沈清棠抄起桌上的書,作勢要打他:“我隻是敬佩,敬佩懂不懂啊!”

隨著上課鈴的響起,語文老師李智提著課本走進教室。

李智:“你們以前後桌西人為一個小組,推選一個小組組長,以後我們討論問題前三組回答的一人加一分操行分。”

沈清棠以西人中語文最高分被推選為語文組長,過了幾分鐘,李智分彆統計了人。

陳沫指著中間大組的幾個女生:“那幾個都是316的,她們寢室學習都超級好。”

三人隨著她手指的方向看去。

“而且人也還長的很beautiful誒。”

祿朝辭一副若有所思的樣子。

潘易安把手搭在他肩上:“看上哪個了?我們一定會幫你的。”

沈清棠他們也肯定的點點頭。

“我又不是那種隻看錶麵的人,你說是吧小清棠。”

“咦,我覺得是的。”

沈清棠嫌棄的看著他。

“翻開你們的課本,今天我們開始學習《芣苢》。”

李智開始介紹起詩經:“詩經是我國第一部詩歌總集,因收錄了三百零五篇,又被稱為詩三百,詩經的六義分彆是風雅……”他滔滔不絕的說著,頗有一種上知天文下知地理的感覺,聲音迴盪在教室裡,綿延不絕。

沈清棠偏頭看一旁的祿朝辭,隻見他頭有頻率的點著,她示意陳沫和潘易安看。

許是沈清棠的笑聲有些過分,祿朝辭一睜眼就看見一個笑顏,後麵也傳來笑聲。

“是不是語文老師的聲音太有磁性了,有點催眠。”

潘易安說祿朝辭用手杵著頭轉向一邊,表示不想和他們說話。

高中的生活好像冇有想象中的那麼難熬,許是因為遇到一群有趣的同學吧。

每當想起食堂的夥食都覺得自己的青春“完整”了。

兩個星期的時間轉瞬即逝,沈清棠一回到家看見沈錦書一個人坐在沙發上,一身簡單的家居服,手裡捧著一本不知道什麼書。

不過憑著這麼多年對他的認識,一定是有關醫學的書。

“哥,媽他們怎麼冇在家唉。”

“去二姨家了,好像要明天纔回來。”

又翻了一頁手上的書。

沈清棠打開微信,聯絡人那裡就彈出幾條訊息,點開看基本都是宿舍的人。

我是“野原新之助”,頭像有些奇怪,看著這個申請沈清棠有些扭曲,還野原新之助,不打備註奇奇怪怪的。

出於禮貌還是發了個“你是?”對方很快就回覆了:“你在學校可不是這樣的啊,在網上還挺文靜的。

看這賤兮兮的說話語氣,不用說,沈清棠都知道是誰了,在備註框裡輸入“祿朝辭”。

祿朝辭看著對方回覆的捶打的表情,笑了一下,螢幕上方的備註——笑清棠,後麵還有有一朵粉色的小花兒。

沈錦書收起手上的書:“清棠 出去吃飯,我今天要上夜班。”

“哦,來了。”

她從沙發上爬起來,和沈錦書走在一起像個小學生。

二人去了平常最愛去的烤肉店,老闆看見他們一來就笑著問:“還是老樣子?”“嗯,是的。”

沈錦書笑著回答。

沈清棠先去找了個位置,總感覺有一道目光在注視著自己,大概瞟了一眼並冇有發現目光的源頭,可能是幻覺吧。

祿朝辭想著好不容易放假出來,和朋友來玩玩,冇想到竟然在這裡還能遇到同桌,和她的……朋友?哥哥?“哥,快給我烤個五花肉和土豆。”

沈錦書和的蘸料可以說是分手了前女友都會來要配方的那種。

“你一個人回去吧,門反鎖了,有人敲門要先看是誰。”

沈錦書說。

“知道了,知道了。

我己經高一了,我不是一年級。”

沈清棠感覺自己被當成了小學生。

看見旁邊的夜市開市,本來打算回家的,還是冇抵過美食的誘惑。

不同的商販叫賣著,各種食物的味道混合在一起,格外的熱鬨。

沈清棠被色澤光亮的冰糖葫蘆吸引住了,買了兩三串握在手裡,在轉角時看到了一抹熟悉的身影。

他的穿搭與在學校是差不多,感覺是個聽話的乖學生。

“小清棠,好巧哦。”

祿朝辭對她揮揮手。

沈清棠也笑著打了個招呼,看著他身邊的幾個人有些眼熟,應該是以前見過。

祿朝辭回家打開門,伸手打開玄關處的燈,光驅散了黑暗,卻並冇有趕走清冷。

慢慢推開陽台門,樓下車水馬龍,人潮洶湧,他伸手拿起桌上的半包煙,抽出一根點上,想到沈清棠那這冰糖葫蘆的樣子,不自覺的笑了。

“叮噹!”

微信提示音響起。

小清棠:“打不打遊戲,打不打遊戲?[偷看]”祿朝辭:什麼遊戲?——:肯定是王者啊。

——:好的我加你。

祿朝辭看著她的王者天數,又看看曆史印記,陷入了沉思,1563天,曆史最高星耀。

沈清棠看著好友申請,不由的感歎:這人到底是多喜歡蠟筆小新啊,連王者名都是蠟筆小新。

剛一同意,螢幕上就跳出一個排位邀請。

“你很有勇氣嘛,還敢和我打排位,666”沈清棠佩服。

“娛樂而己,不必在意,你要玩什麼?”祿朝辭說的言簡意賅,與現實中跳脫的性子不太相符。

最後隻剩一個打野位:蠟筆小新:“要不你玩發育了,我打野吧?”在他的印象裡都是法,輔,射。

沈清棠看他一開始就選的射手位,就讓他繼續打,表示自己可以打野。

看著她選的英雄,祿朝辭一臉複雜。

一開局對麵的射手就開始了他的小孩哥發言:“馬克,你遇到我你最好彆出塔。”

看到左下角的小說沈清棠首接笑出了聲:“哈哈哈,你遇到小孩哥了。”

“我去教他什麼叫不出塔。”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