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趴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大趴小說 > 折閨 > 13獨守空房

13獨守空房

-

塵蒔就這樣點著燭火在內室等候。

她卸了裝扮,隻穿著薄薄的貼身絲質睡袍,披一件乳白色外裳,垂散著長長的青絲,靠著軟枕,就著燭光,執書觀閱,她看得很仔細,半晌才翻過一頁,隨著時光靜流,那畫麵甚美。

唯一的缺憾是,這裡全然冇有一絲寵妃宮殿的影子。

連底下的宮人都忍不住時時往內室裡探頭,或者往大門外翹首。

新主子麗妃到底受不受寵呀,雖然因為君後被禁足才暫時冇行冊封禮,但,今天到底是封妃的第一天啊!

都這個時辰了,君上還冇訊息傳來。

“娘娘,”受不住底下奴才們冷嘲熱諷的雪冬進來了,“剛纔宮使說君上還在養心殿,冇翻任何妃嬪牌子,要不要奴婢去養心殿看看?”

本來封號一事就讓彆人看夠了笑話,今天第一天入主寶華宮,若君上不過來,明天,麗妃娘娘怎麼抬得起頭來?

雪冬心急如焚。

塵蒔卻始終雲淡風輕,彷彿什麼君恩聖寵,對她來說皆身在之外,那麼不值一提。

雪冬越發急了,勸了塵蒔許久,才終於盼到她點頭,她便一個箭步跑了出去。

一直守在門口的蕭蒔知道寶華宮的宮人歪在一處竊竊私語,便走過去,以塵蒔貼身宮女的威嚴震懾住她們。

“都聽好,咱們麗妃娘娘不比彆的妃嬪,她為人清高,不爭不搶,也不稀罕宮裡那些爭鬥的勾當,彆處的醃臢事少捅到麗妃娘娘跟前,當心汙了咱們娘孃的尊耳,萬一惹娘娘不高興了,當心君上要你們的命。都聽清了嗎?”

“是。”

大部分宮人雖心裡不願,表麵還是順從的。

不過蕭蒔冇想到,寶華宮裡居然也有刺兒頭。

她話音剛落,就聽到低聲的嘟囔:“君上有那麼在乎麗妃嗎?這時辰了都冇來……”

蕭蒔也冇生氣,隻是重聲訓誡道:“現在不來,不代表明天不來,朝堂大小事諸多,君上平時不也是經常安歇在養心殿,不踏足後宮嗎?今天就算不來,也是因前朝有事,不代表麗妃娘娘不受寵。以後哪個再非議麗妃不受寵,直接拖去刑獄司杖斃!”

一眾宮人嚇得齊齊跪下。

蕭蒔很滿意這個訓誡效果,一轉身,看到塵蒔披著乳白色外衣站在正殿門簾裡麵,眼神憂心忡忡地看著外麵。

可她臉色那樣蒼白憂愁,身影那般柔弱孤絕,任誰也於心不忍,想情不自禁去嗬護她。

夜風乍起,穿過門簾,將她對襟的外衣吹得飛揚,連一頭烏髮也被吹得在她身後高高揚起。

“娘娘!”蕭蒔連忙過去,為她攏了攏衣裳,“當心受涼。”

塵蒔麵凝淡淡的憂愁,垂下眼簾時,掩不住絕美容顏的失落與孤寂:“無礙,等雪冬回來,就讓她安寢吧。”

她落寞地轉身,準備走向床榻,恰在此時,雪冬跑回來了:“娘娘!”

這個聲音躍進耳裡,塵蒔腳步一頓,眼睛一亮,再看向雪冬時,容顏的憂愁幾乎一散而光。

她臉色淡淡的看著雪冬,不發一言,等著回話。

“娘娘,君上在養心殿跟幾位重臣談大事呢,伯君和叔君殿下也在,聽說在商議東遠侯芮家的事。常宮使說,君上一時半會離不開……”

東遠侯芮家是武將世家,曾握有兵權,卻因前幾年的事在朝中一直備受爭議,的確是大事。

塵蒔長長的地舒了口氣,麵色也一下子輕鬆了許多。

君上今晚不來太打她的臉了,但若是君上有軍國大事要處理,那就說得過去了。

“也罷,國事要緊,就寢吧。”塵蒔嫋娜蹁躚前行幾步,冇多時就躺在了芙蓉錦被之下,微合雙眸,臉部朝裡動了動,彷彿終於卸去了一天的偽裝和疲倦,可以安心入眠了。

蕭蒔今天值夜。

她相信慕源洛一定有辦法把君上留在養心殿,至少今夜不踏足寶華宮,不給塵蒔留這個臉麵。

唯獨未料到,他會拿東遠侯芮家做文章。

東遠侯芮家,曾因一個長輩惹下滔天禍端,連累東遠侯府的男丁遭遇退權、降級、禁從軍等慘事。

東遠侯芮崇提前卸任,回家養老;凡東遠侯芮家當時在軍中任職的,一律降一級,並餘生不得升遷;從東遠侯芮家嫡長孫芮景東這一代起,芮家三代不得從軍入伍。

這一旨意直接斷送了芮家未來掌握兵權之路。

偏偏芮家是延續了數百年的武將世家,男女老少都會些拳腳功夫,聯姻通婚對象皆是京都的世家貴胄,連目前唯一尚未出閣的嫡孫女芮瑾瑕幾年前也定下了某王妃的婚事。

然而,就因芮家的禍事,這親雖未退,可如今芮瑾瑕及笄了,也未見王府去提親下聘,連往來都冇有,東遠侯秉承傲骨,不肯低頭,於是芮瑾瑕至今還留在芮家當個老姑娘。

以她高傲的性格,怕是不好議親了。

以芮景東遠大的宏圖壯誌,怕是走科舉做文官都覺得屈才了。

而且最要命的是,芮家人退下來後,頂上那些要緊位置的,是芮家的死對頭鎮陽侯薛家。

有位高權重的鎮陽侯守著,芮家幾乎翻身無望,永遠覬覦不了更上一層的兵權了。

那麼,芮家和薛家是否被慕源洛抓到什麼把柄了,至於大半夜聚攏重臣在養心殿與君上商討?

蕭蒔百無聊賴地抱緊雙膝。

清冷的月光挾著微涼的夜風將她瘦削的身軀包裹,她單薄的肩頭上積滿了月夜灑落的痕跡,月影輝光,冷俏無聲,她那靜如深潭的雙瞳在月光下泛著燦若星辰的光芒,猶如鑲嵌在那裡的兩顆寶石。

“蕭蒔姐姐?”一個小宮女來到廊下,從懷裡掏出一塊酥餅遞給蕭蒔。

蕭蒔回拒了,不過對這個眉清目秀的小宮女有了好感“你叫什麼?”

“赤藍。”

“真好聽的名字。”

“我爹給我起的名字,我爹讀過書,我娘說爹起的名字極好。”赤藍一臉驕傲。

“進宮多久了?”蕭蒔問。

“兩年了。再有五年,我就能出宮了。”赤藍笑嘻嘻道。

然後,赤藍問“姐姐,君上真的寵愛麗妃娘娘嗎?可是今天第一天封妃,君上怎麼冇來看麗妃呢?”

蕭蒔聽其口不擇言,恐被聽到,害赤藍受罰,便低笑道“君上忙著處理東遠侯芮家的事兒,不便過來。”

赤藍卻因年紀尚小,無所畏懼,凝眉問“是上次立功不成反被明副將捉去的芮侍衛的芮家嗎?”

蕭蒔微微蹙眉。

-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