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趴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大趴小說 > 折閨 > 14慕源洛的勢力

14慕源洛的勢力

-

芮侍衛即正三品一等禦前侍衛,東遠侯世子芮梵。

蕭蒔有些不可思議地道“芮侍衛出了名的武藝高強,怎會被捉去?明副將又是哪個?”

赤藍見她不解,便娓娓道來“姐姐入宮時日短,自然不知內裡。那芮侍衛已經不是禦前侍衛了。”

“因何卸任的?”蕭蒔分明記得,禦前侍衛皆得時刻保持年輕力壯,最遲三十五歲就得移任旁職,及時換上新鮮血液,以保護君上安全。

不過君上顧念東遠侯芮家已然在軍中敗落,不忍將芮家最高職級的親信芮梵隨意趕走,所以明明清楚芮梵已年近四十,也不提卸任禦前侍衛一事。

如今,怎麼又捨得讓他卸任了?

和今晚慕源洛在養心殿商討的事有何關聯?

蕭蒔沉聲許久,無話。

赤藍則為她解釋道“姐姐不知,實則是河防營副將明戰在邊北驅除韃虜,活捉了一人,經查,那人居然就是原先的芮侍衛芮梵。君上疑惑,他堂堂禦前侍衛,怎會去邊北,還出現在明副將與韃子作戰的地點,早不早晚不晚,就在明副將平息了戰亂後,他就出現了?”

蕭蒔心中惶然“他,解釋得清嗎?”

“當然冇有,本來一等禦前侍衛可以平級擔任旁職,君上也說打算給他平級到正三品河防營參將一職,可就因芮梵莫名的舉動,和韃子扯上了關係,還傷了腿,君上隻得給他從四品兵部職方司主事一職,掌與圖武選兵籍等,管武官敘功核過賞罰撫卹,從武到文,姐姐說,他是不是得不償失?”

蕭蒔心口微微一動“這是何時的事?”

赤藍想了想,道“距今不到十天吧。”

不足十天……

蕭蒔募地想起,前幾天她還在嘉南館答應慕源洛進宮的時候,慕源洛說近兩日京都有大事發生,讓她等等再進宮。

難道是這事?

慕源洛已經知曉芮家站隊伯君殿下了?

他又怎麼和河防營的副將明戰搭上線,明戰又因何願意替他收拾芮梵的?

還有芮家一直以來不參與黨爭,從何時起,開始傾向伯君殿下的呢?

想到這裡,蕭蒔眼前忽然閃過一道可怕的人影,那雙冰冷甚至嗜血的眼睛,像會突然出手要人命似的,蕭蒔的心裡彷彿驟然掀起了一場動亂。

她輕輕合眸,逼迫自己忍下悲慟煩亂的心緒,問“那個明副將驅除韃虜,功勞甚大,得到什麼賞賜了?”

赤藍道“那倒冇有,就在君上論功行賞時,明副將被曝出在處理紛爭時失手打死過一個百姓的事,不過他已認那死者的娘為母,替死者儘孝,平息了輿論,君上才決定他將功補過,最終保住了河防營副將的職位。”

原來如此。

蕭蒔默默地點了點頭。

不過到底是慕源洛的計劃不周密,被慕錦鑠抓住了漏洞,還是明戰副將被抓住了把柄,慕源洛趁機給他送了個將功贖罪的機會?

蕭蒔不知。卻深切明白,慕源洛失去了祁懷王這一支有力臂膀,拉攏新勢力何其艱難。

月夜清冷撩人,月光灑在庭院階下,越發顯得夜色朦朧。

有赤藍的陪伴,這一夜,蕭蒔守得並不孤獨,直到翌日,天邊深藍的天幕逐漸泛起魚肚白,宮簷殿角慢慢在朝霞中顯現巍峨壯麗的輪廓,宮裡的一天開始忙碌起來。

塵蒔封後妃的第二天,君上到底還是給她留了臉麵,一下了朝就直奔寶華宮來,連龍袍都冇來得及換下。

“麗妃。朕昨晚有事冇來陪你。你可怨朕?”

塵蒔從來都不是撒嬌賣乖之流,即使被君上冷落一晚,她向世人展示出來的仍是氣度高華,雲淡風輕的模樣。

“國之大事麵前,臣妾微不足道,君上莫要掛懷了。”

君上對她的態度很滿意,二人坐在一處說了很多話,塵蒔平素雖不多言,但君上問話,她倒願意回答,所言無非是敘舊情,言及她的父母親,她讀過的書,她幼時的淘氣,她認識的人,她的想法。總之,除了她與祁懷王以及她在王府的經曆,他們相談甚歡,無話不說。

他們的相處,雖也相敬如賓,卻比正常的民間夫妻多了一層矜持和距離在裡頭。

蕭蒔不太懂,不知這是不是君上舍了君威君名都要得到的。

君上離開寶華宮後,命常樹送了許多珍饈美味和奇珍異寶過來,幾乎要塞滿寶華宮的庫房,令寶華宮昨夜對塵蒔失望的宮人們喜不自勝。

雪冬在君上離開後不久就出去了,屋裡隻有蕭蒔守著,隨時伺候塵蒔。

塵蒔大多數時候都比較安靜,隻有與雪冬單獨相處時,話纔多一點。

蕭蒔在時,塵蒔心存更多的明顯是防備。

據蕭蒔的瞭解,雪冬在西華閣時不是一直在裡麵待著的,反而經常在後宮行走,因此在各處結識了不少朋友,為塵蒔積累傳達了不少訊息。

如今塵蒔封妃,更便於雪冬打通訊息渠道了。

雪冬這一趟出門,不知是去找她哪裡的朋友聯絡感情拉近距離了。

蕭蒔鼻子一嗅,聞到玉蘭香彷彿淡了,她去拿開鏤空鼎蓋檢查了下,熏香片幾要焚儘,便取來香盒,打開夾了一片玉蘭香片置於香鼎中,複又遮上蓋子,不久,香鼎的鏤空處就幽幽地升起縷縷淡淡的白煙,如山間雲霧繚繞,仙境意味十足。

一係列動作一氣嗬成,優柔仔細,結束後,蕭蒔轉身回眸,卻見塵蒔正目光淡淡的看著她,那雲淡風輕的表情,像是想從蕭蒔的身上臉上看出點什麼來。

“娘娘怎麼了?”蕭蒔不好意思地撫了撫臉頰,步履翩躚走到塵蒔身側。

塵蒔淡淡一笑:“冇什麼,隻是不知,前兒本宮昏睡後,君上跟你說了什麼?”

終於忍不住打聽了,蕭蒔暗闇淺笑:“那天啊……君上隻交代奴婢好生伺候娘娘,說等娘娘成為麗妃,就是後宮首屈一指的寵妃,讓奴婢對娘娘儘忠儘職,否則,君上饒不了奴婢。”

接著,蕭蒔抬起頭一臉仰慕地看著塵蒔:“娘娘,君上對娘娘可真體貼入微。”

“是嗎?”塵蒔語氣淡淡的,她複又執起案上的書籍,目光便落在那行行文字上。

冇得到想要的答案,她並不開心。

不過蕭蒔不是雪冬,不會像雪冬那樣對塵蒔掏心掏肺,肝膽相照。

她見塵蒔興致全無,笑問:“娘娘還有什麼疑慮的?封號的事嗎?其實奴婢問過常宮使。”

塵蒔這纔將目光移開書本,抬起眸子看著蕭蒔時,裡麵充滿了探究的神色。

-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