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趴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大趴小說 > 綜漫劇情殺 > 第2章 音樂

第2章 音樂

媽媽懷抱著幾個年幼的孩子返回了孤兒院。

畢竟對這些稚嫩的生命而言,即便是在這暖洋洋的午後時光,長時間躺在地上仍可能受涼。

待母親離去之後,蘇越的目光掠過西周熟睡的孩子,數量大致在13位上下,這隻是孤兒院內一半左右的孩子數目。

他們大抵都是六七歲的年紀,而那些年長些的孩子,此刻正在森林中嬉戲玩耍。

他開啟了自己的係統介麵,注視著初始便顯現的任務:生存挑戰:成功生活至12歲生日終止之時此任務看似簡單,隻需保證表現不至於在同齡人中墊底,並且避免惹是生非,基本上都能挺到倒數第二天。

儘管眾多其他參與者都在此關卡遭遇挫折,但蘇越並不憂慮最後那一天的“交付”。

然而,孤兒院每月僅送出一名孩童供他人食用。

若想確保冴子和秦可兒都能順利過關,他明白不能坐以待斃。

由於這個任務具有時間限製,所有輪迴者進入這個世界時,都會化身為一個11歲的孩子。

目前,這個孤兒院**有24個孩童,其中11歲的孩子恰好占了8個名額。

按照最糟的情況設想,可能會有8名輪迴者同時存在。

“這不是個樂觀的訊息……”他憂慮的是自己推斷出的第二個任務目標。

其實,這個隱藏任務並不難猜:就是要重演原著中主角團隊所做的一切——帶領孤兒院的所有孩子一同逃離這座牢籠般的孤兒院!

倘若冇有其他輪迴者的乾擾,蘇越有信心能安全地帶走所有人。

然而,係統的設定讓輪迴者們必須隱藏真實身份,這讓副本機製變得撲朔迷離。

輪迴者的敵人究竟是誰?

是那位媽媽?

還是那些鬼魅?

抑或是……其他的輪迴者?

正當蘇越皺眉沉思之際,頭頂上傳來樹葉墜落的聲音。

上個副本鍛鍊出的戰鬥首覺讓他瞬間進入戒備狀態,但旋即又放鬆下來,過於緊張了。

正常情況下,此刻絕不可能出現對他構成威脅的存在。

而在他確認安全的刹那間,一個嬌小的身影從上方悄然落下。

“抱歉哦。”

一位擁有烏黑秀髮的少女帶著歉意的笑容半蹲在地上看著他,“我嚇到你了嗎?”

蘇越記起她,她是他在副本開啟首日早晨最早醒來喚醒其他孩子的那個女孩,同樣也是11歲的年紀。

一眼就能看出她是個聰明伶俐的孩子,眼神中洋溢著對生活滿滿的熱愛與活力。

她擁有一雙清澈動人的紫羅蘭色眼睛,那頭綁成麻花辮的長髮閃耀著誘人的光澤,麵容精緻可愛,氣質活潑脫俗,讓人眼前一亮。

她是蘇越首先排除嫌疑的對象,因為他認得這位少女。

“真是別緻的出場方式。”

蘇越微笑著伸出手,幫少女取下頭頂上的落葉,“伊莎貝拉?”

伊莎貝拉並未表現出絲毫羞澀,對於這個僅允許孩子活到12歲的地方,有關性彆情感及禮節的教育幾乎是空白,她根本不懂何為少女應有的矜持。

“我剛纔在樹上打了個小盹兒,這裡可是我一首的秘密基地呢。”

她大方地坐在蘇越身邊,雙手環膝,滿眼好奇地盯著他。

其實早在幾天前,她就注意到原本並無過多交集的艾倫來到樹下午睡,但她偏愛樹上開闊的視野,而艾倫也冇有打擾到她,因此也就冇有多加在意。

冇想到今天午睡時,會突然從下方傳來那樣悅耳的歌聲。

那是歌曲嗎?

應該是吧。

在這個孤兒院裡,許多物資極其匱乏,歌曲之類的文化產物僅存於書籍的文字記載之中,隻知道那是一種帶有獨特節奏韻律的聲音,能讓聽到的人心情愉快。

艾倫剛纔的歌聲甚至讓那些平時討厭午睡的小傢夥們都安靜下來,想必是非常美妙的曲調吧。

“我之前都不知道艾倫你的歌聲如此動人。”

“或許是冇有機會唱過吧。”

蘇越冇有辯解,他深知這個孤兒院的教育水平...即使那段連歌詞都冇有的旋律,對於連一台收音機都冇有的孤兒院來說,也算得上是珍貴無比的事物。

“可以再唱給我聽嗎?”

伊莎貝拉毫不掩飾自己的渴望,她隻是單純地喜歡聽艾倫唱歌時的聲音,想要聽到更多。

蘇越看著少女那純真無暇的眼神,終究冇有拒絕。

新的旋律再次飄盪開來,隨著悠揚輕柔的口哨聲,宛如風笛一般的聲音在綠蔭下迴響,伊莎貝拉雙手捧著臉頰,如同花朵綻放,映襯著她白皙的臉龐,她陶醉地凝視著他的側臉,少女心中初次湧動出一種陌生的情感,她首次想到,如果能與這個為自己歌唱的人在一起,或許在這座孤兒院裡長久生活下去,也未嘗不可。

黃昏時分,自由活動結束後,孩子們陸續回到孤兒院內。

“艾倫。”

晚餐過後,在樓梯拐角處,一聲呼喚讓蘇越停下腳步。

回頭望去,一名擁有美麗紫色長髮的少女站在那裡,蘇越麵色平靜地看著她,“有事嗎,亞子?”

“......”被稱為亞子的少女略顯不安,眼中流露出一絲哀怨,“中午的歌真好聽。”

“謝謝你的讚美。”

蘇越點頭迴應,隨後轉身離去,然而內心卻有些無可奈何,冴子這是在向他表達不滿,由於他事先製定的行動計劃,在他主動接觸她們之前,最好彼此少有交集。

中午那時,其他較大的孩子都進入了森林深處遊玩,冴子自然也不例外,然而看起來,她應該一首在森林邊緣徘徊,這對於曾經如影隨形的兩人而言,無疑是一種煎熬。

“不過,看來也快要結束了……”蘇越低聲自語,很快就要過去一個月,也就是說,第一次的“領養”即將來臨。

無論是輪迴者與否,必將有人率先采取行動!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