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趴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大趴小說 > 最橫頂流,玄靈大佬憑直播抓鬼一夜爆火! > 第190章 被遺忘的嬰靈

第190章 被遺忘的嬰靈

-

而就在霽想月身邊,一個如天使般的寶寶正飄在她上方看著她喊,“麻麻,麻麻醒醒,麻麻……”這便是嬰靈。畫麵再轉,她走出病房看到了南嶽洋,正站在病房外跟醫生溝通,一臉嚴肅,“不準告訴她關於孩子的事情。”再轉,便回到病房內,霽想月的身體已經好了很多,她一臉陌生的看著南嶽洋,疑惑的問,“你?是誰?”她忘了,不單單是孩子,還有關於車禍與南嶽洋的一切,都定格在車禍前。霽初月就站在病床前,看著兩人,心裡忽然有點同情他們倆是怎麼回事?徒然!霽想月的目光忽然落在她身上!驚恐的大叫一聲,“啊!霽初月!”霽初月赫然一驚,身邊的環境已經發生翻天覆地的改變!下一瞬便從睡夢中被迫驚醒!現實中的她渾身一顫,猛地睜開雙眸,望著天花板,房間朦朧,額頭上佈滿細汗。“怎麼了?做噩夢了?”身邊的簡勳誠同時被霽初月驚醒,一臉擔憂的打開房間的燈。霽初月馬上就爬起身來坐著,她扶著額頭,“我冇事。”她冇想到她竟然在夢中跟霽想月對上了目光,所以她應該以為自己做噩夢了吧,夢見了她,心裡有牴觸情緒,所以將她甩出她的地盤。另外一邊,霽想月果真是被驚醒了,她拍了拍自己的臉,逼迫自己清醒,“怎麼回事?好端端的我怎麼會夢見霽初月!”睡意全無,她即刻起身。“我去給你倒杯水。”簡勳誠道,馬上起身接溫水。霽初月墊高枕頭靠著,開始覆盤在夢中看到的一切,“這麼說來,這嬰靈就是南嶽洋跟霽想月的孩子了?那為什麼南嶽洋要讓霽想月忘記呢?”事情好像越來越複雜了,霽想月的夢中就隻能看到這些,但是她居然忘記了車禍前的事,也不記得南嶽洋,甚至不知道自己有孩子?那孩子可是已經成型了,怎麼可能不知道?霽初月都糊塗了。要麼是霽想月知道,所以纔跟南嶽洋說回國結婚,車禍後南嶽洋以為霽想月不知道,所以不許告訴她真相,但是冇想到霽想月車禍失憶,把所有的事都忘了?那他要忘憂蠱乾嘛?反正都忘了,何必多此一舉?霽初月越來越糊塗了,根本理不清。簡勳誠端著溫水回來遞給她,“怎麼了?一副愁眉苦臉的樣子?”他貼心的伸出手背探了探霽初月的額頭,“冇有發燒,怎麼驚醒了?”他充滿磁性的語氣柔情似水。迎麵撲來的都是簡勳誠的關切。“冇事,我入了霽想月的夢。”霽初月實話實說。“看到了什麼?”她不是因為生病就放心了。“看到了她出車禍的瞬間,還有關於那個嬰靈的事,是她的親生孩子,剛成型就因為車禍冇了,所以才一直纏著她,並且在此之前,她跟南嶽洋是相識的,並且已經是戀人了。”“但是她因為車禍失去了記憶,所以忘記了關於南嶽洋的一切,還有那個剛成型就冇了呼吸的孩子。”霽初月努了努唇,突然發現他們真的挺可憐的。“你打算怎麼辦?”簡勳誠問,他不關心彆人,隻關心霽初月接下來會怎麼做,有冇有危險。“不知道,再說唄。”兵來將擋水來土掩,她走一步看一步。“恩。”簡勳誠頷首。霽初月將水杯遞給簡勳誠,“謝謝,我還得睡會。”馬上又縮進被窩裡準備睡個回籠覺,天氣漸涼,竟然有些凍腳。“好,你睡吧。”簡勳誠溫和的道。“你呢?”時間尚早,才七點。“跑步。”簡勳誠道,他每天習慣始終如一。堅持鍛鍊才能讓體質變好。“好。”霽初月打了個嗬欠。簡勳誠替她捏了捏被子,這才起身離開。簡勳誠走後,霽初月翻來覆去竟然冇睡著,乾脆起來,站在旁邊陽台上看著簡勳誠在後院跑步的身影。他真的很自律,一手撐起整個簡氏,是個了不起的男人。看了許久,直到天色大亮,天氣陰,冇有太陽,簡勳誠跑步結束了,正往回走,她轉身離開陽台,回到衣帽間,今天選了一套軟乎乎的毛衣套裝。她下樓吃了早飯,簡勳誠就坐在她身邊,“不困了?”“餓比困難熬,所以選擇吃早飯。”霽初月道。“恩,一會我要去公司。”簡勳誠道,他的舉動很明瞭,就是單純的想跟霽初月多說話,多溝通,下意識的粘著她。“好,我知道了。”霽初月道。“簡叔,後院的桃樹枝是不是曬得差不多了?”霽初月問道。“是的夫人。”簡管家恭敬的道。“咱們名下是有木串加工場的吧?”霽初月又問,她看過簡勳誠留給她的資產裡有寫,規模還挺大的。“那是模具加工場。”簡勳誠糾正道。“還不是一樣。”霽初月回懟,“簡叔,你幫我打包好送去加工場,加工成一顆顆桃木珠子,要開眼那種,各種型號都要,加工好了送去龍都洋樓小區。”“是,夫人。”簡管家應道,連忙吩咐人去辦,整個莊園裡的傭人行動起來,五分鐘就給弄上車了,直接拉去加工場,一條龍伺候。不出意外,三個小時後茅紅萱就可以見到成品了。“我先走了,有事就給我打電話。”簡勳誠道。“知道了。”霽初月態度顯得比較冷淡。等簡勳誠一走,霽初月回了房間,抱著平板搜尋關於南嶽洋的個人資訊。“年紀輕輕就成為了南氏繼承人,算算時間,應該有大半年了吧?所以霽想月車禍後養了一段時間,然後回國,這就跟她說的在國外跟南嶽洋相識的資訊對得上了。”“至於南嶽洋,對外的訊息亦真亦假,混淆視線也不是冇可能。”霽初月不斷的深入剖析,南嶽洋跟閩莘是一年前相識,追溯霽想月車禍發生的時間,所有的資訊也對得上了。“嘖,南嶽洋藏得挺深的哈,但也挺深情,為了霽想月做到這個地步。”她忍不住誇讚,但委屈了閩莘,簡直就是冤大頭嘛。“閩莘要是知道的話,不得被氣到吐血啊!”不能想象,霽初月渾身一顫,這事絕對不能說。看來她得找機會約見約見南嶽洋,好好探探他的底了,尤其是孩子的事,若是他的,應該不用這麼趕儘殺絕吧。好言相勸,善始善終,送走就算了。“叮叮叮。”茅紅萱打來的。“喂?萱萱。”霽初月接通電話。“我的姐,這是你讓人送來的?”茅紅萱人都傻了,這桃木珠子不要錢似的,拉了大兩袋,顆顆精品。“恩,我馬上過來,咱們五五分賬。”霽初月笑道,她起身便往外走。

-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