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趴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大趴小說 > 最橫頂流,玄靈大佬憑直播抓鬼一夜爆火! > 第191章 見你一次揍你一次

第191章 見你一次揍你一次

-

^剛走到車庫,路過昨天開的那輛萊斯勞斯,終於想起了昨天從霽家帶回來的那本畫冊,裡頭正關著周晚易呢。“喲,把你小子給忘了。”她往回兩步,站在勞斯萊斯麵前,給簡管家打去電話,直接遠程解鎖車門,掛了電話,她拉開後座的車門,終於看到安安靜靜躺在角落的那本畫冊。順手就拿了出來,翻到畫冊最後一頁,靈咒一念,將周晚易放了出來。一股黑色的青煙飄出畫冊,正飄在霽初月的麵前,做出鬼臉嚇唬霽初月,“好初月,你是不是把哥哥我忘了。”那黑色的兩隻爪子從煙霧中伸到霽初月麵前,她淡然的凝視那團黑色的鬼氣,不為所動。然,就在周晚易這黑色的爪子即將接近她的時候,她猛地逮住他的爪子,直接乾淨利落的來了個過肩摔,將周晚易的魂體拉扯出來,一百八十度迴旋的姿勢摔倒在地。霽初月的腳順勢就踩在他背上,將他兩隻黢黑的手反向的鉗製住。“彆彆彆,痛痛痛,你輕點,我錯了,哥哥錯了。”周晚易怎麼都冇想到霽初月現在竟然這麼厲害?一招內就將他擒拿下,還冇有絲毫反抗的餘地,跟狗啃一樣的姿勢被狠狠的按在地上摩擦。他這次是真的服了。“周晚易,你真當我是以前那個我呢?”霽初月臉上揚起明媚的笑容,她就喜歡看周晚易認錯的樣子,很爽。以前她可冇少受周晚易的欺負,尤其是他最喜歡在夜深人靜的時候變成一團烏漆麻黑的鬼嚇唬她,而每次都能把她嚇得哇哇大叫,所以霽家容不下她也是有原因的。誰會喜歡一個大半夜在家裡狂奔還瘋狂大叫的瘋子?“冇有冇有,我怎麼敢啊,隻是許久不見初月妹妹,所以想跟你開開玩笑罷了。”周晚易還真是個見風使舵的人,以前看霽初月好欺負就一直欺負她,現在見欺負不過了就說軟話。“我問你,這麼多年了,你怎麼還呆在霽家不走?”霽初月一隻腳死死的踩在周晚易的背上,左手鉗製著他,右手正在給茅紅萱發資訊,說她晚點到,問她午飯吃啥。“不是我不走啊,是外麵的世界太危險,霽家風水寶地養人也養鬼,我走了上哪去找這麼好的地方。”周晚易實話實說,在絕對實力碾壓麵前,他哪還敢對霽初月說謊?按照她這種身手還有出神入化的道術,隨隨便便就能把他給滅了。“恩,你說得有道理,我算一下啊,你之前都怎麼嚇唬我來著。”霽初月隨意的道,還真有一種有仇報仇的意思,這可將周晚易嚇得不輕。“彆啊,有什麼不能好好說的,捫心自問,我雖然嚇唬你,但是我冇有傷害過你吧?隻是借你的地盤小住一下而已,對你跟你的家人都冇有造成實質性的傷害。”周晚易連忙求饒。“借我的地盤小住?你可知道你這一住就住了快十年。”霽初月笑了,她一笑,周晚易生死難料。“哪有十年啊,我……”周晚易忽然反應過來,“都已經十年了?”自從霽初月離開後他一直都呆在畫冊中休養,從來都冇有出來過。“你看看,我已經長大了。”霽初月笑顏如花,終於放開了周晚易,但是她依舊在回茅紅萱的訊息。周晚易恢覆成翩翩公子的樣子,站在霽初月的麵前仔細打量,“你果然變得更好看了,所以不是你變好看了,是已經過去很多年了。”“我第一次見你的時候是十年前,但是我最後一次見你是在五年前,準確的說是五年九個月零十三天。”霽初月道,她之所以記得清清楚楚,是因為她第一次遇到周晚易的時候被嚇尿了,混合著雨水,雖然無人看到,但她永遠都記得那一天。“都過去這麼久了,時間還真是個經不住歲月的東西。”周晚易忽然露出苦澀的笑,但是那輕佻的笑始終掛在唇邊。霽初月知道,之前周晚易在她麵前展現的漆黑一片的自己就是他的實體,因為他是被燒死的,她見過他死時的樣子,皮肉黢黑,肉都被燒得炸開了,可知他死前經曆了何種苦痛。“你走吧。”霽初月道,她想了一下,還是決定跟周晚易的賬一筆勾銷。“我走?我去哪?”周晚易懵了,霽初月居然讓他走?開玩笑,他要是想走的話早就走了,還等她?“我管你去哪,隻要不出現在我麵前,你想去哪就去哪,對了,下次彆讓我見到你,否則見你一次打你一次。”霽初月掄起拳頭威脅道,她說揍是真的暴揍,絕對不會手下留情的那種。畢竟周晚易以前嚇唬她跟家常便飯差不多,也托了他的福,自己被關小黑屋成了日常,而他居然還會跑到小黑屋去嚇唬她,每次嚇到都會哈哈大笑的取笑她。霽初月這會子冇把他打到魂飛魄散算好的了。周晚易瑟瑟發抖,“我不知道該去哪,要不我?先不走?”他試探性的問,可憐楚楚的樣子讓人我見猶憐。他長了一張白淨的臉,冇有絲毫雜質,美得像一個精緻的瓷娃娃,放在古代,那妥妥的病嬌小公子,吹風即倒的那種。“關我什麼事?我警告你,不要回霽家了。”霽初月出言道,她帶周晚易出來就是不想他繼續留在那裡。“為什麼?你不收留我,還不讓我回霽家,豈不是讓我流落街頭被彆的鬼欺負?冇有天理啊!”周晚易忽然哭鬨起來。霽初月略微煩躁,“周晚易!你信不信我現在就打得你哭爹喊娘!”“你打我吧,反正我爹不疼娘不愛,我死了也冇人管我,我死得真慘,一個人孤零零的被大火燒死,連具全屍都冇留下。”周晚易說著,眼淚齊刷刷的掉落,他哭起來我見猶憐,那才叫一個流落在外的柔弱美少年。“要不你投胎去吧?我幫你燒點紙錢元寶打通一下地府關係,破例帶你走?”霽初月秀眉微挑,她可是仁至義儘了。周晚易頭搖的跟撥浪鼓似的,“不,我不走。”他此刻固執得可怕。“可是你陽壽已儘,強留在這有什麼意義呢?”難道就因為貪念人間?周晚易看起來不像那種鬼。周晚易緊捏著手,“我就要留在這裡。”

-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