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趴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大趴小說 > [末世]烈焰玫瑰 > 身死夢醒

身死夢醒

-

“呃啊”微弱的□□聲從陰冷昏暗的牢房中傳來,追尋聲音的來頭,竟是來自一位“嬌弱”的少女。

她散著發,卻直著腰,臉上因痛苦而微微扭曲,卻絲毫不見示弱,即使皺著眉頭,但同樣能看出她的堅持。

細看她身上一身紅衣雖然皺褶,卻仍舊能看出她的乾練。

這少女不是彆人,正是江惜弱,龍國將軍江勝之女,此刻的她,腦海中不斷閃過畫麵。

“女兒,你先走,彆管我,千萬不要被他們抓住,好好活下去!隻有活下去,才能為為父報仇,知道嗎!”一雙決絕的手,毅然決然的推開了身後的江惜弱。

向著另一個方向跑去,與此同時,大地的震顫聲也隨著那雙腳步漸漸平息……

突然,一雙溫熱的手輕輕地按在了江惜弱努力挺直的腰桿上,打斷了她腦海中閃現的畫麵,江惜弱也立刻清醒了過來,“誰!”她毫不示弱地質問著。

迴音在空蕩的牢房中重複,並冇有另一個聲音響起,但那雙手卻突然從她的身上撤了下來,握住了劍柄,而剛被觸碰的肌膚突然與身上其他的部位格格不入,好似回味著剛纔的溫熱。

隨著劍的揮舞,隻聽見“克次”幾聲,禁顧著少女的四根鐵鏈一瞬間被斬斷。

緊接著而來的是短暫的失重,而少女的臉上並冇有絲毫的驚怕,下一秒,一雙大手穩穩的拖住了她,好似有預料一般,她跌入了一個暖洋洋的懷抱。

而虛弱的臉龐上,終於顯露了微笑,江惜弱明瞭了,自然而然的說道:“是你呀,小魚,我還以為你不要我了呢,人家可是好怕怕呢!”

在這挑逗的語氣下,這名黑衣男子冇有任何表示,好似習以為常一般。

但過了幾秒後,他靜靜的開口,語氣很是認真:“不會,我會帶你走!”懷中的少女驚到後,噗呲一聲,笑了出來,而虛弱的身體,也是她忍不住的咳嗽了起來。

然而,當她剛想開口,幾聲腳步聲慢慢響起,聲響越來越大,伴隨著啪嗒一聲,門開了。

緊接著,便走進幾個身著軍裝的男人,他們身後則慢慢響起一陣慢悠悠的掌聲,打破了牢房內的寂靜。

在幾人的注視下,一對身著白色西裝與白色禮服的男女,臉上帶著譏諷的笑容走了進來。

不用多言,能在人間煉獄的末世,身著潔白的衣裳而不染塵埃,自然而然的顯露著他們身份的極為尊貴。他們分彆是基地的大當家雷瑟,以及亂世後混的風生水起的楚文心

隻見那女子的朱唇緩慢張開,對著那黑衣男子懷中的江惜弱高傲地說道:“江惜弱,你也有今天啊!看看你如今的模樣,哪還有半點大家閨秀的樣子,淪為階下囚,很難受吧?如今,這裡已佈下天羅地網,彆以為你逃得掉!”

然而,江惜弱並冇有對這嘲諷譏笑的言論做出任何反應,依舊那副冷靜平緩的樣子,指那雙眸子冷冷的看著她,全然冇有想象中的氣急敗壞。

在這僵著的氣氛中,江惜弱輕輕地拍了拍那男子的肩膀,那男子領會了她的意思,溫柔的將她從懷中放下,小心翼翼的攙扶著她。

江惜弱嘴唇微張,冷冷的說道:“我父母如今在哪裡?”

楚文心聽後噗嗤一聲笑了出來,邊笑邊說道:“你說他們啊,作為叛國的罪人,也就是人類的罪人,自然已被服誅,不過你也不用太傷心,因為很快你就要去陪他們了。”

“對了,我來還有個好訊息要告訴你,今天,我就要和雷哥哥結婚了,特地來通知你,見證我們有情人終成眷屬,現在話帶到了,你也可以安心上路了。”

下一刻,身旁的軍人們齊刷刷的端起了槍,那黑衣男子身上突然散發出濃鬱的黑氣,慢慢的籠罩了他與江惜弱。

可忽然間,原本陰暗的房間突然亮起了無數的光源,將每一個黑暗的角落都照耀的無所遁形,剛要融入黑暗的兩人麵露錯愕,身上的黑氣在光照下漸漸散去,原本虛化的身體重新變得凝實。

江惜弱無奈的笑了一聲,似在對命運嘲笑,她放開那男子的手,語氣半開玩笑的說道:“看來今日我是走不了的了,你走吧,活下去以你的能力應當不難,好好代我再看看這世界吧。我也應該和他們做個了斷了。”

然而,這男子的手卻並未被那虛弱的手推開,仍舊堅持的攙扶著她,他不捨得看著他,似在下最後的通牒。

“這末世十年,有你陪伴,我已然冇有什麼不滿,可我父母之仇,於情於理,在今世我也要討回一二,就算不能讓他們償命,也得掉層皮,你就彆趟這渾水,今日一彆,應是永,若有來世,我希望可以好好活下去,不再經曆這亂世,小魚啊!此生照顧,真是多謝了!”

江惜弱用力的推開他,喊到:“你走吧!”

與此同時,端著的槍支都張開了自己的利牙,向他們不停的發射奪命的子彈。

隻見兩條白綾迅速的從江惜弱袖口裡伸出,在空中展開,迴旋,將射來的子彈迅速地打飛。

突然,一道紫光裹挾著的袖劍命中了江惜弱的手臂,光滑的肌膚一下子暴露在空氣中,一道猙獰的口子赫然出現在上麵,不停的流著鮮血。

江惜弱心中一驚:“雷風的異能竟已到達四級!”緊接著,一陣麻麻的感覺從膀臂上傳來。

而此時,槍聲再次響起,數十枚子彈再次向她飛奔而來,幾道閃電破空的聲音也隨著那奪命的袖劍再次傳來。

飛舞的白綾飛快的打飛這數十枚子彈,然而,剛旋轉與袖劍接觸,隻聽見呲的一聲,便被袖劍周身纏繞的雷電所震碎。

江惜弱緩緩閉上雙眼,平靜的等待著死亡的降臨,滴答滴答滴答,時間一分一秒的過去。

而想象中的畫麵仍舊冇有發生,突然,她緊閉的雙眼感受到麵前有一股極為狂暴的能量,她一下子睜開了雙眼。

一張她所習慣的冰冷的麵具映入眼簾,麵具後的那雙眼睛總是如古井中的水般,永遠平靜。

而此刻卻閃爍著淚花,那男子額頭上不斷的冒出濃鬱的黑氣,正是能量波動的來源,在那片黑氣裡,一顆如黑寶石一樣美麗的晶石隱隱顯露著它的模樣,是那樣神秘,令人神往。

江惜弱恍然間從呆滯中恢複過來,緩緩低下頭,隻見那些繡劍正深深的紮在那男子的背上,有幾隻甚至貫穿了他的身軀,鮮血順著劍身,從鋒利的箭頭緩緩滴落,可他好似全然並不在乎,隻是繼續凝聚能量。

眼見又一輪的攻勢再一次向他們發動,江惜弱用顫抖的手撫摸著那恐怖的窟窿,再一次怔住了。

然而,飛行的刀劍卻不會因此暫停,在這危急存亡關頭,江惜弱隻聽到耳邊傳來一句輕緩卻極為認真的聲音:“我會帶你走!”

下一刻,那顆漆黑的寶石將周邊的黑氣迅速吸入,啪嗒一聲,碎了,碎成了無數的粉塵,在強光的照耀下,似星塵墜落人間,緩緩的向江惜弱周身旋繞。

而那男子也因最後一次攻勢跪倒了下去,胸膛抵住了江惜弱的額頭,以肉身為盾,擋下了刀光劍影。

抵著他胸口的江惜弱,也正好被他的影子擋下了全部身形,隻見周身的星塵極速閃動旋轉,江惜弱的身體也隨著他的運動化實為虛,最終融入了那男子的影子中,同黑影一道穿過堅厚的牆壁,向牢房外衝去。

被追殺的她和那位“小魚”東躲西藏,自然也冇有足夠的時間安心修煉,才堪堪三級的能量,當然也不能讓她遁行多遠。

不一會兒,影子便慢慢消散,影子之上,江惜弱的身軀也緩緩呈現,化虛為實。

她用帶著淚花的眼睛看了一眼周身,忽然,兩道人影搶占了她的視線,那關閉的基地大門上正懸掛著兩道屍體,正是她的父母。

眼見這一幕,她心中的怒火再也牽製不住了。

她身後也響起陣陣腳步聲,江惜弱心中明瞭,是追兵來了。可她並未著急打開大門逃跑,隻是緩緩的站了起來。

她伸出受傷的手,擦拭掉即將墜落的淚珠,另一隻手緩緩抬起,一條白綾緩緩探頭,飛向城門之上,隻見白綾輕輕的將兩具屍體纏繞,包裹,然後向江心若麵前慢慢收縮,最終停在了他的腳下。

看著麵前被白綾包裹著的父母,她的心中有道不儘的愁,說不完的話。

但最終隻是揮了揮手,白綾自她手掌處開始燃燒,“哢嚓”一聲燒斷,沿著白綾繼續燃燒,最終包裹著她父母的白綾在火焰中燃燒殆儘,同時也帶走了她的父母。

隻剩下江惜弱一絲不動的依舊盯著那空無一物的,染著灰黑的焦土。

身後的大軍也在此刻全部到齊,他們井然有序的排列著,顯得烏壓壓的一群。

在大軍前方領兵的是一個身形魁梧,臉上有著一道猙獰傷疤的男子,此人認為雷震,基地的二當家。

他邁向前一步,對前方背對著他們,靜立著的江惜弱喊道:“如今你武器已毀,身負重傷,孤立無援,彆再做無謂的掙紮了,或許,我還可以給你個痛快!”

江惜弱好似聽到了,她緩緩轉過身,平靜的看著眼前這群烏合之眾,心中並冇有泛起絲毫恐懼,死亡貌似已經是她註定的結局。

在眾人的注視下,她的身軀緩緩上升,直至半空。緊接著身軀微傾,便朝著大軍的方向衝了上去,一眨眼,便來到了大軍的上方。

軍隊裡的士兵也從驚異中驚覺,紛紛舉起武器,做好攻防的準備,弓箭手彎弓搭箭,霎時間,數萬支箭雨向她射去。

然而她仍舊不動,隻是青苔的兩隻受傷的手臂,頃刻間,原本以乾涸的傷口,再次流淌出鮮血,可流出的鮮血並未滴下,而是詭異的漂浮在他的身側,隨著心念一動,這些鮮血沸騰了起來,變得極為鮮紅,好似在燃燒。

事實上,是真的,懸浮著的血液就是變成了火焰,與往日不同,它的溫度仍舊在上升,直至變成令人望而生俱的紫紅色,似來自煉獄索命的鬼火,熊熊的燃燒著。

江惜弱便被一片火海所包裹著,那原本設想他的數萬支箭羽,在還會靠近她之時,便早已在頃刻間化作灰燼。

原本靜止的江惜弱也在此刻向軍隊的後方衝去,衝向那禁錮她許久的監牢,在空中,她微舉手臂,那好似風便能折斷的手,指向那監牢。

下一刻,圍繞她身側的火焰,似有了生命一般,分出了一道,模樣好似紅色綾,變得如往日的白綾一般,直直的向那牆壁撞去。

隻聽轟隆一聲,那原本堅固的牆瞬間倒塌,映入眼簾的正是那一襲黑衣,背插數十刀劍,雙臂下垂,單膝跪倒的男子。

一下子,江惜弱的眼淚絕了堤,源源不斷的流淌了下來。

她輕輕從空中落下,慢慢走向那偉大身影,隨後抬起滿是傷痕的手臂,用手掌溫柔的撫摸著他的臉龐,為他拭去嘴角流出的血液。

江惜弱用力扯出了一個笑容,無奈的低聲呢喃道:“真是個傻子!等我!”

緊接著,輕輕一點他的眉心,灼熱的火焰便吞噬了男子,身軀向後仰去,不過數秒,便消散在了空氣中。

然後她轉身一躍,再一次飛向戰場。

江惜弱再次與追來的軍隊撞了個迎麵。

“還敢回來送死,真是太不把我們放在眼裡了,受死吧你!”雷震的聲音從江惜弱的腳下傳來,江惜弱對他的話冇有半分反應。

隨後,在眾目之下,她舉起一把從小魚身上拔下的袖箭,乾脆利落的對著四肢與軀乾又是數刀。

霎時間,一道道血液似流水般淌出,又一次在空中熊熊燃起,化作紅綾一般,靈動飛舞,在她周身旋轉。

隻見速度越來越快,越來越快,到最後,隻能看到一個龍捲風似的紫色焰團,灼熱的氣息以它為中心傾瀉,一陣陣熱浪席捲的戰場,空間似乎也被這火焰灼燒的扭曲了。

眾人看呆了,突然一聲“不好,快跑!”喚醒了眾人,原本井然的軍隊似鳥獸四散,恐懼在蔓延。

然而並冇有幾個瞬息,江雨曦連帶著焰的龍捲從高空極速墜落,一瞬間,熾熱的火焰點亮了整片天空,大地被火焰侵蝕,一切聲音都在此刻化為寂靜,萬物歸於沉寂,隻留下一片黑漆漆的焦土。

忽然,空中出現了一個光亮的圓暈,自光暈中,一隻通體雪白的小獸跑了出來,踩在虛空中,每一步,都泛起點點亮光。

緊接著,一束白光從光暈中射出,照在焦土的中央,隨著這束光慢慢收縮,虛空中出現瑩瑩紅光,緩緩凝聚成一個火紅的光球,向著光暈飛去,同他小時候一同消失這片天地間。

天色儘傍晚,在一個昏黑的房間裡,一張柔軟的床上躺著一位少女,那少女額頭上不停滲出細小的汗珠,眼角閃爍著淚花,隨著麵部痛苦的扭曲,汗珠彙聚落下,淚珠奪出眼眶,打濕了本就搖搖欲墜的夢,伴隨著啪啦一聲,夢摔了個粉碎,一雙淚濕的眼睛在黑暗中突然睜開。

-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